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38.第238章 0239 我可不敢和夜大少抢人
    程伊然和林菀两人从女装店出来。

    “哈哈,林菀,你刚刚看见何晶晶的脸色没有?简直就像是吞了一只死苍蝇一样,太尼玛搞笑了!”程伊然抱着林菀的胳膊,笑的浑身都在发抖。

    林菀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我又不瞎,当然看见了。”

    说起来,刚刚何晶晶给她们剪吊牌的时候,她后脖颈一阵阵发凉,就怕她被逼的狗急跳墙,直接一剪刀,把她的脖子给咔嚓剪断了。

    “艾玛!太爽了!我跟她从小斗到她,这还是第一次看她这么憋屈呢!我刚刚差点忍不住,都想直接拿手机把她的表情给拍下来,留作纪念了!”程伊然一脸遗憾的笑道。

    林菀有些无语地看了她一眼,摇头:“我劝你还是不要太招惹她了,你这个对头挺厉害的,起码我那两个对头加起来,估计都没她一个人厉害。”

    那何晶晶不仅极擅长审时度势,还非常能屈能伸,这样的人其实才是最可怕的。

    “我跟她从小斗到大,难不成害怕她?”程伊然不屑地哼笑了一声,说着又抱着林菀的胳膊,笑嘻嘻补充:“再说了,我现在可算是抱上了夜太太的大腿,这下看谁还敢得罪我。”

    林菀闻言又是好气,又是好笑,最后只能无奈的白她一眼:“你能别寒碜我了不?你要再这样,以后我可没办法和你出来玩儿了。”

    “好啦,好啦,我和你开玩笑的,”程伊然这才大大咧咧笑着一摆手,说着她转而看向林菀的时候,眼神忽然又充满了莫名的意味:“说起来,我到现在还都有点不敢相信,你居然真的和夜少结婚了。”

    夜少那可是帝京上流圈中,传奇一般的人物。

    惦记他的女人,简直多如过江之鲫。

    虽说夜少以前从未承认过,和任何一个女人有过关系。

    可私下里,还是有数不清的女人,为他打破了头。

    可谁又能想到,在众人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最后成为夜太太的,却反而是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吗?

    “别说是你了,连我自己都不能相信呢,”林菀耸了耸肩,一脸无辜的表情。

    程伊然一看她这模样就知道,这其中肯定藏着个大八卦,立刻搭着她的肩膀,诡秘笑着逼问道:“看来有秘密啊,快跟我说说你们是怎么结婚的?”

    你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林菀嘴角一抽,默默抬头看天,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程伊然不死心,继续缠她:“别小气,说说啊,我保证不会跟被人说的。”

    骗三岁小孩儿呢?!

    保证不会跟别人说,到最后保证是人尽皆知。

    她才不傻呢。

    林菀直接朝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哼笑道:“我觉得吧,我还是直接烂在自己肚子里,比较保险。”

    “别啊,秘密一个藏着掖着多辛苦啊,说出来大家共同承担嘛,”程伊然抱着她的胳膊,觍着笑脸,不遗余力的游说。

    林菀无动于衷的看了她一眼,回她一句:“我不觉得辛苦。”

    程伊然哽了一下,正要在劝,林菀放在包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随手掏出来一看,不由愣住,居然是夜承的电话。

    程伊然勾头勾脑的伸过来一看,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暧昧无比:“哎呦喂,这刚刚才让人送了张超牛逼的黑金卡过来,现在又亲自打电话过来找人了,我说这人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个冷漠无比的夜少吗?不会是同名同姓吧?”

    “闭嘴吧你!”林菀白了她一眼,为防她又胡说八道,伸手堵住她的嘴巴,边随手接通了手机。

    刚一接通,手机那头就传来极为简略的两个字:“在哪?”

    林菀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还在二楼呢,怎么了?”

    “门口等着,十分钟后来接你。”不容置喙的一句,说完不等林菀回答,径自就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嘟嘟”响的忙音,林菀眨巴了两下眼,这才叫了起来:“靠,我还没答应呢,他居然就挂我电话,先斩后奏啊!”

    程伊然刚刚一直想凑过来偷听,无奈脑袋一直被她抵得老远,根本什么也没听见,闻言一脸好奇的问:“答应什么呢,夜少跟刚你说什么了?”

    “他让我在门口等着,十分钟后来接我,”林菀也没隐瞒她,直接无语的回答。

    程伊然一听立刻拖着她往楼下去:“既然这样,那你不赶紧去,还磨蹭什么啊?”

    “我根本没答应他,干嘛要赶紧去?”林菀被动的被她拖着走,一脸的莫名其妙的咕哝:“我答应陪你逛街的啊。”

    那家伙也太霸道了!

    难道以为给她一张黑金卡,她就必须得乖乖听他的话啊?

    做他的大头梦吧!

    卡她一毛钱还没有花呢!

    “别别别,你还是赶紧去吧,我自己逛就好了,我可不敢跟夜大少抢人!”程伊然一听却连忙摆手道。

    上次的宴会,夜少差点没用眼神杀死她。

    要是再来一次,说不定夜少就会直接把她大卸八块,沉塘喂鱼了。

    为了她的小命着想,她还是识趣一点吧。

    林菀被半拉半扯的拖到了大楼门口,那里已经停了一辆黑色的路虎,见着林菀过来,开车的司机从车上下来,恭敬的替她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顶级的豪车,车内极其宽敞,夜承姿态慵懒的坐在那里,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头微微低着,细碎的额发随意垂落,半挡住他低垂的眼睫。腿上放着一份文件,雪白细腻的大手随意地搭在文件上,骨节修长,光洁如玉。

    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性感,此时的夜承无疑性感的让人窒息。

    “我去啊,我鼻血都要流下来了。”程伊然趴在林菀肩膀上,小小,小小声的咬耳朵道。

    是真的非常小声,因为她现在还不想死……

    林菀偏头看了她一眼,从牙齿缝了挤出鄙夷的两字:“出息!”

    她可一点都没有要流鼻血的冲动。

    她现在可是已经对夜承的“美貌”免疫了。

    才不会像程伊然这女人这样没出息呢。

    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