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45.第245章 0246 她……已经过世了
    卫生间在房间的右边,外面拉着和窗帘一样的银灰色的蕾丝帘子,从墙壁的这头一直拉到另外一头,所以林菀之前才没看出这后面是卫生间。

    掀开帘子,移开玻璃门,首先是宽敞的洗手台,再往里,左边是厕所,右边则是浴室。林菀好奇的把两边都打量了一下,忍不住骂了一句,该死的土豪。

    这卫生间不说里面那奢华的装修了,就说这占地面积,可快要赶上她的房间了,有这么显摆的吗!

    嘀嘀咕咕的上完厕所,林菀从卫生间出来,夜承却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夜承?”她疑惑的喊了一声。

    没人回答。

    阳台空无一人,书房也没有人影,显然人已经不在楼上了。

    林菀奇怪的从楼上下去,就见她找了半天的人正在客厅喝茶。

    见她下来,夜承放下了手中的细白瓷茶杯,问:“要不要喝什么?厨房的冰箱里面有饮料。”

    “不用了,我不渴,”林菀摇了摇头拒绝,走过来在他旁边的沙发坐下,又随口问了一句:“你还喜欢喝茶啊?我以为你只喝咖啡呢。”

    像电视里放的那种有权有势有钱的男人,手里端着的不是咖啡杯,就是红酒杯,茶杯还正经没见过。

    “外面没有什么像样的茶馆,就喝咖啡了,”重新拿起茶杯,浅饮了一口,夜承解释道。

    这意思,显然相较于咖啡,要更喜欢茶了。

    林菀哦了一声,想了想,又笑着说:“那你和我爸肯定有共同话题,我爸也喜欢喝茶,原来我以为,只有他那个年纪的人,才会喜欢喝茶呢。”

    她就不喜欢喝茶,苦兮兮的,还不如喝白开水呢。

    捏着茶柄的手顿了一下,夜场低垂了眼睫,表情淡淡吐出一句:“我妈也喜欢喝茶。”

    “这样啊,那正好,我爸柜子里还藏着几盒好茶呢。都是他以前在市医院带的徒弟,孝敬他的,回头我拿两盒,你给你……咳,恩,给咱妈带去。”林菀摸了摸鼻子,心中暗呼一声好险,要是又说成“你妈”,八成又要给这家伙占便宜的机会了。

    夜承却没说话,似乎并没有听出她的语误,他仍低垂着眼睫坐在那里,热茶缭绕升腾的白雾,模糊了他的眉眼,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怎么了?”林菀见状有些奇怪,低声询问道。

    这家伙的表情有点奇怪啊。

    她刚刚好像除了口误一下,并没有说错什么吧?

    心中正疑惑,就见夜承忽地抬起头来,轻勾了下嘴角,表情平静道:“没什么,还是你爸自己留着喝吧,我妈用不着,她……已经过世了。”

    明明是在笑,却没有一丝的笑意。

    林菀怔了一下,下意识问:“上次你不是跟我爸妈说,你……”

    话没说完,自己就先顿住了。

    她这时才反应过来,上次自家老爸老妈说,要和夜承父母见面的时候,夜承提起自己妈妈的时候,用的是“母亲”两字。

    母亲,这年头,已经很少有人会用这两个字,称呼自己的妈妈了。

    这种官方式的称呼,带着一种淡漠的疏离,一听就知道,其中只有客气,没有亲情。

    “那是我继母,”夜承表情淡淡的直接揭了谜底。

    林菀顿时有些手足无措,也不敢去看他,呐呐道:“抱,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夜承打断她。

    他脸上的表情平静无波,看不出一丝的异样,那模样,就好似刚刚那个阴郁的男人,根本就从来没存在过一般。

    不知道为什么,林菀忽然想到那天夜承送她回去,自己回头去看时,那个充满阴郁落拓的逆光剪影。

    这个男人,虽然看似拥有着惊人的财势地位,但他其实也并不是事事都顺心的吧?

    他也和普通人一样,有着想求却永远求不得东西。

    这一刻,心中那个冷漠到不敢靠近的身影,忽地就温软了一些。

    “等什么时候有空了,我们一起去看妈妈吧,”她微微笑着开口:“好歹我们结婚了,总要去告诉她老人家一声,她肯定一直在天上看着你呢。”

    没有刻意的讨好,没有怜悯的同情,她只是那么自然而然的说着,嘴角微微上扬,眸中满满都是软软的光晕。

    夜承看着这样的她,心间忽然有无数东西要汹涌而出,可堪堪在要涌出的那一秒,又被他给用力按了下去,他表情平静的微一点头:“好。”

    声音却是微哑。

    林菀假装没听出来,笑着站起身,转移话题的作四下环顾状:“家里这么大,打扫起来可不容易,看来我老妈说的果然没错,嫁人以后,日子就那么舒服了。”

    这么大个别墅,就算一个礼拜打扫一次,工程量也非常可观。

    估计她要是去上班了,周末双休都要用来大扫除了。

    掩下眸中沸腾的情绪,夜承表情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钟点工这个词吗?”

    就算转移话题,这女人的话题也转的太傻了一点吧?

    这么大个别墅,他会让她去打扫吗?

    他娶她回来,又不是让她做保洁的。

    “也是哦,”被嫌弃了林菀也不生气,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一声:“我想着孙姨既然是老宅的人,那肯定不能经常过来,还以为这房子要我一个人打扫呢。”

    说完步履轻快的走到阳台上,朝外面看了一眼,又扭过头来喊:“那还要请园丁的吧,这花园里的花,我可不会伺候。”

    这花园别墅好看是好看,就是维护起来太麻烦了,房子打扫也就不说了,就说着满院子的花花草草,总要定期整理的吧?

    “你能操心点有用的吗?”心头仅剩的一点阴翳荡然无存,夜承十分无语的问。

    看也知道这园子有人定期过来整理,要不然还不一塌糊涂?

    这女人说话的时候,就不能过一下脑子吗?

    林菀往阳台上的吊椅上一窝,试了试感觉,觉得十分满意,闻言她头也不回的回道:“我这不是第一次来,问问清楚吗?要不然家里突然冒出个人来,我都不知道人家是谁。”

    夜承噎了一下,端起茶杯继续喝茶,懒得再理她这没脑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