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82.第182章 0183 从没有人让他如此失态过
    “姜姐,不好了,林菀的爸妈找过来了!”小茹满脸惊慌地冲进化妆室,朝姜妍通风报信道。

    姜妍之前一直在和一个“老朋友”聊天,刚刚才得知林菀出事的事情,心里还没想好要怎么解决呢,猛地听见这话,脸色顿时就是一变。

    “人已经到哪儿了?!”她“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脸色阴沉的问。

    看着她难看的脸色,小茹有些害怕,战战兢兢地回答:“有个侍应生不懂事,听说对方是林菀的父母,问都没问我们一声,直接就领着人,往夜少要的那个豪华包间去了。估计现在差不多就快要到了。”

    “Shit,一群白痴!”姜妍闻言气的咬牙,不顾形象的飙出一句脏话。

    小茹哆哆嗦嗦的偷看了她一眼,小心翼翼的问:“姜姐,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

    “怎么办?自然是什么都不办!”姜妍气急败坏的喝道:“现在这种时候,要是再有个外人在场,老两口面子上挂不住,岂不更要发火!”

    小茹噤若寒蝉,不敢吱声。

    “吩咐下去,所有人都给我离那个包间远远的!要是有谁敢偷跑过去看热闹,我一点也不介意,让他领教领教我的手段!”姜妍周身杀气四溢,那阴森森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从修罗场走出来的修罗一般。

    小茹被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连忙点头。

    就在姜妍在这边,力所能及的做着最后救场的时候,完全不知情的林菀还在苦恼,自己没衣服,该怎么从浴室出去。

    “那个——”咬了咬牙,她从浴室中探出一个小脑袋,朝夜承喊了一声。

    夜承已经穿了衣服,从床上下来,闻言理也没理她,显然还在生气。

    要不要这么小气啊!

    林菀见状在心中小小声的嘀咕,又喊了一声:“喂——”

    “我没有名字?”夜承忽然回过头来,冷冰冰地看了她一眼。

    这死女人似乎从来都很少叫他的名字,难道他的名字,就这么难叫出口吗?

    要知道别人想叫他的名字,还不敢叫呢!

    林菀没想到他居然还计较这种小事,顿时被狠狠噎了一下。

    就在她迟疑的这会儿,夜承忽然冷不丁的又再次开了口:“之前在床上,不还叫叫的非常顺口的吗?怎么现在不叫了?莫非非得等到上了床才叫?”

    没有人回答。

    回答他的只有——“砰”的一声响的关门声。

    林菀背靠着磨砂的玻璃门,看着镜子中满脸通红的自己,又是羞又是恼。

    可脑海中却不受控制的,浮现出很多让她面红耳赤的画面:夜承占有她前,逼着她叫出了他的名字;咬着她的耳垂,夜承一遍遍诱哄她叫他;承受不住夜承的热情时,哭叫着向他求饶……

    明明该意识模糊的,可这一幕幕却清晰的仿若刻在脑子里一般。

    林菀脸烫的都能煮鸡蛋了,惊慌失措地冲到洗手台前,拧开冷水那边的水龙头,直接就将自己的脑袋伸到了水龙头下面。

    混蛋!

    王八蛋!

    她讨厌死夜承那个乌龟王八蛋了,他将她变得好奇怪!!

    心里嘀嘀咕咕地咒骂着,背后忽然传来“哗啦”一声响,是浴室的门忽然被拉开了。

    没想到他会突然进来,林菀顿时呆在了那里,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真是要疯了,这家伙为什么会进来啊!

    她现在就算跳进浴缸也不行啊!

    浴缸的水被她刚刚手贱的给全部放光了!!

    视线从躬起的后背,滑到翘起的臀部,再到笔直修长的两条腿,夜承脸上的表情一时间也有些古怪,瞧着似乎是有些发红,可又有些像是发黑。

    这该死的女人,简直无时无刻不在挑战他的理智!

    问她是不是想要,她又死鸭子嘴硬的说不要。

    既然不要,那摆出这幅勾人的姿态来诱惑他干什么?

    真是欠教训!

    这样想着,他直接黑着脸厉声呵斥:“还不站好了!要不然等下别又哭又喊的,跟我说不要!”

    林菀本来还觉得十分羞耻,被他这话给说的也跟着黑了脸。

    她本来就不想要!

    是这家伙自己太色了!

    脸黑黑的站起了身,两只胳膊死死地捂住胸口,她背对着他语气不好的问:“你跑进来干什么?”

    一件雪白的浴衣砸到了她脑袋上。

    最后看了一眼镜子中倒影出的,被两只胳膊给挤压出的那道沟壑,夜承一句话也没说,直接铁青着脸,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该死的女人,今天看在她第一次的份上就算了!

    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教育教育她,在男人面人面前,一而再再而三地做那种撩人的姿势,会有什么后果!

    “莫名其妙!”手忙脚乱的将头上的浴衣拿了出来,回头看了一眼,夜承明显气冲冲离开的背影,林菀嘀咕了一声,跟着赶紧伸手将门重新关上。

    正七手八脚的往身上套着浴衣,外面忽然隐隐传来了门铃声。

    心中别的就是一跳,林菀有些战战兢兢的,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按说没有特别吩咐,应该不会有人来敲门才是。

    难道是姜妍终于发现她不见了?

    可如果是姜妍的话,她心中为什么会这么不安呢?

    “去开门,”在沙发上坐下,夜承头也不回的丢出一句。

    林菀心里本就有些打鼓,一听他这话立即皱着眉毛:“你干嘛不去开?”

    “你确定要我去开?”夜承正拿了杯凉水猛灌,闻言回过头,阴森森开口。

    林菀有些莫名地看着他,就见他突然站起了身。虽然同样穿着一身浴袍,但却难掩他挺拔的身姿。半敞的领口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并不会让人觉得女气,反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身为男人,身体里蕴藏着的那种力量美。

    “还要我去吗?”垂眼看向某处,夜承咬牙切齿的问。

    该死的,等下这女人要是再敢挑逗他,干脆直接做了她算了!

    也免得他总是“起火”!

    想想就觉得好像杀人,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

    不对,是从来都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这么失态过!

    想到今晚自己接二连三的失控,他的脸色,已经没办法用难看来形容了。

    林菀顺着他的视线看去,脸上刚刚压下的红晕,立刻又升腾了起来,连忙别开眼,飞快朝门口方向跑去:“我,我,我去开门!”

    这家伙是发情的驴子吗?!

    真是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