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70.第170章 0170 这臭流氓打上瘾了是吧
    心中火大的简直恨不得拿刀捅夜承两下,可无奈形势比人强,林菀只能服软的大喊:“行了,你别洗了!我是林菀,我承认我是林菀,行了吧!”

    本以为自己服软,这家伙就会停手的。

    岂料夜承直接冷笑了一声,从鼻腔哼出一声:“现在才承认?晚了!”

    轻飘飘的一句承认,就想他停手?

    想得美!

    既然敢糊弄他,那就要有接受他怒火的准备!

    偷偷摸摸的跑去参加那种不入流的比赛,是吧?

    穿的那么风骚的去给别的男人看,是吧?

    笑的那么灿烂的到处勾人,是吧?

    被他撞见了还假装不认识,是吧!!

    不给她点教训,她还真不知道害怕两个字怎么写了!

    此时的夜承完全没想过,自己的这通怒火是不是太不可理喻了。毕竟林菀并不是他的什么人,要做什么根本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他没想过这些,他只是觉得愤怒,那种感觉,就好似自己看着还觉得不错的东西,还没考虑好要不要入手,结果却被别人给觊觎了!

    想到那些盯着林菀玲珑曼妙的身体曲线,心中作着各种猥亵意淫的视线,他终于失态的咒骂出一句:“该死的!”

    “你才该死的呢!你个该死的混蛋,我让你放手,听见了没有?要不然我叫了啊!我真的要叫了啊!”林菀本就被他给揉搓的疼的厉害,又听他居然还骂她该死的,顿时跟被点着的爆竹一样,大声尖叫了起来。

    夜承被她尖锐的嗓音给惊回神,没有生气,反笑了起来,语气凉凉地吐出三个字:“你叫啊。”

    就算叫了又能怎么样?

    难道她还指望有人敢插手管他的闲事?

    别说是在这九号公馆了,就算整个帝都,敢管他夜承闲事的也没几个!

    看来这女人到现在还没认清楚状况!

    林菀被他无所谓的语气给狠狠窒了一下,下一秒就扯着嗓子尖声叫喊了起来:“救命啊!有人非礼未成年少女啦!抓流氓啊……”

    夜承被她的叫喊声给气笑了。

    非礼未成年少女?

    这女人还真敢说!

    她也不想想,这种********,未成年少女进的来吗?

    出门又没带脑子吧!

    讥诮地看了死命尖叫的林菀一眼,他正要开口说什么,门口却突然传来弱弱的一声:“那个,请问,需要帮忙吗?”

    林菀一听如获救星般,扑棱着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努力扭过头去:“要啊,要啊!救命啊,帅哥!”

    门口五大三粗的壮男,闻言下意识就伸手朝自己的脸摸去,表情十分荡漾。

    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被人喊过帅哥呢,尤其还是这种大美女。

    心中正义感瞬间爆了棚,他正了正脸上颜色,正要呵斥那个胆大妄为的登徒子,视线却又突然被大片的雪白,给吸引了注意力。

    玲珑精致的脚踝,线条优美的小腿,白花花的大腿……

    下面呢?

    他忍不住想要弯腰去看那短裙下面的风光,只是还没等他动作,忽然就激灵灵地打了个寒战。

    下意识偏头看去,就见那个大美女旁边正站了个年轻男人。

    剪裁流丽的手工定制西服,山一般巍峨的高大身材,刀削斧砍般的冷峻面容,雪覆霜冻般的冷厉眼神,眼前的男人虽看着极为年轻,但周身所萦绕的王者般的尊贵气质,只怕惯居高位的中年男人也望尘莫及。

    壮男本能的觉得危险,又觉得这男人看着实在是眼熟,条件反射的就往后退了半步。

    看蟑螂一般冷漠地看了他一眼,夜承微掀薄唇,吐出寒气四溢的一个字:“滚!”

    寒凉彻骨的冷意,丝毫不掩饰的杀气。

    壮男冷不丁打了个哆嗦,半点没敢迟疑,转身就跑,边还丢下一句:“打,打扰了,你们继续!”

    “继续你妹啊!别走啊,帅哥!救命,你不能见死不救啊!”林菀甩手踢腿,试图挽留那个逃之夭夭的壮男。

    这一刻她真的骂娘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等到个人来,居然这么怂,真是白长那一身肥膘!

    夜承这臭流氓难不成能吃了他吗?

    就算两人真打起来,他长那么壮,也未必会输啊!

    真是……真是气死他了!

    “啪——”

    一声脆响,尖叫声戛然而止,世界顷刻间变清静。

    林菀浑身僵硬的一点点扭过头看向夜承,脸上的表情简直难以名状,下一秒她蓦地失声尖叫了起来,那表情简直就像是要和夜承拼命一样:“我勒个擦,夜承你大爷的居然敢打我屁股,我跟你拼了!”

    “啪——”又是一下。

    林菀眼睛瞪得铜铃般大:“靠——”

    “啪——”再一下。

    林菀,“……”

    马勒戈壁的,这臭流氓打上瘾了是吧!

    “还说不说脏话了?”夜承垂眼凉丝丝地看着她,手高高举起,一副她敢点头,他就敢继续打的架势。

    林菀差点没被气的吐血三声。

    靠靠靠靠!

    我就说了,你能拿我怎么样!

    再说要不是你耍流氓,像我这种淑女会说脏话嘛!

    眼神控诉地看着夜承,林菀在心中将这混蛋,用满清十大酷刑招呼了一遍,面上却挤出一抹谄媚的笑容来:“不说了——”

    “啪——”话音未落,又是一声。

    对于他的出尔反尔,林菀气的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夜承你——”

    “恩?”手又一次高高举起,夜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林菀蓦地就是一窒,差点没被窒的背过气去,面上却只能委曲求全的,露出小可怜似的表情来:“我都说不说了,你干嘛还打我。”

    “你嘴上是不说了,但我听见你心里说了。”夜承哼笑了一声。

    看她刚刚那嘀嘀咕咕的样子,还不知道在心里骂他什么呢。

    林菀,“……”

    心里想什么你也知道,你是神吧?

    神经病的神!

    凉凉看了她一眼,夜承放下手,倒是没再打她,只十分理所当然的在她屁股上又捏了一把:“弹性不错。”

    比他想象中要好多了。

    这女人的身体还真是无时无刻在给他“惊喜”。

    不过也就这么点优点了。

    要不然凭着她这蠢脑袋,他真的很怀疑,她是不是有一天会直接笨死。

    想到这,他眼神中的赞赏褪去,转而代之的是一抹显而易见的嫌弃。

    林菀,“……”

    好想买一百个杀手干掉这个臭流氓啊!

    摸她的屁股不说,居然还敢嫌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