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32.第232章 0233 程伊然的对头
    程伊然闻言半点没客气,直接伸出了自己的狼爪。

    林菀面无表情的透过镜子看她:“摸出来了吗?”

    捏了捏,程伊然嘿嘿笑了一声,笑的极为猥琐,哪里还有半点豪门千金的风范:“摸出来了,是真的。”

    说完她忽然又凑到林菀耳边,小小声促狭道:“夜少好福气啊。”

    林菀一张脸顿时涨红,一下把把她的手打掉,装傻道:“什么福气不福气的,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听不懂没关系,只要夜少懂就行了,”程伊然暧昧的朝她挤了挤眼,跟着忽然一正脸色,站到她旁边,一本正经的问:“我穿这个好看吗?”

    她脸色变得实在太快,简直跟翻书一样,林菀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好不好看啊?”程伊然动作优雅的,在镜子前面转了转,笑语嫣然的问。

    林菀愣愣的点头:“挺好看的。”

    “我也觉得挺好看的,这件就拿着吧,”程伊然微微笑着,说话间转眼看向那导购小姐,又道:“把那条黑色的裙子拿来我试下,粉色的就都不要,颜色太嫩了。”

    话音刚落,背后忽然传来不冷不热的一声:“自己老,怪什么衣服颜色嫩?”

    林菀条件反射的循声看去,就见一个漂亮女人走了进来。那女人看着和她年纪差不多,穿着一条银色镶钻长裙,手上拿着黑色的chanel手包,脚上踩着黑色镶钻的高跟鞋,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小姐。

    她脸上的妆容倒是十分精致,却难掩眉眼间的凌厉,看人的时候眼角习惯往上挑,下巴微微扬起,那模样,简直就像只炫耀尾巴的骄傲孔雀一般。

    “我死对头,何氏集团的三小姐何晶晶,”耳畔忽然传来程伊然轻若无闻的一声解释。

    林菀闻言这才恍然,程伊然刚刚为什么会突然变脸,感情是遇上死对头了。

    在程伊然说话间,何晶晶径自走了进来,丝毫不顾忌面前几人颜色各异的视线,直接从那导购小姐怀里,抽出一条粉色的小礼服,在自己身上左右比了一番。

    “我试一下这裙子,”她趾高气昂的,朝手足无措站在一旁的导购小姐吩咐。

    导购小姐自然不敢随便做主,为难地看了她一眼后,把视线投向了站在一旁的程伊然,似乎想要征求她的意见。

    程伊然一手搭在林菀肩膀上,斜眼看了那何晶晶一眼,十分大度道:“让她试,她喜欢装嫩就让她去装咯。”

    只是这话却一点也不大度。

    何晶晶倒也不生气,直接从鼻腔中嗤笑了一声:“我本来就比你嫩,不是吗?”

    说完不等程伊然回答,径自拿了那条裙子就进了更衣室。

    “呸,不就比我晚生了两个小时吗,装的跟十八岁的小姑娘似的,”程伊然在她身后翻了个白眼,啐道。

    林菀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你跟她很熟啊?”

    就算是死对头,也不会连具体的出生时间都清楚吧?

    随手从导购小姐手中接过黑色的长裙,程伊然有些无奈道:“能不熟吗,她家就住我家对面,我们从小就不对盘。也不对,确切来说是她跟疯狗一样,每次看见我,就跟得了狂犬病一样,非得要狂吠两声不可。”

    “那我们不如换一家吧,”林菀一听连忙劝道。

    既然不对盘,等下说不定两人就会吵起来,那到时候可就弄的难看了。

    程伊然直接摇头,一脸不可思议表情地看了她一眼:“我现在走不是表示我怕她吗?明明是我先来的,我为什么要走?”

    林菀有些无奈的看她。

    要不要这么孩子气啊?

    既然觉得对方是疯狗,只要不搭理对方,她不自然就消停下来了吗?

    程伊然显然不这么想,拿着那条黑色的裙子就要往更衣室走,走了两步又退回来,从导购小姐手中挑了一条粉色的短款小礼服,塞到了林菀的手中:“你也去换,免得到时候她看我不在,直接找你的麻烦。”

    林菀看着手中的粉色小礼服,更加无奈。

    她穿这个颜色,简直就是朝那个叫何晶晶的挑衅,到时候那女人还不更得找她麻烦啊!

    “快去啊!”程伊然却不容她反驳,直接就把她给推到了更衣室。

    林菀没办法,只能无可奈何的走了进去。

    何晶晶衣服换的很磨蹭,几乎是和程伊然同时出来的。

    程伊然出来一看见她,立刻就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真有多嫩呢,搞了半天,还不是老黄瓜刷绿漆!”

    她刚刚一直忍着没呛声,就是等着这女人把衣服穿出来,现在看来果然忍耐是对的。

    粉色这种颜色非常的挑人,不仅要皮肤雪白,还得容貌清纯。

    何晶晶常年各种化妆品保养着,皮肤自然挺白的。无奈她的五官是那种比较成熟凌厉的,可以女王,可以御姐,唯独没办法清纯。

    这一条粉色的小礼服,穿在她身上,怎么看怎么奇怪。

    “你!”何晶晶闻言脸色陡然一青,看着程伊然的眼眸中,都要直接喷出火来了。

    程伊然自然不会怕她,不紧不慢地走到镜子前,姿态优雅地转了个圈,施施然笑道:“所以说啊,这做人还是要点有自知之明的。没那个金刚钻,就不要去揽那个瓷器活,要不然回头脸丢光了,就捡都捡不回来了。”

    何晶晶气的整张脸都微微扭曲了:“你以为你穿那身——”

    还没说完,就被更衣室方向传来林菀的声音给打断了:“伊然,你换好了吗?帮我拉一下拉链,我拉不上。”

    程伊然眼眸中立时闪过一抹狡黠,忽然扬声朝更衣室方向喊:“你出来我帮你拉,没事的,外面没人。”

    林菀不疑有他,拽着身上的裙子,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

    她长得肤白如雪,粉色穿在身上,自然是相得益彰,黑色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益发衬得她那月光一般的皮肤,欺霜赛雪一般。粉色的短款A字裙,上面并没有过多的装饰,完全依托靠裙子本身的流丽剪裁。裙摆是圆弧状,微微向四周撑开,长度大概到大腿中央,露出下面一双笔直修长的****。

    此时缓步走过来的林菀,简直就像是浩瀚烟波上,一朵含苞欲放的荷花,亭亭玉立,而又楚楚动人。

    精品女装店内一瞬间静的连呼吸都能听见,就连外面经过的路人,也有不少被她这楚楚风情给吸引的,停下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