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95.第195章 0196 还疼不疼了?
    “啪——”夜承到底还是被掀翻到了地上,身体与地板相撞,发出一声闷响,沉甸甸的,震得整个房间似乎都颤抖了一下。

    至于林菀,她在成功掀翻夜承后,以常人难以想象的速度,光电一般将自己给死死的埋入了被子中。

    房间内一时间静的,连血管中血液流动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似乎只过了一瞬,又仿若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躲在被子里的林菀,终于有些按捺不住,偷偷掀开了一点被子,露出一只眼睛,小心翼翼地朝外面偷看。

    夜承一手后支着地,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冷峻的脸庞上表情莫测。

    他这个样子,让林菀有些忐忑。

    听声音,刚刚那一下好像摔得挺狠的。

    不会把这家伙哪里摔坏了吧?

    他现在这表情,看上去好像是生气了。

    嘴唇蠕了蠕,她保持一只眼睛偷看的姿势,小心翼翼的问:“你,你没事吧……”

    夜承没说话,墨黑的眼瞳慢慢流转,朝声源处看来,就好似平静无波的深潭下的暗潮,静默的翻滚着,带出一丝丝诡谲的危险。

    林菀见状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忙不迭将露出的那个小洞掩上,缩在被子里瓮声瓮气道:“这不能怪我!!谁让你,谁让你……”

    到底因为害羞,没办法将后面的话给完整说出来。

    她现在的样子其实特别好笑,整个人撅着屁股趴在床上,身上死死蒙着被子,那样子就像只将脑袋埋在沙里的鸵鸟一样。

    夜承原本还挺恼火的,他长这么大,从来都是将人从床上掀下去,还没有反过来被人掀过,当时摔下来的那一霎,他真的弄死这女人的心都有了。可现在看着这女人这幅傻乎乎的样子,他心中的怒火竟又奇异的烟消云散。

    对这个死女人,他可真的太纵容了,这样下去可不行。

    佯怒的板了脸,他凉飕飕地开口:“给你三秒钟时间扶我起来,要不然……”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可话里所包含的威胁,不言而喻。

    林菀闻言下意识反问:“你自己不会起来吗?干嘛非要我扶,不会是……”

    “一。”还没说完,夜承就已施施然的吐出了第一个数字。

    林菀一听差点没炸毛,可还没等她开口,夜承就已经吐出了第二个数字。

    “二。”

    林菀那个气啊,一时间脑袋发热,连气都不带喘的怒道:“靠啊明明是你耍流氓你居然还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威胁我以为我会受你的威胁吗别做梦了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知不知道我可是很有骨气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噼里啪啦的一通,简直就像是倒豆子一般。

    夜承闻言却是笑了起来,笑的极为诡秘而危险。

    很有骨气是吧?

    他可能忘了跟她说了,他这人最喜欢有骨气的人了。

    希望她一直有骨气下去,别让他太失望才好。

    薄唇微掀,他吐出第三个数字:“三……”

    话音还未落地,被子却忽地被一把掀开,林菀连滚带爬的从床上滚了下去,小太监扶老佛爷一般,小心翼翼地扶着他的胳膊,笑的又是谄媚又是讨好:“我扶你起来,我这就扶你起来,大爷,你慢点。”

    夜承直接被她这前后不一的反应,给逗笑了,也不起来,只伸手掐着她的腮帮子,扬着眉毛似笑非笑的问:“有骨气?”

    “骨气是什么东西,能吃吗?”忍着脸上疼,林菀笑颜如花的装傻。

    呜呜……不是她不想有骨气啊,实在是夜承这家伙太可怕了。天知道不如他的愿,他等下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看着她这样子,夜承再也忍不住,直接笑出了声,捏着她的腮帮子上下一阵摇:“你这女人真是……”

    真是什么,他一时有些说不出来。

    能屈能伸?

    古灵精怪?

    似乎都有,可又好像都不是。

    不过很可爱就是了。

    还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作出这种谄媚的样子,还让他觉得说不出的可爱的。

    林菀被他的动作给弄的疼的厉害,委屈兮兮地看着他:“你能不能松手?我疼……”

    清亮的眼眸笼着一层迷蒙的水雾,就好似隔着白雾的皎月,有种朦朦胧胧的美,又有种淡淡的勾人。

    不知道怎么的,夜承忽然就想起,昨晚占有她时,她也是用这样的一双眼睛看着自己,嘴里十分可怜的对他说:“好疼——”

    眼眸忽然暗了一下,他松开掐着她腮帮子的手,一把扣着她的腰肢,让她趴在自己身上,轻咬着她的耳垂,呢喃着笑问:“就脸上疼吗?那里还疼不疼了?”

    听说女人初夜后都会很疼,这女人这么精力旺盛的样子,是不觉得疼了吗?

    耳朵上的酥麻感,让林菀不自禁的微微颤栗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夜承话的意思,愣愣的问:“什么那里?”

    “你说呢?”夜承眼中的笑意不断扩大,低沉的嗓音中却透出些微哑:“女人第一夜后,那里不都会很疼吗?”

    林菀顿了一下,这才猛地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哪里,羞得差点没头顶冒烟,结结巴巴道:“你,你问这个,这个干嘛?”

    这家伙还能不能要点脸啊?

    这种事情哪有当面问的!

    “关心一下,”夜承的声音十分平静,细听之下,却不难听出其中的促狭。

    这女人也太容易害羞了吧?

    做都做过了,她怎么还能害羞成这样?

    脸跟脖子都红透了,不会身上也红了吧?

    林菀被他这理所当然的口吻,给噎的说不出话来,好一会儿,她这才从牙齿缝里,挤出咬牙切齿的一句:“你关心这种事情干什么!”

    说着她又开始挣扎了起来:“你赶紧放手,我要去洗漱了!再不出去,我妈还以为我们在里面做什么呢!”

    这个厚脸皮的家伙,难道不知道她会害羞吗?!

    要死了,感觉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

    等下出去肯定会被老妈嘲笑吧?!

    靠,好像死啊……

    “你妈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夜承一脸无所谓表情,说完又不紧不慢的补充道:“你要是再这么扭来扭去,我可真要做点什么了!看你这精力旺盛的样子,估计也不怎么疼。”

    “谁说我不疼了!”林菀瞪眼。

    哪个女人第一次会不疼啊,她明明都要疼死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