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17.第217章 0218 没事的,有我
    沈琪闻言脸色陡然一变,色厉内荏的厉声斥责道:“你少在这里污蔑我,我什么时候给你下药了!”

    “呵,我污蔑你?”林菀冷笑了一声,伸手从侍应生恭敬递过来的包包里,拿出了九号公馆的监控录像:“希望你看完这盘录像后,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这话。”

    沈琪一看那录像带,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惊慌。

    他现在就算再傻也知道,林菀今天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至于他今天被邀请来参加这场宴会,根本就是个阴谋!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他有些慌张的开口,说着就快步朝门口方向走去,边匆匆丢下一句:“不好意思,我想起来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林菀也不拦他,只不紧不慢地来了一句:“你以为你还走得了吗?”

    沈琪蓦地顿在了那里,不是因为林菀的话,而是因为突然间走上来拦住他的,几个人高马大的保安。

    “林菀,得饶人处且绕,你别太过分了!”他猛地扭过头,表情狰狞的恶狠狠朝林菀威胁道。

    如果是以前,林菀或许还会有几分忌惮,可现在……

    她抬头看了一眼,身旁始终沉默不语的男人。

    夜承垂眼和她对视了一眼,表情淡淡的吐出一句:“按你的意愿去做就行了,没事的,有我。”

    极为轻描淡写的一句,但谁也不能否认其中的分量。

    林菀的眼眶有些发热。

    这个男人虽然霸道又不讲理,可不得不说,他总是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她帮助,予她勇气。

    朝男人微微笑了一下,她转而看向沈琪时,表情又瞬间冷了下去:“你现在知道,让我得饶人处且饶人了,那你当时给我下药的时候,有没有想过要得饶人处且饶人?”

    沈琪在听见夜承说那句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今天肯定要倒霉,也不敢再死撑着了,忙挤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来:“菀菀,其实我也是被逼的,我可以解释的,你相信我。”

    “你还是去和警察解释吧!”林菀冷笑了一声,直接当着他的面,打电话报警。

    什么被逼的?

    应该说狼狈为奸还差不多!

    真当她是傻子呢!

    警察来的非常快,简直就像是专门在下面候着的一样,这边报警的电话刚打出去,那边没几分钟,就有几个警察从外面走进来了。

    在看见那几个警察后,沈琪就知道自己今天算是完了,瞬间好似被抽光了身上所有气力一般,腿软的直接摔倒在了地,那样子是说不出的可怜。

    只可惜没有一个人去同情他。

    别说这个叫沈琪的男人,做事本就太恶心了,就说有夜少在这里,也不可能有任何人会去同情他。

    林菀看着声名扫地,被警察带走的沈琪,总算有种出了口恶气的感觉。

    看着她这尾巴都要翘上天的样子,夜承眼神中露出一抹微弱的笑意,挑着嘴角似笑非笑的问:“爽了?”

    “不要太爽,爽死了都!”林菀想也不想的回答,说完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还被夜承给搂在怀里呢,脸上顿时又浮起一抹可疑的红晕,连忙伸手去掰夜承的手:“放手,这里还有其他人呢。”

    已经好多人在看他们了,这男人就不知道注意点影响吗?

    夜承没松手,反更紧的扣着她的细腰,喜怒不辨地问:“过河拆桥,恩?”

    刚刚还乖乖的被他抱着呢,现在用完了,马上就要把他扔在一旁。

    这女人翻脸会不会翻的太快了一点?

    听出他话里的威胁,林菀激灵灵抖了一下,不敢再挣扎了,忙扬起白嫩嫩的一张小脸,笑的极为谄媚讨好:“怎么会呢?我就是怕影响你办正事。你肯定还有正经事要忙的吧,快去吧,不用管我的。”

    腮帮子忽然被狠狠捏住,伴随着轻飘飘的一句:“笑的太假了。”

    林菀被他这动作弄的瞬间闹了个大红脸,眼神连忙滴溜溜往四周打转,想要看看有没有人往这边看,在发现围观的众人已经散开了,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别这样,别人看见会笑的!”她咬着牙,压着嗓音,有些气急败坏道。

    夜承表情动也不动,掐着她的腮帮子用力扯了一下,直到将她的脸给扯得变形了,这才漫不经心的来了一句:“谁敢笑?”

    他说的一本正经,眼中却夹着隐秘的笑意。

    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见这个女人,他总是忍不住想要逗逗她。

    这女人简直将他身体里的,所有恶趣味细胞,都给激活了。

    “不敢笑,不敢笑,你放手行不行,我脸都要被你捏肿了!”林菀被他给扯的生疼,终于忍不住伸手去拽他的手。

    她的脸是包子啊,就这么好捏吗,怎么一个个的都喜欢捏她的脸!

    还有他真以为他是皇帝啊,别人为什么不敢笑!

    好吧,就算不敢当面笑,难道就不会背地里笑吗?他管天管地,还管得了人家背地里干什么不成?!

    心中无语腹诽着,手上更用力的去扯夜承的手。

    夜承如她所愿松了手,却忽地俯身凑了过来,轻若无声的暧昧道:“捏肿了?那要不我给你亲一下,听说唾沫能消肿的。”

    林菀先是一僵,跟着好似被针扎了一般,猛地往后退了两步,恼羞成怒地看着他,咬着牙小小声地控诉道:“你还能不能更不要脸一点!”

    大庭广众的耍流氓,这男人简直没下限了!

    夜承施施然地重新站直了身体,慢悠悠地笑了一声:“如果你希望的话,我——”

    “我一点也不希望!”林菀羞恼的打断他,不等他开口,直接丢下一句:“你还是忙你的去吧!”

    说话间,扭头就朝一旁的角落奔去。

    夜承看着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终于忍不住低低笑出了声。

    这女人难道不知道,她越是这样害羞,他越是忍不住想要去逗她吗?

    他笑的旁若无人,却不知道宴会厅的众人,看见这一幕后,眼珠子差点没瞪掉下来。

    夜少那是……在笑吗?

    真是见了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