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92.第192章 0193 以前经常用这招哄别人?
    她这狗腿的话倒是将夜承给逗笑了。

    虽然明知道这女人只是在哄他,但这话听在耳朵里无疑十分顺耳。

    尤其这个小狗一般的撒娇动作,瞧着特别可爱,让他的心肠再也硬不起来。

    伸手将人抱起来,侧身坐在自己大腿上,他用鼻子亲昵的摩挲着她细嫩的脸颊,暧昧笑着问:“哦?真的可喜欢我了?”

    林菀非常不习惯这个坐姿,长这么大,她还没被男人这样抱过呢。不自在的动了动,她敷衍地点点头:“对啊。”

    “别动!”夜承却忽然低喝了一声,声音低沉,微微有些暗哑。

    这女人是真单纯还是假单纯啊?

    坐在男人的腿上扭来扭去,她是想他现在就要了她,是不是?

    林菀被他给吓得一僵,跟着又委委屈屈道:“可是我屁股疼!你刚刚都把我的屁股给打肿了!”

    前面一句还只是委屈,后面一句却明显带出几分控诉的意味来。

    “怎么可能?”夜承有些无语的反驳。

    刚刚的巴掌声虽然响亮,但根本就没有用那么大的力气。

    要不然这女人以为她还坐的起来?

    林菀立刻瞪眼:“怎么不可能!不信你——”

    声音戛然而止,脸却一瞬间红透。

    夜承的脸上闪过一丝促狭,凑过去低声笑问:“不信怎么?摸摸看?”

    这女人笨虽然笨了一下,但也太可爱了吧?

    她这是在邀请他吗?

    林菀张口结舌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窘的恨不得挖的地洞钻进去。

    啊啊啊,她的脑袋一定坏掉了,怎么老是说这种白痴的话啊!

    都怪这家伙,每次遇见她,她的脑袋就好像突然不灵光了。

    真是越怕丢脸,越要丢脸!

    心中正抓狂着,身体忽然猛地一僵,她机械地转过眼,看向夜承的眼睛满是不敢置信。

    夜承却一脸无辜的看着她:“我只是满足你的要求。”

    说着又露出一副我真是太体贴了的表情。

    风中凌乱也不足形容林菀此时的心情了。

    她哪有要求他摸她的屁股啊?!

    她刚刚明明是口误好不好!

    而且都还没有说出口!

    “好像没有肿啊?是不是摸不出来?要不你背过身去,我给你看看?”感受着手中饱满滑腻的触感,夜承满脸兴味的咬着她的耳朵,呢喃着笑问。

    林菀一脸崩溃的摇头,声音都带出一丝哭音了:“不,不用了,我骗你的,其实没肿。”

    说话间手忙脚乱的伸手去拽夜承的胳膊。

    真的要疯了,为什么她大早上的要被这家伙给耍流氓啊!

    这还没结婚就这样了,要是结婚了,这家伙还不得变本加厉?

    想到这,林菀感觉整个人生都瞬间灰暗了。

    顺从的抽回自己的手,夜承脸上闪过一丝遗憾,跟着又微眯了眼眸,在她白嫩的耳垂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下:“骗我的?你现在胆子倒是不小啊,又是反复拒绝我,又是拿东西砸我,现在居然还敢骗我?”

    随着他一句句吐出,林菀浑身哆嗦的宛若筛糠一般,颤颤巍巍道:“我,我——”

    “我”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我”什么。

    看着她又是紧张又是害怕的小样儿,夜承眼眸中闪过一抹微弱的笑意,面上却是冷冰冰,硬邦邦的:“还从来没有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我呢,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你才会长记性呢?恩?”

    “惩罚”两个字特地加了重音,可细听之下又有一丝若有似无的暧昧。

    不过林菀完全没有听出来,她神经本来就比较大条,加上之前夜承刚打了她一顿屁股,闻言脑袋里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家伙又想变着法打她屁股了!

    “不要惩罚!”她立即道,说着见夜承凉飕飕地看着她,又连忙大着胆子,伸手勾住他的脖子,软下声音:“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不要惩罚了,我屁股现在还疼呢。”

    以前每次犯错的时候,她都这么讨好老妈的,老妈每次都会被她这招给哄得消了气,这家伙应该也会消气吧?

    这样想着,她小心翼翼地抬眼偷瞄了夜承一下。

    夜承被她这个小动作弄的有些忍俊不禁,想到什么,又忽然沉了脸,伸手用力掐住她的腮帮子:“以前经常用这招哄别人?”

    这女人这么会哄人,不会是经常拿这招哄那个人渣前男友吧?

    想到这女人还用这种甜腻腻的声音,小狗一般讨好的动作哄过别人,他心中忽然就生出一种极度的不爽来。

    “你怎么知道?”林菀被他扯的生疼,闻言又忍不住诧异。

    这家伙也太神了吧,她经常用这招哄自家老妈,他也能知道啊?

    见她点头,夜承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微牵了嘴角,皮笑肉不笑道:“看你做的这么熟练,还有什么不知道的?说吧,以前用这招哄过多少男人?”

    如果不止还不止一个,他想他会非常想杀人的。

    林菀被他这话给问的莫名其妙,忍着脸上的疼,疑惑道:“什么多少男人?我就这么哄过我老妈啊,我老爸都没这待遇呢。”

    其实主要是老爸太好说话了,只要自己一露出可怜兮兮的表情来,他基本上立刻缴械投降,根本不需要用这招。

    夜承听了她的话,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了起来,好似有些尴尬,又好似有些无语,好一会他这才松开手,佯装若无其事的吐出一句:“继续保持。”

    完全看不出来,这女人居然这么会撒娇!

    连他都会忍不住心软,更别说别的野男人了!

    这要是出去经常用这招哄人,还不得将别人给哄得五迷三道的?

    这可不行,必须得严厉禁止!

    “哈?”林菀愣了一下,一头雾水地看他。

    什么继续保持?

    保持这招只能对老妈用?

    呃……是不是还要加上个他?

    这他都要管,是不是管的太宽了一点?

    夜承却没有再说,只丢给她一个自己慢慢去想的表情,跟着又微抬了下巴,哼笑道:“对了,还没说应该怎么‘惩罚’你呢!”

    林菀,“……”

    我擦,这家伙怎么还记着这一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