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28.第228章 0229 让人心生恐惧的男人
    没精打采地站在电梯前,林菀整个人沮丧的,简直好似头顶有乌云笼罩一般。

    “叮——”电梯门忽然打开,里面空无一人。

    林菀走进去,随手按了个数字,然后就靠在角落里发呆。

    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面试失败,可等到真正失败了,心里还是非常的难受。

    如果说,她没有这么仓促的结婚,是不是……

    她忍不住要这么想,随后又苦笑的摇了摇头。

    其实就算没有这事,她十有八九也会被淘汰。她今天表现的一点也不好,临场应变能力说是零,都是在夸奖她了。刚刚那种情况,如果换了那个叫吴莎的女人,她肯定会立刻给出一个最满意的答案,可她只会发呆。

    果然,偏安一隅的在一个公司里不动,她脑子都待锈掉了。

    算了,今天就当积累经验来了好了。

    这么安慰着自己,心里果然好受了一些,不过想了想,她还是忿忿然的,给夜承发了条简讯:都怪你!

    虽然面试失败,并不能说是因为结婚的事,可要是不这么仓促的结婚,她至少不会弄得这么狼狈啊!刚刚她被那女人问住了以后,简直就跟个呆头鹅一样,太丢人了!

    夜承很快就回了简讯过来,只干净利落的一个问号。

    林菀现在亟需有人让她发泄一下,抓着手机就是噼里啪啦的一通狂按,电梯突然传来“叮”的一声响,她下意识抬脚往外面走去。

    “砰——”脑袋忽地就撞上了一堵肉墙。

    林菀感觉自己的脑袋都要被撞裂了,忍不住在心里嘀咕,她撞的是石头不成,怎么会这么硬啊!

    揉着生疼的脑门,她皱着眉毛抬起头,却瞬间愣在了那里。

    被她撞到的是个极为年轻的男人,个子高挑,身材瘦削,却并不会给人弱不禁风的感觉,反有种内敛的精悍。他上半身穿着黑色的衬衫,衬衫扣子解开了三颗,露出精致的喉结和胸口一片紧实的胸膛,外面套着一件暗紫色的西装外套,尊贵之余又平添了几分优雅。

    不过他那张脸却和优雅没有半分关系,秀气犹如女人一般的叶眉,下面一双狭长的眼眸,眸色是漂亮的琥珀色,眸光流转间,有种勾魂摄魄的感觉。眼角微微上挑,并不夸张,却平添了几分风情。

    殷红的嘴唇轻抿,不笑也似在笑。只是虽然是在笑着,却并不会让人有如沐春风的舒适感,反让人极为的不适,只因这笑容里满满充斥着狷狂的邪性。

    “看够了没有?”下巴突然被捏住,伴随着微微有些沙哑的魅惑嗓音。

    林菀猛地清醒过来,不是因为他的声音,而是因为他掐着自己下巴的手。

    唔,好痛,下巴都要被捏碎了!

    看她因为疼痛一张小脸都揪起来了,眼眶中更是迅速聚拢起大片的水雾,男人不仅没松手,反笑的更加意味深长了起来,若是仔细去看,还能看出那笑容里满满的恶意。

    “呦,没想到还是只诱人的小野猫啊,”他掐着林菀的下巴,左右摆弄着,懒洋洋笑着开口。

    婴儿般吹弹可破的皮肤,秋水般潋滟的眼眸,鼻梁小巧挺直,嘴唇殷红粉嫩,这女人倒是长了一副合他胃口的脸蛋。

    眼睛往下又是一瞄。

    唔,似乎身材也很不错。

    男人调戏意味的语气,让林菀很不高兴,她紧紧皱着眉毛,伸手去拽男人的手:“你赶紧放手,要不然我喊人了!”

    妈蛋,居然在KTC被人给调戏了,这么大的公司居然还有流氓啊!

    没拽开。

    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简直就跟铁钳一样。

    听闻她的话,男人笑的更厉害了,狭长的眼眸微微眯着,戏谑的笑意满的简直要直接涌出来:“你自己主动送上门来,现在却告诉我要喊人。这算什么,欲拒还迎吗?恩?”

    在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他忽然凑脸过来,距离近的林菀都能感觉到,他喷洒在自己脸上的温热鼻息。

    林菀头皮一麻,抬手就要把他给一巴掌打开。

    抬起的手却被一把抓住。

    男人似笑非笑的直直看着他,眸光却冷酷的没有一丝笑意,不紧不慢道:“野猫到底是野猫,趁人不注意就要挥爪子,这是要我把你的爪子,给一根根拔下来吗?”

    极为云淡风轻的语气,可那话语里的残酷,却让人冷不丁就生出一股寒意来。

    他说的是真的!

    自己要是对他动了手,他真的会掰断自己的手指头的!

    林菀心中瞬间冒出这个念头,看向男人的眼眸中立时闪过一抹惊惧,抬起的手僵在了半空中,即便男人已经松开了手,她却仍旧一动也不敢动。

    “啧,小脸都白了,这是被吓坏了吧,真可怜,”男人轻啧了一声,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她脸上的表情。

    林菀闻言心中又是畏惧又是恼火,忍不住开口:“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又不是故意撞你的!”

    今天真是衰到家了!

    这瘟神到底是什么人啊!

    “我想干什么?不是你想干什么吗?”男人被她的话说的笑了起来,笑意暧昧又冰冷:“你特地跑到这里来,不就是为了对我做些什么?”

    林菀闻言总算听出了一丝异样,下意识转着眼珠朝四周看去,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不是在一楼,反到了一个装潢的极为豪华的搂层。

    靠,居然跑错地方了!

    心中低咒了一声,她满脸尴尬的结巴道:“我,我走错地方了!”

    “呵……”

    男人闻言不置可否地轻笑了一声,松开掐着她下巴的手,冷玉一般细长的指头,在她脸颊上一点点轻刮着:“理由老套了点,好在这漂亮的小脸蛋倒真的不错。”

    手指冰冷,慢慢在她脸上游弋着,简直就像是一条冷冰冰的毒蛇,在她脸上缓缓爬过。

    林菀全身的寒毛简直都要竖起来了。

    这男人真是太恐怖了,明明长得挺美的,可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却都在诉说着邪性。

    这一刻她混忍不住想起了夜承。

    夜承也会让人觉得害怕,可那种害怕,是因为慑于他周身尊贵的气度,就好似普通人看见王者驾临,心里总会忍不住畏惧臣服一般。

    可面前的这个男人让人害怕,却是因为,他给人的那种冷酷的邪性感觉。

    如果说夜承是尊贵的王者,那这个男人一定就是暗夜的修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