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16.第216章 0217 真的要谢谢你的好意啊
    众人闻言下意识循声看去,就见人群自动分开,一个年轻男人闲庭信步地,越众走了过来。

    他穿了一件黑色带荧蓝斑点的衬衫,外面套着酒红色的天鹅绒缎面西装,衬衫领口解开两颗扣子,露出性感的喉结。线条分明的脸庞,完美的好像最精致的雕刻,从犀利的眉眼,到高挺的鼻梁,再到薄削的嘴唇,没有一处不完美绝伦。

    两条修长有力的大腿,裹在黑色的西装裤中,不紧不慢迈动间,就好似王者巡视自己的领地,有种高高在上的漫不经心。可又因着他与生俱来的那种尊贵气度,即便他表情散漫,却已然让人不敢生出丝毫的懈怠之心。

    男人就这么踩着众人不敢置信的眸光,步履悠然地踱至林菀身后,随意一伸手,揽住林菀的腰肢,将她带入自己的怀里,再次漫声询问:“瞎了眼的男人,你是在说我?”

    全场瞬间哗然。

    天呐,夜少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跟这个身份不明的女人,难道是……

    这一刻,所有人心中满满都是大大的问号。

    林菀被夜承给揽到怀里,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十分无语的腹诽,这男人是掐着时间出场的吧,简直就跟演电视一样,要不要再给他来点背景音乐啊?

    沈琪见状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只觉自己的手指头都疼了起来。

    那天这男人那一脚,差点没将他的手骨给碾碎,本来他手上还包着绷带呢,想着今天带着那东西出席宴席不好看,这才强忍着疼给拿掉的。

    “夜,夜少……”他表情惊惧的结结巴巴喊了一声。

    夜承看了他一眼,那一眼和看一只蟑螂没什么区别,跟着他就直接移开视线,转而低眼看向怀中的女人,似笑非笑道:“你男人被人这么污蔑,你吭都不吭一声的?”

    并没有特意控制音量的一声。

    话音落地,惹得全场再次沸腾了起来。

    夜少这是当众承认,他和这女人有关系了?

    这是天要下红雨了吗?

    这么多年,肖想夜少的女人可不少,可从来没有一个得到过夜少承认的。

    这女人到底什么来头啊?!

    林菀被他那句“你男人”,给弄的有些脸红,有心想反驳,想想这话的确是事实,又默默的将要反驳的话给咽了下去,佯装镇定道:“你这么急干什么,我这不正准备说话吗?”

    这话落在众人耳里,又一次引起了骚动。

    这女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这么跟夜少说话,她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众人议论纷纷的,满心以为夜少会给这女人点教训,可让他们惊讶的是,夜少竟一言不发,只好整以暇的看着那女人,看那表情似乎还有些宠溺。

    宠溺?

    夜大少会宠溺一个女人?

    是他们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夜大少被下了降头啊?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众人此时简直要风中凌乱了。

    没将四周围颜色各异的眼神放在心上,林菀只抬眼看向,不断往人群中缩去的沈琪,凉声笑道:“沈琪,既然你觉得你没有错,那你还拼命躲什么?”

    站在沈琪两旁的人,闻言立刻往两边让开,好不容易躲进人群的沈琪,瞬间又孤零零地暴露在众人的视线下。

    “我,我有什么好躲的,”他佯装若无其事的回答。

    只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可以看出,他现在其实非常紧张,手紧紧揪着西装裤不说,额头上也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真是可怜。

    居然惹了夜少的女人。

    还说夜少是瞎了眼的男人。

    回头肯定会死的很惨吧?!

    众人满脸同情地看着他,但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前帮忙,也没有一个人敢。

    大家心里都十分清楚,不管这人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但都抵不过一条,那就是得罪了夜少。

    或许今天之后还能再加上一条,那就是得罪了夜少的女人。

    这么一会儿工夫,已经有不少人若有所思地打量起林菀了。

    林菀听了沈琪的话后笑了起来,只是眼睛里却没有丁点的笑意:“没什么好躲的就行,正好我们可以好好的来算一算账。你说我背信弃义是吧?那我倒是要问问你了,我们从大学就开始谈恋爱,临近结婚的时候,你却被我抓到在酒店和夜场女乱搞,这是我背信弃义?”

    发现众人看向自己的视线,瞬间变得鄙夷,本就好面子的沈琪脸色变得铁青,想也不想的反驳道:“那难道能怪我吗?我是个正常男人,有正常的需求,你又不让我碰,我当然只能找别的女人了。”

    自己出轨,居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这什么人渣啊!

    人群中有女人忍不住开口吐糟。

    在场的男士则眼观鼻,鼻观心的不敢吱声。

    这种事情女人没办法接受,但于男人而言,却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淡淡看着,沈琪因为在场男人的沉默,变得洋洋得意的脸,林菀也不生气,只微微的笑了一声:“的确不能怪你,但我不能忍受这种事,所以我和你提出分手,以后你爱怎么玩怎么玩,随便你高兴,这我总没做错吧?”

    沈琪眼神闪烁了一下,脸上的笑意隐去,没吱声。

    这话无论接错还是没错都不对,他自然不敢吭声。

    林菀见状嘴角边的笑容,陡然间变得讥诮了起来:“既然我们都分手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几次三番的来纠缠我?先是跑去我家闹,然后跑去我亲戚家的宴会闹,甚至在我相亲的时候,还特地跑过来搭讪。我要是没记错的话,当时你还带着你的新女朋友吧?”

    这一下在场所有男人的眼神,也变得鄙夷了起来。

    这男人显然是吃着碗里的,却又瞧着锅里的,也太没品了吧?

    沈琪被这话给质问的脸色难看,张口结舌了半天,这才怒道:“我那是怕你嫁不出去!你看看你年纪一把,家里条件又一般,我要是不娶你,你以为你还嫁的出去吗?我是看在我们谈了多年的份上,你还真以为我有多喜欢你啊!”

    “那我还真的要谢谢你的好意啊,”林菀笑了起来,笑的寒气四溢,森凉无比:“为了不让我嫁不出去,甚至不惜买通了人给我下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