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76.第176章 0176 真是要疯了!
    “唔……”冰冷的凉水猝不及防地浇在林菀身上,让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模糊地轻哼了一声。

    知道冷了吧?

    夜承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点点恶作剧成功的得意笑容。

    下一刻,就听林菀口中又断断续续吐出一句:“……好……好舒……服……”

    嘴角边的笑意瞬间冻住,夜承冷峻的脸庞隐隐有发黑的迹象,伸手就将身上的女人给恶狠狠地撕下来,直接扔进了浴缸里。

    果然这死女人需要的并不是他!

    觉得很舒服是吧?

    那就让你舒服个够!

    将喷头直接拧了对准林菀,想了想不解气,又伸手将浴缸上方的水龙头,给一并拧开了。

    当然,拧开的同样是冷水的那边。

    “嗤嗤”的喷水声和“哗哗”的流水声交错在一起,水流于偌大的浴缸中汇聚,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上升。先是漫过白嫩的脚背,跟着是精致的脚踝,慢慢到了平坦的小腹,再一点点往上……

    夜承猛地将自己的视线从浴缸中拔出,扭过身,飞也似的快步出了浴室。可即便已经远远离开,可那种让人心烦的燥热却还是挥之不去。

    豪华包间内设施一应俱全,他走到偌大的落地酒柜前,看也没看,随手拿了一瓶烈酒打开,给自己倒了一杯。

    火辣辣的酒液滑过喉咙,带起一种火烧般的灼热感。体内的燥热不见减轻,反益发浓烈的让人难以忍受起来。似乎就连周遭的空气,都开始跟着躁动不安了起来。

    “Shit!”

    低声咒骂了一声,他将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掷于桌上,转而又拿起水杯倒了一大杯凉水,咕噜咕噜灌下去大半,体内一直萦绕不去的燥热,这才得到了一些缓解。

    死女人,他上辈子肯定是欠了她的吧!

    重重将自己扔进沙发里,他忍不住纷纷嘀咕了一句。

    话音刚落,浴室里忽地响起一道东西落地发出的闷响,伴随着一声惨叫:“啊!!!”

    该死的,她又怎么了?

    嘴里咬牙切齿地骂了一句,人却已当先猛地窜了起来,飞速朝浴室方向疾步走去。

    刚一走到门口,眼睛就被一片亮的刺耳的白腻肉体,给狠狠晃了一下。

    此时的林菀正以极其不雅倒插葱姿势,半摔出了浴缸。也不知道她刚刚做了什么,大半身子都已经在浴缸外面,脸和肩膀抵在地上,屁股微微翘起,两条雪白的大腿架在浴缸边沿,一双小巧玲珑的脚丫子在半空中踢来踢去。

    亏得浴室的地上同样铺着厚厚的羊毛毯,要不然这一下,非得摔个鼻青脸肿不可。

    视线顺着线条流利的光滑裸背,滑到半透明黑色蕾丝内裤包裹着的饱满臀部,再到高高翘起的两条半叉开的雪白大腿,夜承感觉刚刚好不容易被压下的那股燥热,再次从身体里升腾了起来,而且比之前的还要猛烈,几乎要将他整个人都给燃烧起来。

    见着夜承,林菀就好似看见了救星一般,两只笔直向前伸去的胳膊,努力朝夜承的方向够去,嘴里委委屈屈的哼卿:“疼……帮我……”

    夜承被这一声给猛地惊醒,耳尖隐隐泛出一点薄红,勉强移开了视线,满脸黑线的走过去,忍不住呵斥了一句:“怎么不干脆疼死你!”

    刚一靠近,腿就在第一时间被用力勾住,好似怕他会突然逃跑一般。

    夜承见状好气又好笑,半蹲下身,用力将她的手掰开,伸手就要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这本来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无奈林菀如今满身都是水,整个人滑溜的就跟泥鳅一样,居然试了好几次都没能将人给抱起。

    这让夜承有些烦躁,但更让他烦躁的是手中感觉到的触感,那种被水浸润的滑腻,还有手指按压下去时的饱满弹性,让他简直有些控制不住的,想要垂眼去仔细地看一看。

    晃神间,林菀已经自力更生的,攀着他有力的膝盖,一点点往上,然后伸手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

    “!!!”

    夜承浑身蓦地一僵,漆黑如墨的眼瞳中满满都是惊叹号。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难受,林菀上身的文胸早已经被她自己给扯掉了。此时她的两条柔软无骨的胳膊,死死的勾着夜承的脖子,这个动作使得她饱满的****被狠狠挤压,臌胀成两个半弧,堪堪抵在了夜承的下巴下……

    “真是要疯了!”闭了闭眼睛,夜承在心里近乎崩溃的呢喃。

    林菀却丝毫没有不知道,自己的动作会给一个男人带来怎样的冲击。她在发现自己终于成功爬上来后,脸上顿时露出傻兮兮的笑容,猫咪般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夜承线条紧绷的侧脸,满足的呼出一口气:“呼……爬……爬上来了……好舒服……”

    感受到那贴着自己脸摩挲的细嫩触感,还有抵着他下巴的充满弹性的饱满,夜承脸上赤橙红绿的变幻个不停。他几乎是气急败坏的,伸手抓住了林菀的头发,微一用力将她的脸揪开一些,磨着牙问:“冷水澡都洗了,还没清醒吗?”

    “疼……”林菀没回答,只可怜兮兮的嘟囔。

    夜承正要再说什么,眼神却忽地一凝。

    明明已经洗过冷水澡了,林菀白皙的脸蛋上,却不知怎的,还是泛滥着大片的红潮,原本清亮的眼眸中也浑浑噩噩的,根本不见半点的清明。

    想到什么,他也再顾不得其他,伸手摸上了林菀的后颈,一路往下摸到腰窝,所过之处皆是火烧一般滚烫。

    “该死的!”眼眸中闪过一抹空前浓郁的杀气,夜承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句。

    直到此时他这才明白,林菀不仅仅是喝醉酒,或是被下了迷药那么简单,她这样子分明就是被下了****,而且还是烈性的!

    刚刚果然太便宜那个人渣了!

    “呜……放……放开……难受……我要……”努力了好几下,都没办法靠近自己觉得很舒服的“抱枕”,林菀委屈的简直快要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