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19.第219章 0220 真的听不懂?
    也算是交往……吧?

    虽然实际上要比交往更近一步。

    林菀挠了挠腮帮子,有些迟疑的开口:“唔,要这么说也不是不可以。”

    似是而非的答案,程伊然听在耳朵里,简直没急坏,抓着她的肩膀就一通猛摇:“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别故意勾我了行不,快老实——”

    “在聊什么呢?”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横空插进来的,清泠泠嗓音给打断。

    程伊然闻声呆了一下,机械的扭过头,就见不知什么时候,夜少居然站到了她们两人的身旁。

    “夜,夜少,”她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声。

    夜承不冷不淡地应了一声,眸光若有似无地,朝某个地方瞥了一眼。

    顺着他的视线,程伊然看见了自己抓着林菀肩膀上的手,林菀似乎被她抓的有些痛,眉毛正微微的皱着。

    这一霎,她简直就像是被电了一般,忙不迭的松开手,猛地站起了身:“不,不好意思,林菀,我不是故意的,那个,那个我先去上个厕所,我们回头再聊哈——”

    话音未落,人已跑出去几步远,因为太紧张,甚至都忘了将手中的空酒杯给放下来了。

    看着她仓皇而逃的背影,林菀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没有追上去,只揉着自己的肩膀,站起身,朝夜承问道:“你怎么过来了,忙完了?”

    “不忙完就不能过来了吗?”夜承声音有些微冷。

    原本还担心撂这女人一个人在宴会,她会觉得不自在呢。

    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和别人聊得眉飞色舞的。

    他都回头看了她好几次了,她却一次都没有回头看他!

    敢这么无视他,她是想死,是不是!

    林菀听出他语气里的不高兴,更加的一头雾水:“没说你不能过来啊,我就随口问问。你是不是不高兴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着她这迷迷糊糊的样子,夜承简直气不打一处来,也不说话,拖着她就朝某个方向走去。

    “唉,你带我去哪?!等我跟伊然打个招呼啊,万一她等下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林菀被他拖着走了好几步,挣了挣,没挣开,只能朝他喊。

    夜承闻言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这死女人到现在还惦记着不相干的人,真是太欠教训了!

    真以为那女人还会回来吗?

    人家可不会像她这么没眼色!

    “闭嘴!”厉声斥了一句,他直接伸手将人给紧紧的扣在怀里。

    林菀简直无语了,又挣扎不开,只能被动的随着他往前走,嘴里忍不住嘀嘀咕咕:“我说你这人怎么回事啊?我又没惹你,你好好的干嘛要生气啊!你不会是更年期到了吧?按说你这年纪……”

    她碎碎念着,也没注意夜承一路将她拖到了后花园,又将她带到了一个花架子后面。

    “……你这么反复无常的——唔!”

    喋喋不休的唠叨声戛然而止,世界瞬间变得极为清净。

    林菀两只眼睛瞪得宛若铜铃大,那模样,就好似想要用眼睛,将面前的男人给直接瞪死!

    夜承眼中却终于闪过一抹淡淡的笑意。

    果然,比到啰里啰嗦,还是这样乖乖的更可爱。

    微微松开被吻着嘴唇,他似笑非笑道:“没有人教过你,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吗?”

    声音暗哑,满含****。

    “闭你个头闭,你个臭流——唔!!”林菀满脸涨红,气急败坏的怒骂,还没说完,又再次被吻住。

    这次不再是浅尝辄止,夜承直接扣着她的后脑勺,撬开她的嘴唇,强势的探入她的口中,撷取中她嘴里的芬芳。

    林菀想要推开他,可环在腰上的手臂简直跟铁钳一样。在她挣扎的时候,男人甚至直接将她压在了花架上,大山一般的身躯压得她一动也不能动,只能任由他予取予夺。

    混蛋,这是外面,会被人看见的啊!

    她在心里着急的跳脚大骂,一边承受着男人的热情,一边骨碌碌地转着眼珠,满是紧张的打量着四周。

    这里好像是后花园,看样子似乎没什么人,不过……

    “嘶——”嘴唇忽然被重重咬了一下。

    林菀疼的倒抽一口冷气,火冒三丈的抬头,正对上男人微微眯起的危险眼眸:“居然还敢走神?你这女人真是太欠教训了。”

    林菀一听也来了火,想也不想道:“你在外面做这种事,我能不走神吗!我又没有你脸皮那么厚!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你不要做人,我还要做人呢!”

    “哦?听你话的意思,在家里做就没关系了?”夜承闻言低低的笑了起来,亲昵的贴着她的嘴唇,一下一下吮吻着,刚刚留下的那个深重的齿痕。

    林菀本就涨红的脸,更是红的要冒烟了,结结巴巴道:“什么,什么在家里做,你说什么,我,我我听不懂,你,你赶紧给我放开!”

    靠,这男人怎么这么沉啊,压死她了!

    “真的听不懂?”夜承暧昧笑着,滚烫的吻,细碎的落在她细嫩的脸颊上,白皙的耳垂上,还有线条优美的颈项上。

    与此同时,他的手也在林菀的身上游弋了起来。

    林菀身上就穿了薄薄的一层礼服,滚烫的大手贴在上面,触感特别清晰,她全身的寒毛都要竖起来了,张口结舌的连话都说不清楚了:“你,你你——”

    她这害怕的样子,让夜承眼中的戏谑之色,益发浓郁了起来,滚烫的吻一路滑至精致的锁骨,流连不去:“现在懂了没有?”

    有这么紧张吗?

    居然跟个小兔子一样,在他身下簌簌发抖了起来。

    简直让人忍不住想要再去多去戏弄她一下。

    林菀简直要哭了,伸手揪着他的头发,把他的脑袋扯开了一点,哭丧着脸道:“懂了,懂了,你别玩了行不行,真的会被别人看到的!”

    这臭流氓就不能不要这么随便发情吗,这要是被人看见了,她还怎么做人啊!

    “没事的,宴会还没结束,不会有人过来的,”拉开她在自己头上作怪的手,夜承安抚的吻了吻她微微颤抖的睫毛,诱哄道。

    林菀还想说什么,却再一次被他深深吻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