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93.第193章 0194 我允许你吻我
    “还要惩罚啊?我都说下次再也不敢了!”扁了嘴巴,林菀用小可怜一样的眼神瞅他。

    夜承无动于衷的凉声一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记得昨天在厕所的时候,就警告过你的吧?结果呢,趁着我打电话逃跑,恩?”

    说到这,他的眼神又瞬间阴沉了下去。

    这女人要是乖乖听他的话,不去九号公馆晃悠,昨晚怎么会差点出事?

    要不是侍应生大着胆子,将心中的怀疑告诉了他,昨晚这女人,说不定就被那人渣给糟蹋了!

    不对,不是说不定,是一定!

    他进去的时候,这死女人衣服都被人家给脱光了!

    想到那个人渣,将怀中这死女人曼妙的身体都给看光了,他心中又忍不住升腾起一抹冰冷的杀意。

    “疼……”感觉抱着自己的胳膊越收越紧,林菀忍不住皱了眉毛开口。

    夜承垂眼看了她一眼,微松了手上的力道,脸色却冰雪般寒冷:“不疼你会长记性?昨晚要不是你不听话乱跑,怎么会差点出事!”

    什么叫差点出事?

    明明就已经出事了好不好!

    只不过让她出事的人换了罢了。

    要不然这家伙现在怎么会坐在她床上?!

    暗地里腹诽了几句,面上不敢露分毫,林菀相信,她要是敢将这些腹诽的话说出来,估计今天别想竖着走出门了。

    “这也不能怪我啊,他费尽心思的想要算计我,我能躲得了一时,又躲不了一世。”她小小声的替自己辩解。

    夜承闻言脸上都能直接刮下冰渣子来了,想到如果不是碰巧,这女人会在别的地方被人家糟蹋,他脸上杀意益浓,阴沉沉吐出一句:“他敢!”

    看来他很有必要让那个人渣明白明白,怀里的这个女人,不是他能碰的起的!

    他的声音十分恐怖,但神奇的是林菀却并不觉得害怕,反有一种十分窝心的感觉。

    其实想到昨晚的事情,她心里也十分后怕。

    虽然她最后也失身给了夜承,可比到沈琪,她宁愿是夜承。

    毕竟要真的是沈琪,她估计会恶心的想死吧。

    这样想着,她忍不住抬头看了夜承一眼,这个男人虽然凶巴巴,冷冰冰的,但某种程度上来说,其实对她还是挺好的。

    发现她的视线,夜承将心中的杀意按下,冷哼了一声:“别以为你这么讨好的看我,我就不惩罚你了。”

    林菀瞬间一僵,跟着哭丧着脸,苦哈哈的问:“你怎么还记得这件事啊?就不能不惩罚吗?我的屁股再打下去真的要裂成三瓣了。”

    这人是不是变态啊,怎么这么喜欢打她的屁股啊!

    这要是和他结了婚还得了,以后不会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吧?

    这么一想,怎么忽然有种生无可恋的感觉呢。

    夜承其实还没有想好要怎么惩罚她,听她这么一说,忽然想到什么,却是笑了起来:“不想被惩罚也行,那你想办法哄我高兴吧。我高兴了,这次就先饶你一次。”

    林菀脸上瞬间变成个囧字。

    这家伙怎么这么无聊啊,又不是小孩子,居然还要别人哄他高兴?

    见她坐着不动,夜承又威胁的眯起了眼睛,沉了嗓音:“还是说,你其实更想被我打屁股?”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一听见打屁股三个字,林菀立刻醒过神来,急忙摆手,说着讨好的看着他:“可我不知道怎么哄你高兴啊,要不,给个提示?”

    夜承十分高傲的扬起下巴,丢出一句:“给你提示了还有什么意思?自己想!”

    说着又嫌弃地看了林菀一眼,补充:“你再不动动脑子,都要笨死了,还敢想着偷懒?”

    林菀,“……”

    靠,她哪里笨了,她好歹是名牌大学毕业的,好不好!

    他能侮辱她的人格,绝对不能侮辱她的智商!

    气哼哼的一挺胸膛,她脸上忽然扬起灿烂的笑容,重新伸手搂住夜承的脖子,小猫咪一样轻轻蹭着,甜蜜蜜道:“亲爱的,我真的知道错了,你饶了我这一次吧。”

    呕——好想吐,快要演不下去了,怎么办?

    夜承被她毛茸茸的脑袋蹭的有些痒,又被她软软的声音给弄的有些心痒,脸上冷硬的线条稍微软化了一下,但还是做出一副鄙视的表情来:“你觉得拿哄你妈那套来应付我,行得通吗?我又不是你妈!”

    他真的一点都没有心软。

    真的!

    埋在夜承肩窝的脸黑了一下,林菀咬牙切齿的磨了磨牙。

    这家伙也太难伺候了吧!

    她都已经拿出全部功力了,还那么肉麻的喊他亲爱的,他居然说行不通?

    行不通他妹啊行不通,她能直接让他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吗?

    “快点,磨磨蹭蹭的,你是准备留我在你家过夜?”见她不动,夜承催促了一声。

    林菀噎了一下,差点没背过气去。

    谁要留他这个臭流氓过夜啊!

    他想得倒美!

    眼睛骨碌碌一转,她咬了咬牙,把心一横,直接撅起嘴巴,在他线条冷峻的侧脸上亲了几下,拖长了声调软糯糯道:“夜承——亲爱的——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嘛——求你了——”

    夜承眼睛流露出些笑意来,脸却还是绷着,斜眼看她:“这样你就想把我给打发了?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

    “那你想怎么样!”见怎么着都没用,林菀终于火大,放下手,拉开些距离,恼火地瞪着他。

    丝毫没将她的怒火放在眼里,夜承朝自己的嘴唇比了一下,施施然道:“就算要吻,也是吻这里吧?小孩子才吻脸呢。”

    “咳,咳咳——”林菀被自己的口水给呛住,猛的咳嗽了起来。

    轻拍着她的后背,夜承一脸似笑非笑表情的追问:“反应这么激烈,是太期待了,还是太激动了?”

    说完又宛若帝王纡尊降贵般漫声开口:“不用这么激动,我允许你吻我。”

    林菀抬起头无语看着他,心中瞬间有万头草泥马跑来跑去。

    允许他妹啊,他以为他是皇帝吗?

    真想将这臭屁又不要脸的家伙给干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