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37.第237章 0238 出了一口恶气
    偏头看去,就见林媛一张漂亮的小脸绷的死紧,木无表情的,尤其一双漆黑的眸子幽沉的几乎看不见底,也不知道到底在想什么。

    “我爸妈之前不是打电话跟你说过了吗?”林菀冷眼回视着她,笑容讥诮的反问,说着又微微一笑:“说起来,我能和夜承结婚,还真要感谢你呢,我的好堂妹。”

    这话简直就是拿刀子在戳林媛的心。

    林媛想到自己煞费苦心的设计林菀,结果到最后反便宜了她,心口骤起的怒火简直没把她给烧起来,她死死看着林菀,眼神阴沉而怨毒:“你别太得意了!”

    她一定不会让这女人称心如意的!

    连这女人都可以嫁给夜少,那她为什么不可以!

    她明明比林菀更漂亮更优雅更聪明更有钱!

    她一定会从这女人手里抢回夜少的!

    一定会!

    最后深深地看了林菀一眼,她猛地扭过头,再没说一个字,直接就风也似的出了门。

    贺瑶见状呆了一下,下意识喊:“林媛,你这是去哪儿啊!”

    没有人回答。

    林媛早就没了踪影。

    女装店内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尤为古怪。

    其实别说其他人了,就是林菀自己也没想到,这事居然会突然如此陡转直下。

    不过那何晶晶倒还真是个厉害的角色,在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后,她当先若无其事的笑着朝林菀道歉道:“之前的事真是非常不好意思,还望夜太太不要放在心上。今日您买的衣服,我全部买单,权当给你赔罪了。”

    极为诚恳的语气。

    只是之前受了那么大的侮辱,就算林菀不打算计较,程伊然也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她,闻言立即奚落道:“你不缺钱,我们也不缺钱啊。我们也有的是钱,看到了没有,百夫长的黑金卡,随便刷的。”

    这话无疑是把之前何晶晶的话,给重新狠狠砸回了她的脸上。

    何晶晶的脸色有瞬间的难看,不过她到底自小接受教导,深谙交际之道,跟着就佯装无事人一般,再次笑了起来,直接无视了程伊然的话,顾自朝林菀续道:“之前不知道是夜太太,多有太冒犯了,还请夜太太千万不要往心里面去。”

    极为歉疚的语气,加上极为诚恳的表情,不得不说,这何晶晶姿态摆的实在是低,也不得不说,她实在是精明过人。

    她显然很清楚林菀和程伊然之间,如今开口做主的已经变成了林菀,而林菀这个人,她一眼就看出,你只要不触碰她的底线,她显然不会太得理不饶人。

    果然,林菀闻言淡淡道:“你冒犯我倒是无所谓,可这天底下还是有很多你不能冒犯的人,所以何小姐以后做人最好还是低调点。你看我之前说风水轮流转,这不,一转眼就转到了我这边来,不是吗?”

    只是语气虽平淡,这话可不太好听。

    是显而易见的教训语气,偏何晶晶还得满脸带笑的受着。

    虽说不知道这女人到底什么时候和夜少结婚的,但连夜少的贴身助理都承认了她的身份,那肯定不会有错的。

    夜少又把黑金卡给她用,这分明就是极为重视。

    她就是再傻也知道,如今这女人是她万万不能得罪的。

    “夜太太说的对,是我太莽撞了,”她一副受教的语气,表情再诚恳不过。

    林菀看着她低眉垂眼的样子,出了一口恶气,爽了,也就不再找她的茬了,只转而对整个人,都好像灵魂出窍了一般的贺瑶,淡淡道:“那请问贺小姐,现在还需要我们把衣服脱下来吗?”

    贺瑶没回答,整个人木楞楞的。

    何晶晶见状暗地里低咒了一声。

    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贺瑶,夜太太在和你说话呢,”她咬着牙低声朝贺瑶唤道。

    贺瑶闻声醒过神来,呆呆的问:“什么?”

    “你家的衣服还需要我们脱下来吗?”程伊然俨然小孩子一般,得意的尾巴都要翘上天了,趴在林菀肩膀上,似笑非笑地朝她询问。

    贺瑶眸中立时闪过一抹屈辱,一张脸赤橙红绿变幻个不停,其精彩程度,简直能媲美霓虹灯,好一会儿,她这才在蠕了蠕嘴唇,吐出轻飘飘的三个字:“不需要……”

    此时不仅她的声音轻飘飘的,她整个人也都轻飘飘了。

    她做梦也没想到,林菀居然和夜少结婚了!

    难怪那天的宴席上,林菀会被请到贵客的位置上去。

    也难怪这几天,所有人都对她唯恐避之而不及。

    简直令人难以置信,那个贱人居然能成为夜少的妻子!

    “那就多谢贺小姐慷慨了啊!”程伊然闻言不怀好意的故意道。

    贺瑶死死咬住嘴唇,简直想朝她吼,她又没说不要钱,可最终,她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此时她就是再傻也知道,林菀不是她能招惹的了。

    林菀饶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番她变幻不定的脸色,心中狠狠暗爽了一把,这才转头对程伊然道,“你还要试吗?要不我们换家店?”

    教训一顿就好了,痛打落水狗就没必要了,太有失风度。

    “好啊,”程伊然点头同意,跟着眼睛骨碌碌一转,又故意朝何晶晶喊道:“何三啊,正好你手里有剪刀,麻烦你过来帮我们剪一下吊牌。刚刚才闹了一场,现在我可没心情去换衣服。”

    得意洋洋的眉眼,不怀好意的笑容,此时的程伊然若是有条尾巴,估计都能直接翘上天去了。

    她这样子实在欠扁,连林菀看着都想打她。

    何晶晶暗地里磨了磨牙,简直恨不得直接把那剪刀砸她头上去,不过想到夜少,她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来,替两人把吊牌给剪了。

    只是表面虽平静,心中却暗骂不止。

    程伊然这死女人可真是走了****运。

    两人从小斗到大,基本是今天东风压西风,明天变成西风压东风,互相都占不了什么便宜。

    现在好了,有了夜太太的撑腰,她都能直接爬她头上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