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15.第215章 0216 你是在说我吗?
    贺瑶到底还是灰头土脸的,被请了出去,但宴会里的窃窃私语声,却始终没有消弭下去。

    “那女人是谁啊,怎么被请到贵客的位置上去了?”

    “会不会是夜少那个很少露面的妹妹?”

    “怎么可能,夜琳小姐我见过,年纪比这女人小多了。”

    “那难道是夜家的某个亲戚?”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潮水般涌入林菀的耳朵,因为声音太杂,反倒听不清具体在说些什么。不过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些人无外乎是在猜测,她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是什么身份呢?

    其实她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她知道自己如今成了“夜太太”,可这三个字到底代表了什么,她却一点也不清楚。

    这种未知让她心中有种隐隐的不安。

    夜承到现在还没有过来,她就这么孤身坐在,宴会厅中最为尊贵的位置上,接受着所有人好奇的审视眼神,不觉得意,只觉孤单。

    优雅地放在腿上的手,下意识就摸出了手机,这一刻她非常非常想给夜承打电话。

    哪怕什么也不说,只听一听声音也是好的。

    不过最终这个电话还是没有被打出去,因为她的视线,突然被走廊上看见的一个熟悉身影,给吸引住了。

    沈琪,他果然还是来了。

    “伊然,你还在生我的气啊?”拉着面前女人的手腕,沈琪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

    拂开他的手,程伊然却是眼神冰冷地看着他,凉凉笑了一声:“沈琪,你为免也太高看你自己了吧,就凭你也值得我生气吗?”

    追求她的大有人在。

    当初要不是看他长得不错,又会哄她开心,她怎么会挑上他这么个穷小子?

    还真以为她有多喜欢呢,什么玩意儿。

    沈琪被她这毫不留情的话,给说的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不过想到这女人的身家背景,他还是觍着脸道:“伊然,我知道你这只是一时的气话。你一定还在为上次的事生我的气,那事我真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吧,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了。”

    “真不好意思,我说的是实话,可不是什么气话,所以你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程伊然闻言却是无动于衷的鄙夷丢下一句,扭头就要走。

    沈琪怎么会让她就这么离开,那天从公馆逃走后,他一直战战兢兢的,生怕夜大少找他的麻烦。好在之后一直没什么动静,他这才松了口气,想着夜大少那么个大人物,应该不会有那个闲心来找他这样的人麻烦才是。

    不过因为那晚的事,他是再不敢打林菀的注意了,偏林媛因为他那晚没把事情办好,一直在找他的麻烦,他没办法这才转而厚着脸皮再来找程伊然。想着程伊然家要比林媛家势大的多了,要是能重新搭上程伊然,他还用得着怕她林媛吗?

    心中转着弯弯绕,他脸上的表情更加诚恳深情了:“伊然,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我是真的爱你的啊,这段时间你不肯见我,我是茶不思饭——”

    “噗嗤——”一道讥诮的嗤笑声忽地横空插了进来,打断了沈琪的“深情告白”。

    沈琪和程伊然双双回头。

    沈琪看见身后人的容貌后,脸色陡然一变,程伊然却微皱着眉毛,沉吟的开口:“你是……沈琪的那个前女友?”

    这个程伊然不是别人,正是当初林菀在咖啡馆相亲时,遇见的那个和沈琪挽着手的富家千金。

    林菀朝她淡淡一笑:“你好,没有打扰到你们吧?”

    程伊然上下打量了林菀一番,眼神变得兴味了起来。

    这女人看上去似乎比上次还要好看了。

    上次那样就惹得沈琪心神驰荡的,今天怕是更要将人给勾得魂都没了吧?

    这样想着,她也露出得体的浅笑,问:“打扰倒是没打扰,不过你现在过来,难道是又对这男人感兴趣了?”

    要真是这样,她倒是可以脱身了!

    “怎么可能?”斜眼看了面上青白交加的沈琪一眼,林菀挑起嘴角,笑的优雅又意味深长:“只是有一笔账要和他算一算罢了。”

    程伊然正对沈琪的死皮赖脸,厌恶不已呢,闻言立即笑了起来:“这样啊,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

    说完不等沈琪反应,直接干净利索的转身离开。

    那麻溜劲儿,简直就好似沈琪是个超级病毒一样。

    沈琪见状整张脸黑的,都能媲美锅底灰了,他恶狠狠地瞪着林菀,气急败坏的怒道:“林菀,你敢坏我好事?”

    他现在就指着攀上程伊然救命呢,这贱人居然敢坏他的事!

    “比到你对我做的,我这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没有外人在,林菀也冷下脸来,凉飕飕讽笑道。

    她今天何止要坏他的好事,她还要让他声名扫地!

    要不然他还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呢!

    她这争锋相对的样子,让沈琪的脸色益发难看了起来。想到那天晚上的狼狈,还有这些天被林媛的打压,他心中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不管不顾的指着林菀喝骂道:“你还有脸说我对你做了什么,要不是你背信弃义,我会做出那种事情来吗?”

    “我背信弃义?”林菀被他这不要脸的话给气笑了。

    沈琪心中早就压抑了无数愤懑,看着她那嘲讽的笑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难道不是吗?我们谈了那么多年,你整天一副清高的样子,碰也不让我碰!结果呢,跟我一分手,转头就搭上了个有钱男人!天知道你是不是,早就跟人家勾搭上了?!居然还敢指责我和女人在外面鬼混,我看你背地里,早不知道给我戴了多少顶绿帽子了吧!”

    污秽不堪的辱骂声迅速引来了众人的围观。

    沈琪见状不仅不收敛,反益发大声的叫嚣了起来:“还说我对你做了什么?呵,真是可笑。那天晚上要不是你不知廉耻的扒着我,以为我会对你感兴趣呢!整天装的一副清纯无辜的样子,其实骨子里还不就是个贱货。你这种样子,也就骗骗那种瞎了眼的男人——”

    “瞎了眼的男人,你是在说我吗?”横空插进来的声音,极为低沉磁性,语气却是淡淡,不辨喜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