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72.第172章 0172 我是她男朋友
    这女人还真是一点记性都不长啊!

    居然还敢跑?

    看着眼前空荡荡的门,夜承直接气笑了,笑意极其渗人,吓的一个本要进来上厕所的侍应生,连厕所都没敢上,直接就蹑手蹑脚的飞速离开。

    敏锐地听见他笑声带起的细微气流声,赵天成狐疑的问:“又怎么了这是?在这地方难道还有人敢招惹你不成?”

    “没,只是个胆大包天的女人而已。”懒懒收回视线,夜承却是喜怒不辨的淡道。

    赵天成愣了一下:“胆大包天的女人?”

    能担得上夜承一句胆大包天,那胆子绝对够大的了。

    只是这世上真有这么大胆的女人吗?

    要知道就连男人面对夜承的时候,可都是会忍不住头皮发麻的呢。

    “恩,”夜承漫声应道,跟着又轻飘飘的来了一句:“那女人你也认识。”

    回头逮住那女人后,该怎么惩罚她呢?

    刚刚的惩罚,似乎没怎么让她长记性啊。

    看来他很有必要更加严厉一些了。

    他若有所思起来。

    “谁啊?”赵天成有些疑惑的问,跟着又忍不住黑线的抱怨了一句:“我说,你就不能一次性将话说完吗?”

    问一点,说一点,挤牙膏呢他这是?!

    夜承没说话,要是赵天成在这里会发现,他的表情明显在走神。

    只是赵天成并不在这里,因而只能在手机那头一迭声追问:“唉?怎么不说话?人呢?不会不在了吧?喂……”

    正满心不解的想着要不要挂电话,手机那头忽然又传来漫不经心的两个字:“林菀。”

    “啊?”赵天成起先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极为诧异的追问:“你是说你上卫生间的时候遇见林菀了?”

    真的假的啊?

    不会又是长得相似或者什么的其他的吧?

    要真是这样,他真的要建议夜承这家伙去看看眼科,或者精神科了。

    心中嘀嘀咕咕的,对面又传来更为劲爆的一句:“她就是之前的那个第二十五号模特!”

    这下赵天成彻底傻了眼。

    刚刚他还在跟侍应生套话,那第二十五个模特是谁呢!

    没想到还真如夜承所说,那女人就是林菀啊?!

    可林菀真的有美的那么惊心动魄吗?

    就在赵天成满心不敢置信的时候,被她所嘀咕的女主角正宛若被狗追一般,拼了命的拔腿狂奔呢。

    “见鬼,头怎么突然有点晕?”脚下忽然一个踉跄,林菀险险才扶住一旁的墙壁,摇了摇有些发昏的脑袋,有些狐疑。

    不会是酒上头了吧?

    可十几度的香槟真的会上头吗?

    她的酒量应该没差到这种地步才是啊。

    按着越见发昏的脑袋,林菀抬脚往前走去,却有些诧异的发现,自己的视线居然都开始变得模糊了起来!

    十几度的香槟后劲真有这么大吗?

    “菀菀,你没事吧?”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道略显熟悉的声音。

    林菀脑袋明显已经呈浆糊状,一时间根本没办法立刻想起对方的身份,只能眯着眼睛朝对方看去,试图想看清楚来的到底是谁。

    身形趔趔趄趄的,视线也跟着一阵晃荡,别说看清了,连自己的脑袋,都愈加天旋地转了起来。

    来人已经走到了她的身前,扶着她的胳膊,担心的问:“怎么了这是?喝多了吗?”

    毫不掩饰的担忧嗓音。

    可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尽管林菀还不能看清对方到底是谁,对于他的触碰,心里却是本能的极为抵触。

    “你……你放开……我……我没事……”她试图甩脱对方的手,声音断断续续,模模糊糊,不靠近了仔细听,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都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要拒绝他。

    难道她就真的这么讨厌他吗?

    沈琪扶着林菀的胳膊,眯起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阴狠,面上却是极为宠溺温和的笑容:“菀菀,你喝多了,我带你去休息一下吧。”

    林菀隐隐约约的好像听到有人说,要带她去休息,她本能的就要大声拒绝,她好好的干嘛要去休息?

    可耳朵里嗡嗡一片作响,脑袋里直冒金星,别说大声拒绝了,连吐出一个完整的句子都十分困难:“不……不要……”

    心中隐约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来,可很快就又被那种极为难受的晕眩感,所覆盖。

    “菀菀,乖啊,你现在这个样子,可不能再在外面随便乱跑了,必须得好好休息一下。听话,我不会骗你的,你还不相信我吗?”无视林菀模糊的拒绝声,沈琪垂涎的视线在林菀玲珑有致的身体上游弋,温和的笑容中泻出几分不怀好意来。

    拒绝他又能怎么样?

    等到生米煮成了熟饭,她还不得老老实实的跟了他?

    想到以后这么个尤物就是他一个人的了,他脸上的笑意益发灿烂了起来。

    以前是他有眼不识金镶玉,如今他可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

    “唉,这不是林菀吗?她怎么了?”路过的侍应生漫不经心的扫了一眼,忽然发现那个被搀扶的女人有些眼熟,再定睛一看,不由狐疑。

    沈琪心中别的一跳,面上却故作镇定回道:“她刚刚夺了花王,太高兴了,多喝了两杯,喝大了,我正要带她去休息。”

    侍应生有些怀疑,仔细打量了林菀一眼,见她整个人都软塌塌地,倒在旁边陌生男人的怀里,头低垂着,但还是能看见她白皙的脸蛋上泛滥的红潮,仔细听去,还能听见她嘴里连连的呓语声,听不清具体在说什么,可瞧着的确像是喝多了。

    “你是她什么人啊?”侍应生还是有些不放心的追问。

    姜妍对林菀青眼有加,这是整个公馆都众所周知的事情,更别说还有人隐隐传出,林菀似乎和夜少也有点关系,这由不得侍应生不多问这一句。

    沈琪有些不耐烦,但也知道要是不打消面前这人的狐疑,只怕今天没办法顺利将计划进行下去,就佯装好脾气的笑着回答:“我是她男朋友,我们在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最近正准备结婚呢。”

    说着怕那个侍应生不相信,他将手机掏了出来。

    那手机桌面上,赫然是一张林菀的居家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