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44.第244章 0245 做客可以,留宿免谈
    林菀的眼神恍惚的更厉害了。

    以前她和沈琪还没有分手的时候,她其实也曾无数次设想过,以后自己的小家会是个什么样。

    以她和沈琪的财力,房子肯定不会很大。这个她倒不是很在意,只是她喜欢比较安静的地方,可沈琪却是个爱热闹的人,所以房子的选址肯定会有不小的分歧。再有就是装修,沈琪喜欢摆阔,按着他的爱好,家里装修估计是怎么显得装逼怎么来……

    那个时候,她无论怎样设想,都绝对没有想到,最后会有这样的一个家。

    不得不说,夜承给了她一个女人梦寐以求的家。

    漂亮的小洋房,如画的花园,露天的阳台,梦幻般的房间,欧洲贵族式的客厅……这个小别墅的装修,毋庸置疑是极为奢华的,却奢华的并不让人讨厌,反处处流露出精致而温馨的细节。

    “屋子里摆的香水百合,是因为知道我喜欢吗?”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问出这样的一句。

    几乎想都没想,夜承却直接吐出硬邦邦的两字:“不是!”

    极为坚决的否认,要不是耳尖泛起了一抹薄薄的红晕,几乎就要伪装成功了。

    林菀眼尖的看见了那抹殷红,又见他一张冷峻的脸庞却相反的绷得死紧,一个没忍住,“噗嗤”一下就笑出了声。

    “夜承,你这是在害——唔!!”她忍俊不禁的问。

    话还没说话,嘴巴就被狠狠堵住。

    这个吻一点也不温柔,相反还带着几分火气,林菀感觉自己的嘴唇都要被他咬破了,忍不住就大力挣扎了一下,却换来更为激烈的对待。

    唇齿相依,相濡以沫,情侣间最亲密的事不外乎如此,两人周围的气氛,很快就变得炙热了起来。

    林菀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小,夜承的吻也随之变得温柔缱绻了起来。

    等两人终于分开,林菀已经腿软的完全站不住,要不是夜承扣着她的腰,只怕她早就已经瘫到地上去了。

    伸手摸了摸她明显还有些恍惚的眼眸,夜承幽冷的眼中这才闪过一丝满意。

    果然这张小嘴只有被吻住的时候,才能显出那么几分可爱。

    要不然,还不知道她会说出什么荒谬的话来。

    居然说他害羞?

    他是那种会害羞的人吗?

    真是……真是太荒谬了!

    林菀倒在他怀里,喘息了好一阵,这才勉强缓过一口气来。刚刚恍惚间,她简直觉得会窒息死。要真是这样,那她绝对是古往今来第一人了!

    接吻接的憋死,想想都好想死!

    “我说你——”她火大的在夜承怀里抬起头。

    夜承正垂眼看着她,闻言眉毛微微往上扬了一下。

    极为细微的动作,林菀却清晰地看出了其中的不怀好意,激灵灵抖了一下,周身气势顿时一萎,讨好笑着弱弱吐出后面半句:“……让开一下好不好。”

    夜承闻言差点没笑出声。他一直都知道这女人非常识时务,可知道归知道,每次看她明明很生气,还要勉强挤出讨好的笑脸,却还是有点忍俊不禁。

    “为什么要让开?”他故意板着脸问。

    林菀被他问的顿在了那里,心头瞬间冒出一句,什么为什么,你要再这样困着我,我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只是这话,她是无论如何都没脸说出来的。

    嘴唇蠕了蠕,她忽然灵光一闪,蹦出一句:“我,我想去尿尿!”

    尿遁,还有比这更好的脱身理由吗?

    她真是太机智了!

    夜承终于还是笑出了声,虽然只是极为短促的一声,但原本幽冷的眼眸中盛满着的笑意,却还是明显昭示出他被逗乐了。

    “我说你就不能淑女一点吗?”他忍笑的问。

    这话他一个男人都不会说,她居然说的这么溜,显然平时没少说吧?

    林菀说完就知道自己又犯蠢了,正绷着张脸,假装若无其事呢,闻言她弯着眉眼,笑颜如花的回答:“淑女也要去上厕所啊,能让一下吗?”

    心中却忿忿嘀咕:我就这样儿,你要淑女娶我做什么?!

    当然,这话她只敢在心里腹诽,要真说出来,她相信夜承这家伙绝对会给她好看。

    夜承没说话,只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十分配合的让开了身。

    林菀在他让开的一瞬间溜出,心中忍不住有些打鼓。

    这家伙怎么用那种眼神看她,不会是看出她在想什么了吧?

    唔,想想就好恐怖!

    脚底生风的绕过大床,下了半圆形的石阶,一溜烟的冲进了左边半开的隐形门。

    里面风格陡然一变。

    和墙壁同高的黑色原木书架,里面井然有序地放着颜色不一的各种书籍,旁边是可移动的木梯,以便可以随时拿取高处的书籍。正中央是一张黑色原木长桌,上面放着电脑,书籍,笔筒之类的。长桌后面是黑色的真皮转椅,旁边是同款的黑色真皮沙发,品字形夹着棱角分明的长形茶几。

    相比于卧室的梦幻浪漫,这个房间明显要冷硬的多。

    “这是书房,”见林菀好奇的在门口东张西望,夜承在她背后解释了一句。

    林菀哦了一声,挠了挠头,想到什么,回过头来,又问:“我怎么没看见客房?”

    林菀发誓,她问这句话真没有其他意思,纯粹是觉得,这么大个别墅,居然连个客房都没看见,感觉很奇怪。

    只是夜承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怎么?你想去睡客房?”他语气淡淡地问着,眼眸中却流转着莫测的光芒。

    林菀现在算是学乖了,一看他那样子,心中立刻就敲响了警钟,边不动声色的往另一边的厕所移去,边干笑着回道:“没有,没有,我就是好奇,问问。”

    说着怕他不相信,又连忙补充了一句:“真的,你看以后总有人来我们家做客吧,到时候让客人睡哪儿啊?”

    似乎被她那句“我们家”给取悦,夜承眸光中诡谲的莫测光芒,总算平缓下去了一些,表情淡淡的吐出一句:“这是我们的家,来做客可以,留宿免谈。”

    林菀,“……”

    我去,太不留情面了吧?

    这家伙知不知道什么叫待客之道啊?

    这样腹诽着,却不知道为什么,心中隐隐又有种莫名的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