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77.第177章 0178 这女人居然是第一次?!
    林菀的眼神迷糊的更厉害了,张了张口,想要说什么。可脑海中一片浆糊,却怎么也没办法将那两个字说出来。

    夜承也不急,停在她内裤边沿的手伸了进去,有一下没一下的,揉捏着她蜜桃般饱满诱人的臀部,另一只手抓起她的手,摸上自己同样****的胸膛,诱惑笑着轻声询问:“想不想要我?想要说出来,说对了就给你。”

    被强迫按在坚硬胸膛上的手,微微弯曲了一下,林菀咬住了嘴唇,没说话。

    虽然现在意识并不清楚,但她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也许说了以后会后悔也不一定。

    见状夜承低低的笑了起来,以唇齿抵开她自虐的牙齿,却并没有再深入,只暧昧地****着她微肿的红唇,继续诱哄:“恩?不想要我吗?不想要的话我可要离开了。”

    林菀似乎对“离开”两个字极为敏感,闻言立刻八爪鱼一般,将夜承给紧紧缠住。

    感受着再次主动贴上来的娇躯,夜承的心情显得非常好,嘴唇再次在她的脖颈上流连了起来,两只手也配合着在她身上四处点火,边极有耐心的再一次追问:“我是谁?恩?”

    林菀感觉难受极了,明明之前贴着还十分舒服,现在却只觉燥热的厉害。唇舌和大手所过之处,被再次燎起了大片的热意,这种热意比之前来的还要凶猛,让她几乎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她终于忍耐不住的哭喊起来:“夜承……夜承我难受……我难受……”

    这一声委屈的哭喊,剪断了夜承脑海中,最后一根名为理智的神经,他缓缓的抬起头,两只原本幽冷的眼眸亮的骇人,那种光芒就好似静夜中蛰伏的野兽,似乎下一秒就要扑上去将猎物给狠狠撕碎,全部吞入肚子。

    “乖女孩,马上就不难受了。”他笑着在林菀的嘴角边落下一吻,手上猛地一用力。

    布帛被撕碎发出一声尖锐的声响:“嘶啦——”

    恍若察觉了危险,林菀的身体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下意识伸手,就要将压在身上的男人给推开。

    “想跑?晚了!”在她水润粉嫩的嘴唇上咬了一下,夜承嘴角轻轻翘起。

    笑容戏谑仿若猫逗老鼠般,又冷酷的好似要将猎物拆吞入腹的野兽。

    “啊啊啊——”林菀忽然失声尖叫了起来,下一秒就发疯一般,用力捶打着身上压着的男人:“大坏蛋,你走开,好疼!疼!”

    晶莹的泪珠断线的珠子一般,滚滚而落,一张小脸都因为疼痛微微扭曲了起来。

    夜承没将她的小打小闹放在眼里,反紧紧的皱起了眉毛,脸上极为少见的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来。

    ******?

    这女人居然是第一次?!

    不会吧……

    在他走神间,林菀却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身体仿若被用刀给用力劈开,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她浑身都不自禁的战栗了起来,忍不住再次大声哭喊:“走开!坏蛋!大坏蛋!你快走开,我好疼!呜呜,好疼,我快要死掉了……”

    夜承被她的哭喊声叫回神,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极为古怪,似高兴,似生气,似疑惑,又似疼惜……

    谈了那么多年男朋友,居然还是第一次。

    她那个人渣前男友还真是暴殄天物啊。

    只是既然是第一次,她为什么不早点说!

    这样他刚刚就会温柔一点了……

    垂眼看着林菀雪白的身体上,满布的青紫痕迹,他脸上难得的露出一丝尴尬来,再看着林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小脸,心口又是一阵阵心疼。

    凑过去安抚的吻去她眼角滚落的泪珠,两只手也温柔的在她身上轻抚着,他软着声音哄道:“乖,一会儿就不疼了,我轻一点,乖啊。”

    声音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温柔和宠溺。

    只是与他温柔的声音相反的是,完全不容拒绝的强势入侵。

    “啊——疼!!!”林菀再次尖叫,下一秒就狠狠地咬上了夜承光裸的肩膀。

    她的力气极大,简直就好似要将夜承肩膀的肉,给咬下来一般。

    “唔!”夜承疼的闷哼了一声,但并没有推开她,而是温柔地侧过脸,安慰的吻着她泛着红晕的脸颊,细嫩的耳垂,优美的颈项。

    细碎的吻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身体也维持着进入的姿势不动,这一番抚慰,终于让林菀在他背上又抓又挠的动作,停了下来,咬着他肩膀的牙齿也逐渐放松。

    强忍住身体里翻腾的****,夜承扳过她的脸,一下一下的吻去她唇齿间的点点血迹,柔声笑问:“没骗你吧,是不是不怎么疼了?”

    “啪——”

    林菀一巴掌将他的脸拍开,哽咽着控诉:“大坏蛋,欺负人!”

    夜承被她拍的生疼,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嘶——”

    这死女人力气怎么这么大?

    他脸都要被她给打肿了!

    心中嘀嘀咕咕,倒是没生气,而是将她的两只暴力的手抓住,再次凑过去吻着她的红肿的嘴唇,黏黏糊糊的问:“还疼不疼?”

    林菀觉得自己被欺负了,不想跟他说话,直接别过了脸。

    看着她这小孩子气的动作,夜承有些哭笑不得,只能凑过去,仔细观察了一下她脸上的表情。见她神情明显缓和了下来,心中估摸着她应该不大疼了。

    这样想着就再也忍耐不住,狂野的动作了起来,力道大的,几乎没将林菀的骨头给撞散了架。

    “坏蛋,你又欺负人!”林菀还有点疼,立刻又尖叫了起来:“不准动,大坏蛋,我让你不准动!”

    刚刚能忍那么久,已经是看在她是第一次的份上,现在哪里还能再停下来?

    “没欺负你,一会儿就不疼了,还会很舒服的。真的,不骗你,你乖一点。”夜承哄小孩儿一般,咬着她的耳垂轻声呢喃,两只手也再次在她身上点起火来,以便转移她对疼痛的感知。

    林菀果然很快就被转移了注意力,本就浑噩的眼神涣散开来,微拧的眉毛也轻轻舒展,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着,声音不再痛苦,反带出一丝愉悦。

    夜承见状这才松了一口气。

    这女人是第一次,他希望给她一个美妙的初夜回忆,而不是只有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