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91.第191章 0192 其实我可喜欢你了
    这女人骂他,是因为做梦梦见他了?

    梦见他什么了?

    夜承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嘴角微挑,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像是不怀好意。

    “哦?做梦梦到我了?”他重新凑过去,极为挑逗的一下下舔着她微肿的嘴唇,似笑非笑的问:“梦到我这样亲了?还是梦到……”

    修长如玉的大手滑入被子,熟门熟路的撩起林菀身上的睡衣,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慢慢游弋着:“……我这样抚摸你了,恩?”

    林菀全身瞬间僵硬成化石。

    谁谁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做梦的感觉这么真实啊?

    可要不是做梦,那夜承这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还对她做这种事?

    又不是大变活人!

    “怎么不说话?舌头被猫吃了?”夜承嘴角边的笑意益发恶劣了,手慢慢往下滑去:“不会是梦到,我对你做更色的事情了吧?没想到昨晚才做了一次,你居然就食髓知味了啊。”

    这感觉实在太真实了,根本就不像是在做梦。

    林菀白皙的脸蛋忽地爆红,将身上的男人一把掀开,猛地坐起身,不敢置信的问:“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夜承一时没防备,差点没被她给掀翻到地上去,脸不由黑了一下,咬牙切齿的反问:“我为什么不能在你的房间里?”

    这死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

    要不是他反应快,这会儿都摔地上去了!

    她就不能淑女一点吗?

    “你当然不然在这里啊,这是我的房间!”林菀满脸涨红的喊,说着想到什么,又猛地抓过被子将自己给死死盖住。

    她身上还穿着吊带睡衣呢!

    这家伙特别禽兽,一大早就对她做这种事,要是看到她衣衫不整的,还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不要脸的事情呢!

    看她一脸防色狼的表情,夜承的脸更加黑了:“挡什么挡,你身上还有哪里,是我没看见过的?”

    不仅看过,还摸过亲过呢,有什么好害羞的。

    林菀闻言气结:“你——”

    “我什么我?我们等下就要去扯证了,以后你的就是我的。既然是我的,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从鼻腔中哼出一声,夜承再次特别理直气壮道。

    林菀差点没被他这不要脸的话,给气晕过去,脑袋一热,想也不想地抓起枕头,就朝他的脸狠狠砸了过去:“谁要跟你去扯证?你个臭流氓,赶紧给我滚!”

    轻轻松松地将飞过来的枕头抓在手里,夜承漆黑如墨的眼眸危险的眯了起来,嘴角却泛出一丝笑容:“不想跟我去扯证?”

    从昨天晚上起,这女人就一直在拒绝他。

    别的女人可都哭着喊着求他娶呢,她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真是好大的胆子。

    她不想嫁给他,想嫁给谁?

    那个人渣前男友?

    还是其他某个该死的男人?

    看来他有必要让她清楚的认识到,既然他决定娶她了,那在这个世上,她就只能嫁给他。

    必须嫁给他!

    林菀被他那恐怖的表情给吓住了,下意识朝床角缩去,战战兢兢道:“你,你想干什么?你别乱来啊,我爸妈还在外面呢!你乱来我可喊了!”

    果然冲动是魔鬼啊!

    好好的,她去惹这个臭流氓干什么?

    这是她家,她爸妈还在呢,这家伙应该不敢做什么吧?

    心中正忐忑不安,胳膊忽然被抓住,跟着就被一道大力给拖了过去。

    夜承的力气实在太大,林菀根本反抗不了,整个人就好似个萝卜似的,轻而易举的就被从被窝里拔了出来。

    林菀顿时害怕的尖叫了起来:“妈,爸,救命啊!有人非礼我!”

    “啪——”一声脆响。

    是屁股被狠狠打了一下。

    让林菀十分崩溃的是,她身上穿着是吊带裙式样的睡衣,夜承这臭流氓打她屁股也就算了,居然还将她的裙子给撩起来了。

    “妈——救命啊——呜呜,有人打我——”强烈的羞耻感,让她眼睛里飙出了泪花,更加大声的叫喊了起来。

    “啪啪啪——”

    连着又是三下,而且一下比一下响,一下比一下重。

    林菀感觉自己的屁股都要被打肿了,想到打她屁股的还是个男人,她心中又是羞耻,又是恼怒,张嘴就狠狠的咬住了夜承的大腿。

    “唔——”夜承疼的下意识闷哼了一声。

    居然还敢咬他?

    这死女人真是太欠教训了!

    “啪啪啪,啪啪啪——”巴掌宛若急雨般落下,一声声,一下下,回荡在偌大的房间内,简直就像是在唱歌一般。

    林菀起先还倔强的更加用力收紧牙关,狠狠咬着夜承,到后来终于忍不住,松开口,略带哽咽的大喊了起来:“别打了,疼——”

    “啪——”又是一下,但这下明显轻了很多。

    夜承垂眼看着,被压着趴在自己大腿上的女人,凉凉哼了一声:“还敢不敢咬我了?”

    这死女人刚刚那一下,差点没将他大腿上的肉,给咬下一块来,她难道是属狗的吗?

    昨天晚上在床上也是!

    脖子上的那个咬痕,可让赵天成那家伙嘲笑了他好一会儿。

    “不,不敢了。”林菀连忙摇头,声音颤颤的,十分可怜。

    靠啊,为什么老爸老妈都不进来救她啊!

    难道真的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以后都不打算管她了?

    可她现在还没嫁出去呢!

    “啪——”再一下。

    “和不和我去扯证?”满是威胁的声音。

    “扯,扯,马上就去扯!”林菀忙不迭回答,说着扭过头,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别打了,真的好疼。”

    看着她眼眶中滚来滚去的眼珠,夜承忍不住心软了一下,可想到这死女人下了床就翻了不认人,他又立即硬起了心肠,高高举起手:“心甘情愿?”

    林菀真的怕了他了,而且她的屁股真的好疼,忙伸手抱住他的腰,学着平常讨好她老妈的样子,用毛茸茸的脑袋在他小腹上蹭了蹭,可怜兮兮的讨好道:“必须心甘情愿,其实我可喜欢你了,真的,不骗你!”

    嘴里说着讨好的话,心里却默默的安慰自己。

    小女子能屈能伸,能屈能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