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200.第200章 0201 不喜欢这称呼?
    夜承见她反应这么激烈,不由抬眼轻飘飘地看了她一眼,若有深意的慢悠悠开口:“反应这么大,不会是里面又有……”

    林菀闻言一噎,差点没直接喷出一口老血来,咬牙切齿地问:“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又有?我手机里又有什么了?”

    “小黄书,”夜承微掀薄削嘴唇,无声吐出三个字,嘴角可疑的一路往上翘。

    看明白了那三个字,林菀简直气的想打他,气急败坏道:“你少胡说!我是那种……”

    “你在家里的时候,也说你不是那种人,可事实是什么样的,不用我再复述了吧?”只是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被夜承似笑非笑地打断了。

    林菀……竟无言以对。

    妈蛋,果然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她现在将这家伙暴打一顿,能将他给打的失忆吗?

    看她乖了,夜承也就不再管她,修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速点着,一会是手机相册,一会是通讯录,一会又是短信什么的。确定这女人,没有和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乱搞暧昧,他这才满意的停下手,最后把自己的号码输了进去,随手将手机丢还给了林菀。

    “我的号码已经给你存进去了,这几天,我可能没什么时间过来看你,你要是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施恩一般的口吻,简直就像是皇帝赏赐臣下恩典一般。

    林菀嘴角抽搐了一下,简直想把手机砸他脸上去,不过想到这样做了之后所带来的后果,她还是默默地深吸了一口气,将这股冲动给压了下去。

    随意在手机上划拉了几下,她的视线忽地就是一凝,嘴角再也忍不住,痉挛一般剧烈抽搐了起来:“这个‘亲爱的老公’不会是……”

    “当然是我。怎么?难不成你还有其他老公?”夜承理所当然的点头,说到后来,看向她的眼神中又携着满满的威胁。

    林菀绝对相信,自己要是敢点头,肯定会被从这飞速行驶的出粗车上,给直接踹出去。

    干笑了一声,她连忙摇头:“当然没有。”

    “我想你也没这么大的胆子,”夜承凉凉道,说着斜眼喜怒不辨地睨着她,又问:“不喜欢这称呼?”

    鸡皮疙瘩都要掉一地了,怎么可能会喜欢?

    这家伙看着一副冷冰冰的高岭之花模样,怎么肉麻起来这么让人招架不住啊?

    林菀心中无语的腹诽,面上却还要装出一副喜不自禁的模样来:“怎么可能?这称呼我再喜欢不过了。”

    “我也觉得你会喜欢,”嘴角微微挑起,夜承似笑非笑道:“要不然,你在家里也不会叫的那么顺口。”

    被人搂着脖子喊亲爱的,他长这么大还没有这么新奇的体验。

    不过这体验倒是不坏就是了。

    林菀看着他脸上那微妙的得瑟模样,心中有些不爽,忍不住就开口反驳:“我只叫了前面三个字——”

    话音还未落地,就被冰雪般扫过来的视线,给冻得激灵灵地哆嗦了一下。

    “咕咚”咽下一大口口水,林菀表情讨好的连忙又补充道:“难怪当时觉得少了点什么,原来是少了最关键的两个字。”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为什么她要像个小奴隶一样,变着法的去讨这家伙的开心啊?

    她这到底是嫁了个老公,还是卖身给了奴隶主啊!!

    丢给她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夜承直接从鼻腔中哼出一句:“没关系,以后多喊喊,自然就不会再忘了。”

    他嘴上说的漫不经心,心里却忍不住去想,以后这女人搂着自己的脖子,喊亲爱的老公时的模样,心中蓦地就是一荡。

    这种感觉实在奇怪。

    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只这简简单单的五个字,竟也能让他心里产生,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

    这样想着,他忍不住微皱着眉毛,朝身旁的女人看了一眼,想看看她身上,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林菀被他那审视的眼神,给看的发毛,下意识伸手紧紧环住了自己,作出一副抵御的模样。

    之前还没怎么在意,这个动作却立刻让夜承注意到,她臌胀的****上面,裸露的锁骨和脖颈上,青紫不一的痕迹……

    夜承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古怪了起来,不自在的以拳抵唇轻咳了一声,佯装镇定的问:“怎么不挑一件领子高一点的衣服穿?”

    这女人的皮肤也娇嫩了吧?

    怎么看着比昨天晚上还要严重了?

    “怎了么?”林菀闻言有些疑惑的看他,下意识伸手去包里翻镜子。

    夜承没有阻止她,只是扭头朝车窗外看去,那模样,就好似被什么东西,给突然吸引了注意力一般。

    翻出镜子,林菀拿着对自己的脸上照了照,没什么异样。又往下照去,随着镜子的角度一路往下,她的脸色逐渐变得姹紫嫣红了起来。

    靠啊,她居然顶着这一脖子暧昧的痕迹,在外面晃荡了这么久?!

    难怪偶遇的几个路人,看她的眼神都那么奇怪,估计是将她当成****狂了吧!

    真是要死了,之前洗澡的时候还记得,怎么出门前就忘记换衣服了呢?

    想到这,她不由朝夜承偷去火冒三丈的一眼。

    夜承好似完全没注意到她的视线,眸光一直落在外面,就好像外面那虚虚而过的风景,真的有多吸引他一样。

    装你丫的装!

    林菀磨了磨牙,伸手去揪他的胳膊,咬牙切齿的问:“现在怎么办?”

    之前不知道也就算了,现在知道了,她可没那个脸顶着这副鬼样子出去晃悠。

    “其实……这样也没什么,都是成年人了,别人都明白的。”夜承被迫扯回视线,心里难得有些心虚,但还是佯装若无其事的回答。

    林菀气的差点没直接喷他一脸血,十分火大的道:“明白你个头明白!你赶紧想想办法,要不然我就不去了!”

    这女人真是好大胆子,居然又威胁他?

    夜承微扬了下眉毛,随后想到始作俑者就是自己,又默默的将扬起的眉毛压了下去,露出你真的很烦的表情。

    微一考虑,他忽然从西装上面的口袋里,抽出一条紫红色的真丝手帕,伸手过去绕过林菀的脖子,胡乱一扎:“这样总行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