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21.第221章 0222 这女人也太娇气了
    “不会是你听错了吧,我怎么没听见?”

    “没听见吗,可我刚刚真的听见那里有声音,要不我们去看看?”

    “算了吧,要真有人,那肯定是对野鸳鸯在这里偷欢呢,过去是要长针眼吗?”

    “你这张嘴还真是欠打!行了,那我们往那边去吧。”

    说话声越来越远,直至彻底消失,四周又恢复成静悄悄一片,只有偶尔风声刮过树梢,带起一阵窸窸窣窣的碎响。

    夜承脸上有点不自在,活了这么多年,被人说成是野鸳鸯偷欢,还正经是头一次。

    轻咳了一声,他抬起眼,正想说些什么打破这尴尬,眼神却忽地一凝。

    趴着密密实实花藤的花架上,裸着上半身的女人躺在那里,眼睛呆呆地看着天空。她的眼角有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扑簌簌而下,转而就消失于乌鸦鸦的头发中,跟着却又有新的泪水重新落下。

    没有撕心裂肺的嚎啕,没有呜呜咽咽的哽咽,她只是这么默默的流着眼泪,却比任何样子都要让人心疼。

    夜承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几乎是手足无措的伸过手去,帮她擦拭眼角的泪水,却怎么也擦不干净,只能干巴巴的开口:“别哭了,她们已经走了,没有人看见。”

    林菀没说话,只推开他直起身,颤着手去拉滑落至腰间的礼服。

    手哆嗦成一团,拉了好几次都没有拉上来。

    她有些生气的拼命拽着腰上的裙子,眼泪掉的更急了。

    夜承见状微叹了一口气,伸手过去帮她把衣服拉起来,又弯腰捡起掉在地上的乳贴:“要不要我帮忙?”

    乳贴被一把抢走,伴随着瓮声瓮气的一声:“用不着,你转过身去!”

    夜承没有转身,只是敞开西装把她裹进怀里,温声道:“我不看,你自己贴吧。”

    林菀挣了挣,没挣开,有些气闷,只能手忙脚乱的拉开衣服,把乳贴重新贴好。因为紧张,她贴了好长时间才贴好,夜承却一声也没吭,知静静的等着她弄好。

    好一会儿。

    “好了,你放开,”她闷声开口,边再次挣扎了起来。

    夜承还是没有放开,反伸手一捞,把她打横抱了起来。

    “你又要干什么!”林菀被吓了一跳,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妈蛋,这家伙不会还要乱来吧?

    真要这样她可跟他拼了!

    夜承根本没把她这点小力气放在眼里,轻轻松松地抱着她,走到不远处凉亭内坐下。

    林菀简直要被他这专断独行的样子,给气死了,想也不想的张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脖子上,力道大的恨不得要咬下一块肉来。

    “嘶——”夜承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眉毛死死的拧了起来。

    听到他的抽泣声,林菀有些解恨,更加用力的咬了下去。

    本以为夜承会疼的说什么的,谁料除了一开始那一声闷哼,之后竟吭也不吭了。

    林菀见状倒是有些无趣,闷闷地松开了嘴。

    “消气了?”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横着坐在自己腿上,夜承声音淡淡的问。

    那云淡风轻的模样,哪里像是被狠狠咬过。

    林菀一看他这样子,更不高兴了:“你木头啊,不疼吗?”

    她要再咬下去都要见血了,这家伙怎么除了刚开始那一下,之后一点反应都没有?

    夜承没回答,只扣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脸,微皱着眉毛道:“还没消气吗?怎么还在哭,跟个小孩子一样。”

    其实林菀已经没在哭了,只是眼眶中还有些未散的泪水,瞧着有些像是还在哭罢了。

    “你才跟个小孩子一样呢!”忿忿的瞪了他一眼,她火大的扭过了头去。

    夜承扣着她的下巴,又把她的脸扭回来,略有些粗鲁的,帮她把脸上的泪水擦了,淡淡道:“不是小孩子怎么哭成这样?”

    她刚刚都要把他的肉咬下来,他也没像她这样。

    这女人也太娇气了。

    “你还好意思说!”林菀一听来火了,伸手用力的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怒道:“都让你别弄了,你还不停,差点就被人看见了!你存心想让我丢脸被人嘲笑,是不是!”

    她觉得自己捶的很用力,在夜承看来却跟被猫咪挠了一下一样,不痛不痒。

    因而这个动作就跟撒娇没什么两样。

    夜承眼中闪过一抹笑意,语气却是漫不经心:“放心吧,没人敢笑你。”

    还从来没有人敢笑话他,现在这女人既然跟着他,他自然不会让人笑话她。

    林菀气结。

    跟这家伙简直说不通!

    她的话重点是在这里吗?

    这家伙是在故意敷衍她吧!

    “好了,别生气了,我不喜欢女人成天使小性子,”轻拧了一下她气呼呼的小脸,夜承再次淡声开口。

    林菀“啪”的一巴掌打掉他的手,扭过头来,恶狠狠瞪他:“那我还不喜欢你整天耍流氓呢!”

    说着又补充:“你要不耍流氓,我保证不跟你使小性子!”

    夜承被她一巴掌打掉手,本来还有些生气,闻言面色一顿,跟着佯装若无其事道:“那你继续使小性子吧,我既然娶了你,勉为其难容忍你一下好了。”

    林菀硬生生被他这话给气笑了。

    自己不能保证不耍流氓,居然还装的这么宽宏大量,有他这么不要脸的吗?

    夜承被她笑的有些不自在,轻咳了一声,假装镇定的转移话题:“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过两天我就去接你。”

    连着两天被打扰了兴致,让他实在有点扫兴。他现在已经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把这个女人,给圈养在自己一抬手就能碰触的地方。

    其实他以前并不是个重欲的人,要不然,也不会把光溜溜躺在他床上的女人,给扔出去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碰上这女人后,他向来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就开始不停的崩塌。

    他觉得自己对这个女人,可能有点食髓知味了。

    林菀现在哪里敢搬过去跟他住,闻言立刻道:“晚点吧,我家里好多东西,要整理很长时间呢。”

    回头就整理个十天半个月的!

    她算盘打得好,夜承却一眼看穿了她的小心思,微微一笑:“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整理不好,我不介意亲自过去帮你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