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85.第185章 0186 我会对她负责的
    狠狠出了口恶气,林菀神也清了,气也爽了,连那个隐秘部位的疼痛,都觉得没什么不能忍受的了。

    夜承见状有些好笑,视线从她的侧脸,一路往下……停在了她的臀部位置。

    敏锐的察觉到他不规矩的视线,林菀猛地扭过头来,压着声音从牙齿缝挤出一句:“你在看哪儿呢!”

    虽然以前就知道这家伙流氓了,可没想到他居然能这么流氓!

    她爸妈还在这里呢,他竟然盯着她的屁股看,难道就不怕挨揍吗?

    看着她眼神中毫不掩饰的鄙视,夜承的脸忽的一下黑了。

    这种看流氓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这死女人在想什么鬼东西呢!

    他难道像是那种不分场合发情的色狼吗?

    强忍住想要狠狠“教训”一下这死女人的冲动,他直接从鼻腔里哼出了一声:“看你翘上天的尾巴,你以为我在看什么?”

    林菀闻言看他的眼神更鄙视了。

    她又不是猴子,哪里长尾巴了?

    这家伙编借口也不编个靠谱一点的!

    正腹诽着,就听夜承又不紧不慢的补充了一句:“你刚刚摔门的时候,不是尾巴要翘上天了?”

    林菀狠狠一噎,不说话了。

    好吧,刚刚她的确有一丢丢的得瑟。

    但只是一丢丢而已!

    哪里就有尾巴翘上天那么夸张!

    “咳——”心中正有些忿忿不平,前面忽然传来一声咳嗽声。

    林菀下意识抬头,就对上自家老爸老妈古怪的眼神,那种混合着探究,忍笑,狐疑的复杂表情,冷不丁的就让她红了脸。

    狂汗,被夜承这家伙给气的,都忘记老爸老妈还在前面了!

    林妈妈伸手将她揪过来,大喇喇地开口:“行了,别在那里打情骂俏了,赶紧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吧?”

    林菀闻言本就涨红的脸,瞬间红的都能滴出血来了。

    什么叫打情骂俏?

    这到底是不是她亲妈啊?

    有这么揶揄自家女儿的吗?

    夜承这臭流氓可还在这里呢!

    “妈,爸,你们先坐,我给你们慢慢说。”强忍住羞涩,她尴尬的招呼自家老爸老妈,在沙发上坐下。

    林菀自己不敢坐,老老实实的站在老两口面前。

    她不坐很正常,只是让夜承这家伙陪着她一起站着,却总觉得有点奇怪。那种感觉就像是带了个做国王的男朋友回家,让他站着也不行,坐下又不好,反正怎么着都觉得别扭。

    似乎察觉了她的不自在,夜承淡淡丢下一句:“我先去洗澡,有事叫我。”

    说话间礼貌地朝林家老两口点了点头,随后抬脚朝浴室方向走去。

    他这一走,不仅林菀松了口气,就是林家老两口脸上的表情也自在了很多。老两口虽然未必会畏惧夜承,可在他那淡漠的眼神下,总有种束手束脚的感觉。

    “还不赶紧说!”林妈妈瞪了自家闺女一眼。

    林菀挠了挠湿漉漉的头发,似乎在想应该从哪里说起,好一会儿,她这才开口:“其实这事说起来也简单,就是我在无意间被人下了药,差点被沈琪那个人渣给糟蹋了,是夜承救了我。”

    到底是谁给她下的药,她心里已经有点数了,但还不能确定。

    至于林媛,虽然她刚刚在门口对她好一番冷嘲热讽,但并不想彻底撕破脸。

    她自己倒是无所谓,可老爸和二叔毕竟是亲兄弟,这要是撕破了脸,老爸心里估计会不好受。

    林妈妈一听她的话,差点没跳起来:“又是这个王八蛋,他怎么能做出这种事情来!他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吗?亏得你以前和他谈的时候,还对他那么维护呢。这人简直就是猪狗不如!”

    “好了,你现在在这里骂翻了天,他也不可能听不见,这事还是先搁一搁,”林爸爸心中虽然也十分气愤,但到底是个男人,比较稳得住,闻言按住了跳脚的林妈妈,抬眼看向林菀,一脸严肃的问:“既然是那小伙子救了你,那你和他怎么……”

    嗫嚅了一下,林菀脸红的小小声回答:“我被下的是****。”

    这话说的老两口的眉毛顿时皱了起来。

    如果自家闺女和那小伙子,是因为互相有意思发生了关系,那就让他们两人直接准备结婚好了。

    可如今是因为****的缘故,那两人……

    林妈妈是个急性子,立即开口问林菀:“那小伙子准备对你负责吗?”

    “负责?”林菀两只眼睛瞬间瞪得犹如铜铃大。

    老妈在跟她开玩笑吧,只是睡了一觉而已,用不着这么夸张吧!

    这年头,还有谁因为睡一觉就必须得结婚的啊!

    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

    再说了,她可一点都不想夜承那家伙对她负责。

    想想都觉得好可怕!

    林妈妈满脸理所当然表情的看着她:“对啊,你都被他给睡了,难道他不应该对你负责吗?”

    虽然那小伙子穷是穷了点,可自家闺女都已经和他发生关系了,那也只能咬咬牙,捏着鼻子认下了。

    “妈,你想什么呢!我都说了,我是被人下了****,说起来他也是受害者啊,怎么能让他给我负责?”林菀试图打消她这不可思议的诡异想法。

    别说夜承那家伙不可能和她结婚。

    就算可能,她也不想以后的几十年,天天都对着那张冰山脸。

    吓也要被他给吓死了。

    林妈妈一听她这话,眉毛立刻立了起来:“就算是受害者,那他将你给睡了,这也是事实啊!难道不需要负责的吗?你自己出去问问,受害者要是杀了人,需不需要坐牢?”

    林菀被她说的无语,好一会这才哭笑不得道:“……这根本就是两回事啊。”

    “什么两回事!在我看来就一回事!他救了你,这个我们自然是要感谢他的。可他之后又睡了你,这就是他的不对了,他当然必须对这事负责。你被下了药,当时意识不清楚,他总不可能也意识不清楚吧?”林妈妈劈了啪啦的就是一通数落。

    林菀被她给说的无言以对,心中忍不住嘀咕,我去,老妈的口才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

    脑子里飞速旋转,正琢磨着要怎么才能将这事给揭过去,一道喜怒不辨的低沉嗓音忽然横空插了进来:“我会对她负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