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73.第173章 0173 沈琪欲行不轨
    侍应生仔细地看了一眼那张照片,照片上的林菀面容还十分的稚嫩,显然是很久以前拍的了。身上穿着睡衣,脸上挂着灿烂的笑容,这样私密的照片,要不是男朋友,实在很难想象对方为什么会有。

    心中的狐疑消弭了大半,他客气的问:“原来你是林菀的男朋友啊,以前从来没听她说过呢,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沈琪连忙拒绝,跟着怕对方觉得自己心虚,又笑着解释了一句:“菀菀不喜欢别人随便碰她,我自己来就好了。”

    侍应生闻言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就点点头离开了。

    等她彻底消失在视线,沈琪这才彻底松了一口气,心中直呼好险。

    为了挽回林菀,他将自己的手机桌面,笔记本桌面什么的,都重新换上了林菀以前的照片,为的就是营造出,自己始终对林菀念念不忘的形象,倒没想到今天居然派上了大用场。

    当下他也不敢再耽搁,扶着林菀就快步往订好的房间走去。

    九号公馆虽然是酒吧,但也有供客人休息的包间,包间一早就订好了,为了就是能尽早将计划落实。

    房间门口正站着个漂亮优雅的女人,见着沈琪,她却一点也不优雅的训斥道:“怎么这么慢,我都等好一会了!”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林媛。

    将不断往地上滑的林菀往怀里抱了抱,沈琪苦着脸抱怨:“不是我不想快啊!我一直跟着她呢,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居然一直都没有发作!是不是你给那小野模的药,药性不行啊?”

    社会混迹多年养就的精明圆滑,让他本能的掩下了,林菀和夜承在卫生间待了一段时间的事,这一方面是不想多事,另一方面也是敏锐的觉得林媛不会喜欢听。

    “怎么可能!这药可是我托朋友买的!按剂量下下去,顶多十五分钟就能见效。”林媛皱着眉毛反驳。

    豪门之家中的龌龊事不少,想要买这种药也不是什么难事,相反,比到外面卖的那些兑了水的假药,她给那小野模的药可要货真价实的多了。

    这样想着,她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冷不丁的又凉声笑了一下:“看来是那小野模自作主张的将剂量减轻了,我还以为她是个有胆量的,没想到居然这么不中用。”

    说着她朝沈琪一摆手道:“行了,这事先不说,你赶紧扶她进去吧,别忘了事后记得拍照。”

    她不能在这里久留,以免被人看见了怀疑。

    本来贺瑶是不赞同,她亲自再跑这一趟的,但为了确认计划成功实施,她还是冒险过来了一趟。

    沈琪早就已经急不可耐了。

    林菀身上的药性显然已经开始发作,不再像之前面条一样软塌塌的,反不停的往他身上蹭,蹭的他****焚身。要不是到底顾忌着林媛的身份,他早就不管不顾的将人给拖进去,直接生吞活剥了!

    “我知道了。”敷衍的草草一点头,他一手拧开门,一手半拉半抱的将林菀往里面弄。

    也不知道是不是突然察觉了危险,已经完全意识不清的林菀,居然突然大力的挣扎了起来,嘴里迷迷糊糊地呢喃:“不……不进……”

    只是她挣扎的虽然厉害,但沈琪毕竟是个成年男人,力气自然比她大得多了,不过三两下,她就被整个拖了进去,伴随着关门声发出的“砰”的一声脆响。

    林媛看着紧闭的黑色镂花木门,嘴角边终于露出一抹志得意满的阴毒笑意。

    经过这一晚,她倒要看看她林菀不嫁沈琪还能嫁谁!

    就算不肯嫁也没有关系,只要有那些照片在手里,还怕她不会乖乖就范?!

    沈琪一将人给拖进包间,立刻就迫不及待的,将人给扔在了偌大的双人大床上。

    因为他手上力道一个没控制住,林菀被摔上床后,一头青丝立刻披散开来,铺在雪白的床单上,衬着她满布红潮的小脸,微微张开的殷红嘴唇,立时显出一种别样的靡丽来。

    她整个人仰躺在大床上,因为体内突然升腾起的火热感,整个人都难受的微微扭动了起来。伴随着她的动作,波涛汹涌的****高低起伏着,纤细的腰肢水蛇般扭动,短裙往上蜷缩,露出两条雪白的几乎有些晃眼的修长****……

    看着眼前魅惑人心的“盛景”,沈琪的呼吸声逐渐变得急促了起来,眼眸中也隐隐泛出了一层火热的红光。

    咽了咽口水,他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过去,将林菀脚上的高跟鞋脱了扔在地上,手顺着小巧玲珑的玉足,一路往上摸至精致的脚踝,再顺着曲线流丽的小腿,一路摸到白腻细嫩的大腿。

    也许是因为以前常年穿长裤的缘故,林菀双腿的皮肤十分白皙细腻,摸在上面好像会吸手一般,让人完全舍不得离开。

    “真是性感的让人喷鼻血,以前我怎么就没发现呢?”他嘴里喃喃自语着,一双手在那两条玉脂般的腿上反复流连。

    想到等下这样一双****会盘在自己腰上,他终于再也坐不住了,站起身就七手八脚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

    因为心中太过急切,上身的衬衫都是直接扯开的,几粒扣子崩落在地,发出“啪嗒啪嗒”的几声脆响。

    沈琪完全没注意到这些不相干的,此时他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道若有似无的呻吟声给勾了去。模糊的呻吟声,乍耳听着好似在呜咽,仔细听去又像是在轻哼,浅浅细细,缠缠绵绵,有种说不出的勾魂摄魄。

    “妖精!真是个妖精!”

    嘴里喃喃咒骂着,脱得赤条条的沈琪再也按耐不住,猛地扑了上去,一双手十分粗鲁的就是一通上下其手,嘴唇贴着林菀的细嫩的脖颈胡乱亲吻啃噬着,粗喘的呼吸声在静无人声的包间内,尤为的清晰。

    似乎被他的粗暴给弄疼了,林菀再次挣扎了起来,但这却惹来沈琪更加粗野的对待。

    “撕拉——”丝质物被撕碎的声音,清脆的几乎有种刺耳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