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11.第211章 0212 就这么想我?
    “咳,咳咳——”林菀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

    夜承占便宜,开国际玩笑呢?!

    她和夜承那家伙结婚,摆明了是她在占便宜,好不好?

    就这几十万的皇冠,她们看的稀罕,放夜承面前,他估计眼皮子都不会撩一下。

    林妈妈没注意到她的异样,还在那里担心的唠唠叨叨:“这婚礼什么的,我也就不说了,可这彩礼总要给吧?也不知道这孩子能不能拿得出来。”

    虽然他们家也不指望敲那孩子一笔,可总要有点礼金,给自家闺女傍傍身的吧?

    林菀无语地歪过头,看了她一眼:“妈,既然你这么不满意,那干嘛还要逼着我和他结婚呢?”

    “你说呢!”林妈妈朝她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睡都已经被人家睡过了,不赶紧趁着这机会,让人家把你给娶了,难不成你还要在家里做老姑娘啊!”

    说着又立即摇头,补充了一句:“不对,现在已经不是姑娘了!”

    林菀被噎的说不出话来。

    老妈就不能不反反复复地,往她心窝子里捅刀子吗?

    这事她到底还要提多久啊?

    “算了,阿承这孩子虽然不够有钱,不过也还算靠谱了,将就吧,”林妈妈摇了摇头,自以为妥协的叹了口气,说完又问林菀:“你结婚证呢?拿过来,我替你收好,可别回头弄丢了。”

    她是这么马大哈的人吗?

    怎么一个个的,都认为她会弄丢啊?

    林菀悲愤地瞅了自家老妈一眼,没好气道:“被那家伙拿去了!跟您老担心的一样,他也怕你闺女我将东西给弄丢了!”

    “呦,他还挺紧张的嘛。”林妈妈闻言倒是笑了起来。

    这样看来,除了没钱以外,那孩子倒是哪方面都挺不错的。

    林菀已经完全不想搭理她了,直接躺在那里装死。

    “对了,今天家里好几个亲戚打电话过来了,”林妈妈突然道,口气极为低沉,脸色也瞬间变得难看了起来。

    林菀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和自己说这些,也不吭声,只抬起眼来,等她继续往下说。

    果然没等她开口问,林妈妈自己就满脸不高兴的说了下去:“一个个口气遮遮掩掩的问我,你是不是在外面跟人家学坏了,是不是因为这么大年纪没对象,心里着急,所以跑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钓凯子……”

    “这些话都是二叔一家传出去的吧?”林菀打断她,冷冷开口。

    家里的亲戚住的远,平常根本不大走动,也就逢年过节的时候聚一聚,好好的怎么会知道她的事,还说的这么难听,想也知道是谁在背后搞得鬼。

    林妈妈点了点头,十分恼火道:“可是不就是你二叔一家!听你三婶说,是你二婶还有你堂妹亲自打的电话,说让亲戚们多多给你介绍点合适的对象,免得你整天在外面鬼混不说,还尽做白日梦。当然,她们话没说这么直接,但你三婶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三叔一家和她们家关系向来不错,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不会有错。

    林菀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寒意。

    自己没去找她林媛的麻烦,没想到她居然还要在背后捣鬼?

    她倒是打得好算盘,这是准备发动人海战术,逼迫她赶紧结婚吗?

    呵,只可惜她晚了一步!

    “妈,你没跟她们说,我已经结婚了吗?”她凉凉笑了一声,眸光森寒。

    “当然说了!”林妈妈理所当然的回道:“我跟她们说,我闺女今天就去扯证了,回头办喜酒的时候,就会请她们过来,让她们不要听那些乱七八糟的闲话。我闺女好的很,我女婿也好的很。”

    我女婿……

    这个词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

    林菀有些无语,不过,想到这样至少能堵住,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嘴,还能让林媛一家啪啪打脸,她心中又总算好受了一些。

    “要不,回头咱们还是将婚礼办大一点吧?阿承家要是没钱,我们掏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家里的最后也是你们小两口的,这样也免得到时候那些人小看。”林妈妈显然也被林媛一家弄的十分恼火,偏头商量的朝林菀问道。

    她要是这么跟夜承说了,夜承不打死她才怪呢。

    喝杯咖啡,她想要付自己的钱,都被夜承给瞪了好半天。

    这结婚要老婆掏钱……

    林菀简直不敢去想,夜承听见这话后的脸色,连忙敷衍的朝自己老妈道:“妈,这事回头我们再仔细商量,你先将皇冠收起来吧,别拿在手上不小心摔了。”

    “你以为我是你啊!”林妈妈白了她一眼,倒是没有再多说,拿着皇冠出去了。

    门刚一被关上,林菀就一骨碌从床上坐了起来,摸出手机,直接拨了夜承的电话。

    电话没人接。

    只有“亲爱的老公”五个字,在屏幕上轻轻闪烁着荧蓝的微光。

    手机里很快就只剩下忙音。

    林菀心中有些失望,正要将手机扔到一旁,没想到手机却突然响起来了。

    是夜承打过来了。

    这是林菀第一次和夜承通电话,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种莫名的不自在。因为这股不自在,电话接通后,她没有第一时间开口。

    “给我打电话,却又一声不吭,这算是骚扰电话吗?”手机那头传来夜承低沉磁性的嗓音。

    声音清泠泠的,却并不会给人冰冷的感觉,反含了一些几不可见的温和。

    林菀的脸顿时有些发烫,但仗着夜承看不见,她还是故作镇定的回道:“什么一声不吭,我这不是还没得及开口吗?谁让你性子这么急的!”

    “是我性子急,还是你性子急?我们这才分开几个小时,你就迫不及待的给我打电话,就这么想我?”夜承低低笑了一声,声音中含着淡淡的戏谑。

    林菀噎了一下,有些气急败坏:“什么想你啊,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好吗?我给你打电话,是因为有事找你!”

    这臭不要脸的,还真敢说!

    她怎么可能会想他?

    做他的春秋大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