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04.第204章 0205 夜琳的病要怎么办?
    夜承的行程到底还是没有照旧,因为他上车后不久,就接到了夜琳的电话。

    为了这个电话,夜琳可没少费功夫。

    今天是赵天成例行来疗养院,给夜琳检查的日子,夜琳全程都十分乖,半点没让赵天成费心。

    不过在赵天成给她检查完,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却突然出声喊住了他:“赵医生,你等一下。”

    “有什么事吗,夜琳小姐,”停下脚步,挥手让其他医护人员离开,赵天成回过身来,十分温和的笑问。

    仰着巴掌大的小脸,夜琳一脸紧张地看着他:“我就是想问一下,我的病怎么样了?”

    少女的脸庞还有些稚嫩,皮肤却是毫无生气的苍白,这益发使得她的两只圆滚滚的眼珠,浸了水的黑葡萄一般,亮晶晶的。

    可这双亮晶晶的眼睛,此时却满含着忐忑和紧张,盯着自己的时候,甚至连眨都不敢眨一下。

    赵天成见状心中忍不住就是一软,尽量温和的开口:“不要太担心了,夜琳小姐,您的病情有非常明显的好转,近期只要不做剧烈运动,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的。”

    “真的吗?那我可以出院了吗?”夜琳圆圆的眼睛陡然一亮,那光彩简直将窗外雪亮的日光,都给比了下去。

    赵天成闻言倒是略迟疑了一下:“这……”

    虽然也不是说不能出院,可相比于家里,自然疗养院的照料,要更为细致妥当一些。

    夜琳见状扁了小嘴,两只眼睛中瞬间蓄起了大片的水雾,可怜兮兮道:“不可以吗?我出院以后也会很乖的,这样也不行吗?”

    这个样子实在让人很难拒绝。

    赵天成微微考虑了一下,终于点头:“那好吧,我让人给夜琳小姐你安排出院。不过你回去以后,可一定要乖乖听话哦!”

    “遵命,赵医生!”夜琳立刻比了个敬礼的动作,眼眶中水雾尽散,脸上的笑容极为甜美可爱。

    赵天成笑了一下,又叮嘱了两句,这才走了出去。

    他这边刚一出门,夜琳立刻就迫不及待的,从柜子上拿过了自己的手机。

    有好消息,她自然要第一个通知承哥哥了!

    承哥哥今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她例行检查的时候,他居然都没有过来。

    这还是第一次呢!

    不过她也知道承哥哥很忙,所以很乖的等到现在才打电话。

    这样就不会反反复复地打扰承哥哥了!

    带着这种甜蜜的心情,她略显急切地拨通了夜承的电话。

    手机铃声响起的一刹那,夜承以为是林菀打过来的,自上车后,一直紧紧绷直的嘴唇,这才微松了一下。

    这死女人肯定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特地打电话过来向他认错了。

    别以为这样他就会轻易原谅她!

    从鼻腔中轻嗤了一声,他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在看见上面显示的名字后,脸上的表情瞬间顿了一下。

    坐在他对面的杜泽,见状默默的扭过了头,心中却忍不住惊呼,要是他没看错的话,BOSS之前的那个表情是期待,现在却是在失望吧?怎么总觉得,这画风不太对劲呢!

    夜承没注意到他的异样,表情微顿了一下,跟着就恢复成自然,直接按下了接通键。

    “承哥哥,我告诉你个好消息!”刚一接通,手机那头就传来夜琳欢快甜美的嗓音。

    夜承闻言十分配合的笑问:“什么好消息呢?”

    “赵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夜琳满是兴奋的回答。

    即便隔着手机,那股兴奋还是真切浓烈的,好似可以直接触碰到一般。

    明明只是可以出个院而已。

    如果一直没办法彻底治愈,她还是需要回去的。

    可即便这样,她还是为自己可以出院而欢呼雀跃,就像个小孩子一般。

    不,她其实就是个小孩子。

    夜承微闭了闭眼,掩下眸中的一丝黯淡,声音却温和依旧:“果然是个好消息!那哥哥现在就去疗养院接你回家,好吗?”

    “会不会打扰承哥哥呀?”夜琳闻言声音里的喜意,瞬间淡了下去,有些担心的问:“承哥哥今天都没有过来,陪琳琳做检查,是很忙吗?要是很忙的话,琳琳可以自己回家的。”

    十分懂事,十分贴心的话。

    夜承听了,脸上的表情却顿时有些不自然,好在隔着手机,夜琳也看不见,因而他轻咳了一声,故作若无其事道:“没关系,哥哥现在已经忙完了,马上就过去接你。你在疗养院乖乖等我过去,不要乱跑,知道吗?”

    “好的,承哥哥。”夜琳十分乖巧的答应了一声,想到一会儿就能见面,她也没有再缠着夜承,说了声“再见”后就挂了电话。

    这边电话不过才刚挂断,手机却又再次响了起来。

    这次是赵天成。

    “是夜琳给你打电话了?”赵天成直截了当的笑道。

    夜承淡淡“唔”了一声,问:“夜琳的身体,现在真的可以出院了吗?”

    虽然不觉得夜琳会骗他,但他还是顺口问了一句。

    “我给你打电话就是要说这事呢。夜琳最近的身体情况,有明显的好转,倒是不需要一直拘在疗养院里。”赵天成十分尽职道,说着话锋又是一转:“不过你自己心里也应该清楚,要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替换,她的身体迟早还是会再次衰弱下去的。”

    这个夜承自然清楚,而且是该死的太清楚了。就是因为这件事,他这几年简直劳心劳力,寝食难安。

    赵天成见他不说话,略微犹豫了一下,又再次开口:“夜琳的病,现在要怎么办?林菀她——”

    “这个以后再说!”话还没说完,就被夜承突然出声给强硬打断了。

    似乎猛地反应过来,自己这样太失态了,他伸手揉了揉蓦地抽痛的眉心,又默默的补充了一句:“正好夜琳最近病情稳定,先不用考虑她,还是继续寻找别的****吧。”

    你以为合适的****,是菜市场的大白菜吗?

    想找就能找到?

    要真这么容易,还会耽搁这么多年?

    赵天成很想这么反问他,可想到他现在两难的境地,这话到底还是没有问出口,只长叹了口气,转移话题道:“你今天没过来,是和林菀去领证了?”

    夜承却没有回答他的话。

    在说完之前那句话后,他就那么拿着手机坐在那里,眸光缥缈地落在车窗外,整个人好似突然放空了一般。

    没有人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