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09.第209章 0210 这个交代你还满意吗?
    听林菀这么一说,姜妍的眼神,陡然间变得莫测了起来。

    夜大少那人可是出了名的冷心冷情。

    如今对这丫头居然能这么上心,莫非是真的动了心?

    要真是这样,那还真不知道是福是祸呢。

    毕竟夜家……

    “你这又怎么了啊?怎么老是用这种怪怪的眼神,看着我?”敏感地发现了她眼神的异样,林菀的眉毛不自禁地皱了起来。

    姜妍闻言醒过神来,按下心中的隐忧,佯装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没什么,就是羡慕嫉妒恨你一下。”

    林菀无语地看她:“你这眼神,看着可不像是羡慕嫉妒恨,倒更像是同情。”

    这女人虽然嘴上对夜承垂涎三尺,心里肯定也觉得,她嫁给夜承那家伙很可怜吧?

    “怎么会?你想多了,”姜妍闻言顿时干笑了一声,心中忍不住嘀咕,没想到这丫头看着傻,有时候还挺精明的。

    林菀翻了个白眼,不置可否地从鼻腔里轻哼了一声。

    想多了?

    也许吧。

    姜妍看着她这样子,倒是笑了起来,暧昧地朝她挤了挤眼,老话重提的问道:“对了,你还没跟我说,和夜少上床的感觉怎么样呢,是不是特别爽?”

    林菀顿时被这话给闹了个大红脸,窘的简直想夺门而逃。

    这女人怎么还惦记着这个问题啊!

    “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好害羞的,而且这么又没有外人!快说吧!”撞了撞她的肩膀,姜妍八卦兮兮的追问。

    林菀被她缠的没办法,只能支支吾吾道:“还,还行吧。”

    “还行是什么意思?”姜妍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眼睛骨碌碌一转,忽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将林菀脖子上的手帕,一把扯了下来。

    林菀完全没有防备,呆呆地眨巴了好几下眼,这才猛地想起什么,连忙伸手去挡自己的脖子。

    只是哪里还来得及。

    “哦——”姜妍拖长了声音,怪声怪气的笑着开口:“我说你今天好好的,怎么突然想起来弄条丝巾系着了,搞了半天原来是为了遮羞啊!”

    “什,什么遮羞啊,我,我就觉得系,系着好看!”林菀脸红的都能滴血了,结结巴巴的反驳。

    轻抛了下手中的手帕,姜妍吃吃的笑了一声,揶揄道:“倒的确是好看,毕竟是夜大少的手帕,能不好看吗?”

    “谁,谁说的是他的!”林菀条件反射的大声反驳。

    气势倒是挺足,只可惜舌头不争气的打了个结,让那气势顿时就被削减了大半。

    姜妍看着她那小脸蛋涨的益发的红了,忍不住笑出了声,促狭道:“哦?不是夜大少的?那肯定是你自己的咯?千把块的一条帕子,看来你最近很有钱啊。”

    林菀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快要维持不住了。

    千把块的一条手帕,这手帕难道是用金丝织的吗?

    夜承那家伙要不要这么败家啊!

    心中忿忿的腹诽着,嘴上还要勉强笑着替自己圆场:“其实是别人送给我的,我也不知道值这么多钱。”

    正常人谁会想到,一条帕子居然会要千把块啊!

    “别人送的?”姜妍闻言眼中的促狭光芒愈盛,面上却始终似笑非笑的:“那送你手帕的那个人,有没有告诉你,这手帕其实是……”

    停顿了好一会儿,这才施施然的将后半句补完:“男人用的?”

    林菀闻言木无表情地看她,因为她现在已经不知道,应该露出什么样的表情,才最为合适了。

    靠了……这手帕上又没名字又没花的,姜妍居然还能看出来,是男人还是女人用的?

    这年头,哪个男人闲着没事干,用手帕啊?

    当然,夜承那家伙例外。

    因为他本来就闲着没事干!

    姜妍看着她这样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颤着手指指着她,忍笑的断断续续道:“你……你这表情……是……是在心里偷骂……骂夜少吧……”

    林菀没说话,只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表情悲愤。

    妈蛋,她脸上难道写了字吗?

    每次想什么,这女人都能直接看出来!

    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哎,别走啊,我不笑了,我不笑了就是了!”见她生气要走,姜妍连忙忍住笑,伸手拉住她。

    林菀默默地看了她一眼,表情十分怀疑。

    “真不笑了,我发誓!”姜妍绷着脸,举手作发誓状。

    不行了,好想笑,肚子要抽筋了……

    林菀闻言这才重新坐了下来,伸手一把扯过她手中的手帕,重新扎在自己脖子上,有些自暴自弃的嘀咕:“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如你所见,昨晚我们的状况非常激烈,我都快要被他弄死了,你满意了吧?”

    我满意有什么用,关键是你满不满意啊!

    姜妍心中忍俊不禁,面上不敢露出分毫,只故作一本正经的诧异道:“真没看出来,夜大少表面看着冷冰冰的,在床上居然也这么龙精虎猛啊?”

    啧啧,这丫头脖子,锁骨上的印子可够明显的,外面能看见的地方都这样,可想而知,看不见的地方被蹂躏的有多凄惨了。

    “靠,他就是个臭流氓!”林菀忍不住低咒了一句。

    说完见姜妍一脸暧昧地看着自己,她又红着脸,忙佯装不耐烦道:“行了,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你别再追着我问了。昨晚我被下了药没什么意识,你又不是不知道。你要是还想知道什么具体的,那我建议你直接去问夜承那家伙!”

    问夜大少,她又不是想死!

    姜妍脸上的笑容僵住,终于被狠狠噎住,好一会儿,她这才抽搐着嘴角,有些无奈的摆手:“行了,行了,我不问了!”

    本还要抱怨两句的,忽地想到什么,又敛了脸上异色,弯腰从一旁的茶几上抽了几张纸递给了林菀。

    林菀有些莫名其妙的接了过来,定睛一看,表情顿时凝住。

    “昨晚我就让人告诉你,我会给你个交代的,怎么样,这个交代你还满意吗?”随脚将脚边的碎玻璃渣往旁边踢了踢,姜妍重新歪躺在沙发上,懒懒笑道。

    只是虽然在笑,但那妩媚的眼眸中,却没有丁点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