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94.第194章 0195 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见
    “快点!”夜承不高兴的催促。

    这死女人怎么回事?在他面前还老是走神,是不是又欠教训了?

    林菀还是没动,白皙的脸蛋上,却一点点爬上了绚丽的红晕。

    她这羞涩的模样,倒是让夜承心里愉快了一些,不过放在她腰肢上的手,还是威胁的一点点往下:“恩?”

    感觉到他威胁的大手,林菀激灵灵打了个寒战,再不敢磨蹭,干脆眼不见为净的把眼睛一闭,直接将嘴巴贴了过去。

    因为没控制好力道,两人的嘴巴直接磕在了一起。

    “嗷!!”

    “唔——”

    两人同时疼的皱起了眉毛。

    “你是笨蛋吗?接吻都不会接!”舔了舔被牙齿磕破的嘴唇,夜承有些火大的拧了眉毛,呵斥道。

    林菀本就疼的厉害,一听他这话,也来火了:“你才是笨蛋呢!我本来就不会接吻,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身经百战啊!”

    说着又赌气的来了一句:“要不我现在出去找人练习一下,然后再回来伺候你?”

    “找人练习?”轻声呢喃着,夜承忽然笑了起来,只是那似笑非笑的样子,比不笑还要恐怖:“你想找谁练习?”

    “你管不着!”林菀还在生气,直接不管不顾的朝他吼了一句。

    夜承嘴角边的笑意更深了,漆黑的眼瞳却冰雪般沁凉:“我管不着?看来你到现在还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身份,夜太太。”

    最后那三个字轻若呢喃的,好似在舌头上打了个滚,然后直接从鼻腔中哼出来的一般,是说不出的暧昧,又是说不出的冰冷。

    林菀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心头怒火瞬间消弭,结结巴巴道:“什,什么夜太太,你,你别乱喊,我我我们还没结婚呢!”

    这家伙要不要脸啊,他们现在顶多就睡过一觉,他居然喊她夜太太!

    真是靠了,喊的她心慌慌的!

    “结婚不就是眼皮子前的事了么?”夜承凑脸过来,喜怒不辨的开口。

    林菀被他这反应弄的头皮发麻,想要逃开,偏又挣不开他铁钳一般有力的胳膊,只能虚张声势道:“眼皮子前,那也就是没成定局呢!你要知道,这世上的事,没成定局前都会有变数的,我也不一定就会嫁——”

    “怎么不继续往下说了?”吻了一下她微微颤抖的睫毛,夜承一脸戏谑表情的问。

    林菀浑身石化,哭丧着脸道:“你有话能不能好好说,不要总是耍流氓啊!真的,这太不符合你高大威严的形象了!”

    是不是她今天起床的睁眼方式不对啊?

    这家伙怎么越来越流氓了!

    这根本不符合他的外在形象啊!

    不对,何止不符合他的外在形象,还非常不符合他以往的行事作风!

    不是都说这家伙冷漠的简直就像是性冷感吗!

    靠,都是骗人的,这家伙毛的性冷感啊!他要是性冷感,自己都是变性人了!

    “高大威严?这是你对我的认识?”微一扬眉毛,夜承闻言倒是低低的笑了起来,只是那笑容中却满满都是深意。

    林菀战战兢兢的看他:“难,难道不是?”

    这家伙是很高大,很威严啊。

    “倒也不是说不是,”不紧不慢的揉搓着手中的丰盈,夜承别有深意道:“只是除了高大威严,我还有很多其他的形象,譬如说,在床上的时候……”

    林菀被他的流氓的动作,给弄的面红耳赤,听了他这暧昧的话,忍不住又颤栗了一下,可怜兮兮的问:“我现在再喊老妈救命有用吗?”

    “没用,”夜承无情的吐出两个字,吻住她颤抖的红唇,模糊道:“你妈去买菜了,没有人能救你,所以……你还是乖一点吧。”

    乖你个大头啊乖!

    难道要她直接躺平了,让他吃个痛快吗!

    林菀欲哭无泪,试图做最后的挣扎:“你,你不是要我吻你吗?我这次好好的吻,你把手拿出来,好不好?”

    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可神奇的是,夜承居然真的停下了手。

    “好啊!”离开林菀被吻得红润的嘴唇,他要笑不笑地看着她。

    林菀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好说话,不由狠狠愣了一下。

    “怎么?又想反悔了?”嘴角一扬,夜承笑的威胁。

    林菀猛地回过神,连忙摇头:“没反悔,没反悔,不过你能不能先把手给拿出来?”

    “还敢跟我谈条件?”不轻不重的捏了一下,夜承凉凉一笑,心思却忽地有些飘忽。

    这女人到底吃什么长大的?

    穿衣服的时候看不出来,衣服一脱居然这么有料?

    心思恍惚间,嘴唇上忽然感觉到一个柔软的触感。似乎是因为害羞,那柔软只稍微触碰了一下就立刻离开,跟着好像怕他生气,又讨好的贴了上来。

    这女人的确不会接吻,吻他的时候十分生涩,只会贴着他的嘴唇,小心翼翼的厮磨着。

    可就是这么生涩的动作,却撩的他浑身起火。

    猛地伸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他长驱直入,霸道的撷取着她口里的芬芳。她似乎十分惊慌,小舌头就跟受惊的小兔子一样,四处躲闪着。可他却不容许她对他有半丝的抗拒,强势的勾着她的舌头,让她跟着他一起起舞。

    两人四周的温度逐渐升高,彼此的身体也开始变得滚烫。他开始不满足于亲吻,停在林菀胸口的手再次动作了起来,另一只手也在她光裸的大腿上游弋上。力道似乎有点大,弄的林菀忍不住呻吟了一声。

    这一声软绵绵的呻吟,却立刻刺激的夜承眼睛微微发红,滚烫的吻从她红肿的嘴唇移开,顺着她优美的颈项一路往下,手也有些急切的去扯林菀身上的睡衣。

    正在这时,“吱呀”一声,门忽然被从外面推开,伴随着林妈妈熟悉的大嗓门:“菀菀,你还在家——”

    声音瞬间顿住,跟着就是砰的一声的摔门巨响。

    “你们继续,我什么也没看见!!”林妈妈欲盖弥彰的话,透过明显不隔音的房门,清晰的传入床上两人的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