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35.第235章 0236 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何三吧
    似乎是觉得她脸上逐渐凝重的表情很有趣,林媛停顿了好一会儿,在一旁贺瑶就快要不耐烦开口催促时,这才噙着满满的恶意,施施然笑道:“因为,这家店就是贺瑶她家的啊。”

    这下,别说林菀了,就是程伊然也猛地变了脸色。

    贺瑶显然是站在何晶晶那边的,而且看上去和林菀还十分不对付,如今这家店既然是她家的,那她们就是有再多钱也没用。

    “来人,把这个女人给我撵出去!”多少顾忌着程伊然的身份,贺瑶没有对她下驱逐令,只直接指着林菀,强硬下令。

    何晶晶一副事不关己的云淡风轻表情,闻言只佯装不经意的补充了一句:“别忘了让她把衣服脱下来,这衣服可是我要买的。”

    贺瑶一听,立刻配合的点头补充:“没错,别忘了咱家的衣服!”

    导购小姐其实十分同情林菀,可毕竟贺瑶才是她的老板,她自然不敢违逆贺瑶的意思,只能在贺瑶看不见的地方,抱歉的朝林菀笑了笑。

    林菀心里虽然也十分气愤,但尚且还能勉强忍住一二。

    程伊然却哪里受过这种气,虽说贺瑶撵的不是她,可林菀是她的朋友,撵林菀跟打她的脸有什么区别?

    “脱什么脱?老娘有钱,买了!”她气的脸色铁青,连自称都改了,说话间直接从钱包里,抽出一把红彤彤的软妹币,朝贺瑶所站的方向狠狠砸去。

    拂了拂自己的头发,何晶晶见状却懒懒笑了一声,嘲讽道:“谁要你的臭钱?钱我有的是,我现在只要衣服!”

    说话间,她轻描淡写的朝贺瑶看了一眼。

    贺瑶家只比林媛家这种暴发户家稍微强点,比到何晶晶和程伊然家,那自然是远远不如的。原本她想两边都不得罪,可现在这情况,她显然必须得立即站队。

    想到程伊然既然和林菀交好,自己只怕讨好她了,最后也落不得什么好,干脆一咬牙,厉声朝店里面的几个导购吩咐:“把她们身上的衣服都给扒下来!”

    “你敢!”程伊然没想到她这么大胆,脸色陡然一青。

    何晶晶鼓励一般搭在贺瑶肩膀上,漫声笑着看了她一眼,十分豪气道:“为什么不敢?让你们自己脱,你们不脱,既然这样,只能让人替你们脱了!动手吧,没事的,出事我兜着!”

    “堂姐,要不你还是去把衣服给换下来吧?也免得伤了和气,”好半天没开口的林媛,适时假惺惺地笑着朝林菀劝道。

    这话简直说的林菀想冷笑。

    贺瑶和那何晶晶,逼着她们把衣服脱下来,不说伤了和气。

    反而说她们不脱会伤了和气?

    深吸了一口气,她强压住心间怒火,冷眼看着林媛:“还真是谢谢堂妹的提醒了,不过这俗话说的好,风水轮流转,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所以你可千万要好好劝劝你的朋友们,别把事情做得太绝了,要不然回头只怕后悔也来不及。”

    似是而非的一番话。

    乍耳听着没什么,仔细想想又似乎大有深意。

    林媛眼神忽地闪烁了一下,猛地想起自家大伯母说的,林菀已经跟夜少结婚的事。这事她当然是不相信的,只是此时听了林菀的这番话,心中却是突然狐疑了起来。

    不过这越是狐疑,就越是嫉恨。

    “堂姐与其和我说这些有的没的,还不如多想些实际的,别整天不着调的想要去勾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要不然到最后,只怕——”她冷冷开口。

    话还没说完,就被贺瑶十分不耐烦的打断:“林媛,你还和她啰嗦什么啊,她都不把你这个堂妹放在眼里了,你又何必再顾念亲戚情分?”

    似笑非笑地睐了林菀一眼,林媛佯装叹息道:“毕竟我大伯父大伯母只这一个女儿,我总要给他们老两口点面子。”

    “哎呀,林媛,你这人就是太善良了。”贺瑶立即配合的应声。

    两人这一搭一唱的,简直没把林菀给恶心坏,她直接拨开,满脸为难站在面前的导购小姐,抬脚就往更衣室方向走去。

    程伊然见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皱眉道:“林菀,你不会真的要去换下来吧?”

    这要是换下来,不等于服软吗?

    开什么玩笑!

    “不换总不能等着她们亲自动手吧?”林菀表情淡漠的回答。

    眉毛陡然一立,程伊然恶狠狠的,扫了周围几个导购小姐一眼,厉声道:“她们敢!”

    “敢不敢,试试不就知道了?”背后再次传来何晶晶漫不经心的谑笑声。

    贺瑶看了她一眼,知道她这是不准备善罢甘休了,就跟着转而朝几个踟蹰的,站在原地的导购小姐,呵斥道:“一个个的耳朵都聋了,是不是?我让你们把咱家的衣服,全部都给扒下来的呢?”

    “咱家”两个字咬得尤为嘎嘣脆。

    几个导购小姐对视一眼,终是在彼此眼中看见了妥协,低声朝林菀和程伊然说了一声对不起,说话间已然围了过来。

    气氛瞬间变得一触即发。

    似乎下一秒就会彻底爆炸开来。

    正在这时,一道雌雄莫辩的嗓音,忽地横空插了进来:“都给我住手!”

    声音倒是中气十足,瞬间就把众人给震在了当场。

    贺瑶当先回过神来,不耐烦的扭头看了来人一眼,眸中闪过一抹厌恶,恶声恶气的问:“你谁啊?有事改天再来,今天休业。”

    来人闻言横了她一眼,掐着个兰花指,吃吃笑着,不紧不慢道:“再吆五喝六的,信不信我让你永远开不了业?”

    极为细声细气的一句,可其中饱含的杀伐凌厉之气,却一点也不少。

    贺瑶被慑了一下,下意识闭了嘴。

    坐在她旁边的何晶晶见着那人,脸色陡然一变,再没有原来的云淡风轻,一骨碌从凳子上起来,略带着些讨好的打招呼道:“杜助理,您怎么有空来这里?”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杜泽。

    他其实来了有一会儿了,一直在门口看热闹呢,因而对里面的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

    “呦,我没记错的话,这是何三吧?”弹了弹手指甲,杜泽斜眼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