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01.第201章 0202 你似乎很有经验?
    “你系这么紧干什么,都要喘不过气来了!”有些不舒服的伸手扯了扯,林菀嫌弃的吐槽了一句。

    夜承被狠狠噎住。

    这女人,说她胖她还喘上了是吧?

    信不信他真的让她没办法喘气?!

    林菀嘀咕了一句,没有再理他,直接将手帕解下来,重新扎好,又仔细的调整了一下位置,这才满意的点头:“这样就看不见了,别说还挺好看的。”

    说着扭头赞赏地看了夜承一眼,那眼神似乎在说,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

    夜承什么也没说,只默默地扭过头去,要不然他真的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给这死女人点颜色看看!

    两人从出租车上下来,大概是半个多小时候后了。

    虽然是帝都的民政局,但也没什么特别的,就是十分普通的政府大楼,外面的竖长条匾额上简单粗暴三个大字——民政局。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的日子不太好,民政局外面居然没看见一对小情侣,只林菀和夜承两人,站在外面空荡荡的水泥大路上,瞧着是说不出的扎眼。

    哦,也不对,民政局大门旁还站着个人呢。

    浅咖啡色的衬衫,外面是暗金色亮皮修身外套,下面一条黑白斑马纹紧身裤,裤腿紧紧扎入桃粉色的尖头皮鞋中。头发染成和外套同色的暗金色,柳叶眉修长,黑色的眼线尾部上挑,嘴唇淡淡的粉,是十分精致的妆容。

    这样的打扮,林菀曾经在杂志上看见过,身形气场瘦削的男模,五官也长得精致,作这样的打扮的确非常时髦,可要是换成一个身材粗壮,方形大脸的人……那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来。

    嘴角抽了抽,她小小声的朝旁边的夜承问:“这人你说是男的女的?”

    看样子是男的,可这妆容打扮又像女人。

    夜承没说话,表情略有些怪异。

    就在他们说话的这会儿功夫,那雌雄莫辩的人已经扭着腰肢,踩着猫步走过来了,在林菀目瞪口呆的视线中,他掐着兰花指,自以为嫣然一笑的,细声细气朝夜承道:“BOSS,里面我都已经全部打点好了。”

    林菀的下巴“哐当”一下砸在地上,好一会儿,这才勉强捡回,不敢置信的扭头看向夜承,语无伦次道:“她,你,他……”

    这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怎么连声音都这么雌雄莫辩?

    “他”是夜承的下属?

    夜承这到底是什么奇葩的审美啊,居然用这样的人?

    轻咳了一声,夜承故作平静的介绍:“这位是我的助理,杜泽。”

    林菀,“……”

    还真的是下属啊?!

    这家伙天天对着这样的一个人,世界观难道不会崩坏吗?

    就在林菀风中凌乱的时候,终于发现林菀的杜泽,看向她的眼神中,也满满都是不敢置信的震惊。

    “BOSS,这位是?”他有些不敢肯定的问。

    被吩咐过来民政局打点的时候,他原本还以为是BOSS替别人打招呼呢,没想到居然是BOSS他自己要结婚?

    OMG,这是火星要撞地球的节奏吗?

    自家这个被认为会单身到死的BOSS,居然会结婚?

    这女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啊?!

    就他的印象,帝都可没有一个名媛千金的长相,是她这个样子的!

    “林菀,马上就要是你老板娘了。”丝毫不嫌事大,夜承轻描淡写的,朝他投下一个重磅炸弹。

    这炸弹的威力不下于原子弹爆炸,杜泽整个人都傻了。

    “你在外面等我,”夜承却不再和他过多解释,随口丢下一句,直接拉着林菀,朝民政局里面走。

    两人直走了大概十几步的样子,林菀这才猛地从杜泽给她带来的震撼中,清醒过来,想起如今最应该关心的事情。

    “那个……”她赔笑着小心翼翼开口。

    夜承闻声脚步顿也没顿,只抽空瞥了她一眼,不冷不淡的问:“又怎么了?”

    这个“又”字,充分昭示了,他对于林菀事儿太多的不满。

    林菀也知道自己事是有点多,可谁突然被拽去结婚,不得踟蹰一下啊?

    “那个……”她犹犹豫豫的开口,正不知道该怎么说,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强压下飞翘起的嘴角,佯装抱歉道:“那个我突然想起来,我户口本忘记带了!要不今天就算了吧?”

    说着偷偷瞄了夜承一眼,见他正神色莫测的看着自己,心中猛地就是一颤,但话都已经说出口了,总不能再收回去,就再次期期艾艾的续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走的时候太匆忙了,一时间没想起来。”

    户口本她的确是没带,至于是真忘记,还是假忘记……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没有户口本不行?”夜承垂眼直直看着她,喜怒不辨的问。

    林菀猛摇头:“当然不行了!民政局登记结婚,必须得带户口本,居民身份证,婚姻状况证明!”

    说完她讨好笑着从包包里拿出钱包:“你看,我这就带了身份证……”

    “看你这样子,你似乎很有经验啊?”看也没看她打开的钱包,夜承只挑着嘴角,要笑不笑地问:“怎么,以前特地为谁做过准备?”

    不会是她那个人渣前男友吧?

    林菀脸上的笑容微僵了一下,跟着连忙摆手道:“没有,没有,我是昨晚特地上网查了一下,真的!”

    嘴里解释着,暗地里却忍不住默默擦汗。

    这家伙不会是在吃醋吧?

    怎么想到会有这种可能,她丁点不觉得高兴,反莫名就有种惊悚的感觉呢?

    “知道专门上网查流程,不知道将东西提前准备好?”夜承眸光淡淡地看着她,脸色一点点的沉了下去:“你不会是故意的吧?”

    林菀被他陡然间变得冷厉的眼神,给逼视的脸上的笑容,都快要挂不住了,急忙指天发誓道:“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发誓!我当时只是太累了。”

    说到最后一句,她又抬起眼,可怜兮兮地看了夜承一眼,强忍羞涩道:“你知道的,昨天晚上你……那个,我会太累也很正常啊。”

    何止是累!

    昨晚刚在公馆洗了热水澡出来,还没什么太大感觉。

    可等到上了出租车,又跟过了麻药的劲一样,全身又是疲软又是疼痛。

    要不是考虑到,自家老爸老妈还在旁边坐着,她都要忍不住,直接在出租车上挺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