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24.第224章 0225 那怎么能一样
    林菀离开后,夜承也没有再回宴会,而是直接让司机送他回了夜家大宅。

    夜家大宅坐落在帝都南边的阳明山,这块地方方圆数十里地都属于夜家。随着这几年地皮房价看涨,这块山清水秀的地方,更是以火箭般的速度在升值。曾有人开玩笑说,以后要是夜家有一天落败了,光是把这块地给卖了,也足以凑够翻身的资本。

    大宅建在半山腰上,不同于如今流行的欧式建筑,那是一座极为古色古香的中式园林大宅,因山就势,巧用地形,布局的极为精妙。青山碧水掩映着青砖灰瓦,并没有描金彩绘,但就是那本色的原木建筑,却反显出一种淡雅而庄重的感觉来。越是靠的近,越是能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浓浓的豪门世家底蕴。

    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沿着盘旋公路一路往上,穿过郁郁葱葱的行道树,行至两扇巨大的原木大门前。

    在看清是谁的车回来后,伴随着轰隆一声,木门在现代化机械的辅助下,缓缓朝两边拉开,声音沉闷轰鸣,宛若从厚重的历史深处传出的一般。

    “承哥哥,你回来啦!”

    夜琳一直躺在窗边的编花藤椅上看书,听闻动静,猛地站了起来,在发现是夜承回来了后,圆圆的眼睛陡然间迸射出耀眼的光芒,欢欣雀跃地朝楼下猛摆手。

    清脆的嗓音宛若黄鹂鸣春,说不出的悦耳动听。

    夜承从车上下来,闻声冷峻的脸庞不由软化下来,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微一点头,笑问:“琳琳今天在家有乖乖的吗?”

    “有哦!我可乖了,不信你问李管家!”夜琳满脸笑眼弯弯的回答。

    夜承笑了一下,抬脚进了门。

    门内和门外又是两个天地,盘形的天花板下,硕大的施华洛世奇水晶吊灯极为华丽,线条流利的各式家具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地上铺着厚实的羊毛地毯,欧式的真皮沙发横放在一侧,一人来高的巨大西洋钟正发出微微的细响。

    如果说这座大宅的外面,汇聚了中式建筑的精华,那这里面的陈设,则集聚了欧式风格的时尚。

    “承哥哥,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呀!我都等的快睡着了!”夜琳花蝴蝶一样,从二楼风风火火的跑了下来。

    粉色的连衣裙,白色的袜子,头发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用一个粉色系的发箍箍着,乍眼瞧着倒的确像只粉蝴蝶。

    夜承在真皮沙发上坐下,闻言淡淡笑了一下:“既然想睡那就睡一会就是了,你这次会在家里住很长一段时间,以后我们有的是见面的机会。”

    “可是你又不在家里住。”夜琳挨着他坐下,抱着他的胳膊,嘟着嘴巴不高兴道。

    自从承哥哥成年后,他就一个人搬出去住了,她虽然也想跟着承哥哥搬出去,无奈身体不争气。如今她虽然回了家,其实也不是能时时刻刻看见承哥哥的。

    夜承看着她这孩子气的样子有些好笑,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脑袋:“承哥哥还要上班呢,每天住在家里不方便。放心吧,承哥哥会经常回来看你的。”

    其实你根本不是因为上班的缘故,我知道的。

    夜琳心中默默道,但到底没有把这话说出口,只抱着他的胳膊,撒娇道:“承哥哥说话可要算话啊!你要是不经常回来看我,我可要天天给你打骚扰电话啦!”

    “我们家琳琳的电话,怎么能算是骚扰电话?”轻笑了一声,夜承的眼眸中满是化不开的宠溺。

    夜琳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猫咪一般蹭了蹭夜承的胳膊,爱娇的哼道:“承哥哥,果然还是你对我最好了。”

    “都是大姑娘了,还这么爱撒娇!”轻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夜承淡笑道,说着抬眼四下环顾了一番,又淡淡询问:“母亲不在家吗?”

    夜琳点了点小脑袋:“妈妈出去和朋友逛街了,说是晚上再回来了。”

    “大少爷喝茶,”夜家大宅的佣人李婶适时送上了清茶,看了朝她眨眼的夜琳一眼,又笑着补充道:“这茶是小小姐特地给您带回来的,说是特产呢。”

    夜承早就看到夜琳的小动作了,却假装没看见,故作不相信道:“琳琳带回来的?真的假的?她之前不是去国外旅游了吗?这年头国外难不成也开始盛产茶叶了?”

    “真的是我带回来的!”夜琳一听急眼了,嘟着嘴巴大声道:“我回来的时候,特地绕去了杭州一趟,给承哥哥你买的!”

    原本她回来的时候,可以直接坐飞机到帝都的,但为了买这个茶叶,她特地改了在杭州下的飞机,然后再从杭州飞回来的。

    夜承本也只是逗逗她,见她急了,这才笑着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茶叶哪里不能买,你身体不好,费这个事干什么?”

    怪不得之前回来延误了一天呢。

    这丫头当时还骗他说,睡过头误了航班,感情是跑到杭州去了。

    见他相信了,夜琳这才重新露出了笑容,将小脑袋一扬,满脸骄傲道:“那怎么能一样,这是我亲自去给承哥哥买的啊,是我的一份心意。”

    说着又急巴巴的催促:“承哥哥,你快喝喝看,这茶好不好喝!我可是挑了好多地方,最后才挑到这种茶叶的呢。”

    要不是想着是给承哥哥买的礼物,跑那么多地方,她根本就支撑不了。不过就算是这样,到最后她还是差点犯了病,可没把跟去的助理给吓死。

    “我们家琳琳买的,就算是根草,那肯定也会非常好喝的。”夜承淡笑着开口,表情出奇的温和。

    夜琳闻言忽地鬼头鬼脑的嘻嘻一笑:“呐,承哥哥,这话可是你说的啊!”

    “恩?”夜承眉头一挑,眸带浅笑地看她。

    夜琳看了他一眼,忽然扬声朝退到厨房的李婶喊:“李婶,去帮我揪两根草来,我花钱买下!”

    李婶一时没弄明白她的意思,从厨房探出头来,呆呆的问:“草?”

    夜承却已经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不轻不重地点了一下夜琳的小鼻子:“又淘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