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83.第183章 0184 为什么泡了最穷的那个?
    “怎么没人开门啊,是不是不在里面啊?”见门久久不开,林妈妈有些狐疑的看向优雅敲门的林媛。

    林媛现在心里面也有些打鼓。

    她原先给沈琪订的,根本就不是这个房间,可刚刚那个侍应生,却将她们带到了这里,难道是情况有变?

    心中正有些惊疑,门忽然被“吱呀”一声拉开,伴随着一道疑惑的嗓音:“谁啊?”

    林媛刚刚还紧皱成一团的眉毛,顿时舒展了开来,别有深意的看着门内的人,微微笑了起来:“是我啊,堂姐。”

    林菀脸色陡然一变,脱口而出:“你怎么来了?”

    话音刚落,旁边就响起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你个死丫头还敢问!”

    “妈?爸?你们怎么也来了?”两只眼睛瞬间瞪大,林菀看向林媛身后站着的两人,不敢置信的惊呼。

    林妈妈实在太生气了,也没管礼貌不礼貌的,直接拨开站着前面的林媛,伸手在林菀的胳膊上用力拍了一下,怒道:“你自己说说看现在几点了?这么晚还不回家,你说我们为什么过来!”

    说完又指着林菀从浴袍中露出的脖子,半是痛心半是声色俱厉的问:“还有,你刚刚在里面干什么了!”

    雪白的浴袍,白皙的颈项,衬得那上面印着的青紫吻痕尤为清晰,简直想不看到都非常困难。

    想到自家闺女居然和沈琪那个人渣,发生了实质性的关系,林妈妈又是生气,又是心痛,简直都想要哭了。就连一直没开口的林爸爸,望向林菀的眼神中,也满满都是失望。

    之前在浴室的时候,林菀就已经看见,自己身上从脖子一路往下,都满布着青紫痕迹,此时一见自家老妈的眼神,立即就明白过来了她的意思。

    心中咬牙切齿的,将夜承从头到脚的问候了一遍,她满脸尴尬地站在那里,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今晚的事情虽然不是她的错,可她失身毕竟是事实,这要她怎么说啊?

    “堂姐,你不是三令五申的说和沈琪分手了吗?现在又和他做这种事情,好像不太合适吧。”终于看够了好戏,林媛沉下脸,一副我对你太失望了的表情,教训着开口。

    眉毛立刻一皱,林菀扭头朝她看了过去:“沈琪?”

    “对啊,沈琪。难不成到这种时候,你还想瞒着大伯父大伯母不成?”林媛满脸责备地看着她。

    听了她这话,林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妈妈紧跟着就生气的大骂:“你个死丫头!找谁不好,怎么偏偏找了那么个人渣!你自己不是说和他彻底分了吗!怎么还做出这种事情来!你说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真的是气死我了!”

    说话间,她抬手狠狠打着林菀的胳膊,眼眶中有浊泪滚滚,似乎下一刻就要滚落出来,显然已经伤心到了极点。

    林菀从小就没被自己老妈这么用力的打过,一时间呆在那里,忘了要反驳。

    见状林媛眼中闪过一抹笑意,面上却假惺惺的劝道:“大伯母,你就别生气了。堂姐会这么做,想来对沈琪还是有点感情的,沈琪也一直想要和她复合,既然这样,不如就让他们俩结婚吧。毕竟堂姐的年纪也不小了,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

    林爸爸心中虽然也是又气又怒,但到底心疼自家闺女,也跟着劝道:“孩子她妈,你就先别打了,有什么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说。”

    说着就伸手去拉情绪有些失控的林妈妈。

    只是他的手还没来得及碰到自家老伴,自家老伴一下下落在自家闺女胳膊上的手,突然被一只明显属于男人的有力大手,给一把抓住了,伴随着清泠泠的一声:“笨蛋,为什么不跟他们解释?”

    门外三人的视线,顺着那只手一点点往上,在看清说话人的脸后,瞬间呆在了那里。

    清冷犀利的眉眼,刀刻斧砍的脸庞,薄削的嘴唇微微抿起,眼神冷淡的甚至十分冷漠,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穿着一身浴袍,却丝毫无损他身上,那与生俱来的的高贵气质。

    这显然不是沈琪所能有的气势。

    “夜少?!”林媛当先反应过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立刻极为失态的尖叫了一声。

    面前的男人和林菀穿着同款式的睡袍,裸露出来的脖子上,还有一个深深的牙齿印,这模样一看就知道,这两人之前做了什么。

    但怎么可能?!

    林菀不是被沈琪给带进房间了吗?

    怎么会换成了夜少?!

    不,这不是真的!

    夜承却理也没理她,只伸手拍了一下傻愣在那里的林菀的脑袋,再次道:“为什么不跟他们解释,里面的人是我?”

    他手上的力气稍微有点大,因为心里有点生气。

    难道他就真的这么见不得人吗?

    这死女人宁愿别人误会,她和那个人渣前男友,也不肯解释里面的人是他?

    果然这女人就是欠教训!

    林菀被他这一巴掌给打的终于回了神,没好气的扭头瞪了他一眼:“你下手这么重干什么,我还没来得及说,你就出来了啊!很疼的知不知道!”

    说着伸手去拽他的手:“放开我妈!你力气那么大,别把我妈给抓伤了!”

    夜承,“……”

    以为他跟她一样傻吗?

    他怎么可能将她妈妈给抓伤?

    他有控制自己的力气的,好不好?!

    再说了,他这到底是为了哪个该死的女人啊!

    有些不高兴的松开手,可奇怪的是,他的心里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不高兴。相反,在听见林菀说还没来得及说的时候,他心中居然奇异的,生出了一种近乎诡异的满足感。

    因为这种诡异的满足感,他纡尊降贵的伸手,在林菀的后脑勺敷衍地摸了两下,嘴里却嫌弃道:“什么很疼!我根本就没有用力!”

    “你那还叫没用力吗?那换我不用力打你看看,行不行?”林菀磨着后槽牙,恶狠狠地盯着他。

    夜承没来得及反驳,反倒是一旁终于清醒过来的林妈妈,突然尖叫了一声:“OMG!”

    林菀闻言正想打趣自家老妈还挺潮的嘛,却没想到,自家老妈接下来的一句,直接噎的她好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

    “为什么你最后居然泡了最穷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