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69.第169章 0169 是在向我邀吻吗
    温热的鼻息喷洒在脸上,有点痒,痒的人一阵心慌意乱。

    “我没有!”林菀白皙的脸蛋瞬间涨得通红,下意识大声反驳,音量大的简直能刺痛人的耳膜,似乎这样就能增加自己话的可信度一般。

    她怎么可能会希望这家伙对自己干什么?

    她又不喜欢这家伙!

    “真的没有吗?”低低笑着,夜承愈发靠近她,距离近的鼻子都已经和林菀的鼻子,触碰到了一起。

    这种亲昵暧昧的姿态,让林菀好似触了电一般,冷不丁就往后面退去。直退到后背抵到冰冷的墙壁,再无可退之处,她这才满脸紧张的结结巴巴道:“真,真,真没有!”

    谁来救救她啊,她现在真的好想哭。

    夜承这家伙今天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

    画风完全不对啊!

    看着她紧张的眼睫剧烈颤抖,嘴唇都跟着哆嗦了起来,夜承眸中的促狭愈盛,欺身上前一手按着墙壁,将她安全笼罩自己的阴影下,笑意隐隐的不急不缓道:“既然没有,那你这么紧张干什么?”

    你跟个色魔一样,我能不紧张吗?

    林菀在心里大声咆哮,面上却唯唯诺诺的小小声道:“我没紧张。”

    夜承嗤的一笑,他发现了,这女人就是死鸭子嘴硬。

    “笑什么笑,我真的没有紧张。”林菀被他笑的恼羞成怒,大着胆子又重复了一遍。

    轻挑了一下嘴角,夜承要笑不笑的问:“那为什么不敢看我?”

    “谁说我不敢看你了!”感觉自己被小瞧了,林菀怒气冲冲的反驳着,猛地抬起头。

    刚一抬眼,视线就直直撞进夜承的眼眸深处。

    狭长的眼眸,漆黑如墨的眼瞳,静静看着人的时候,幽深沉冷的好似万丈深渊中,久不见天日的古潭。流转间,又好似风过江面,波澜微起,荡漾出一片琉璃幻彩。

    有一种人,他虽无心,但嬉笑怒骂间,自有不尽风华。

    夜承,无疑就是这其中的翘楚。

    “头抬的这么高,是在向我邀吻吗?”耳畔忽然响起一道忍俊不禁的笑声。

    眼前的万般幻想瞬间潮水般褪去,林菀猛地清醒了过来,眼瞳却于一瞬间骤然收缩,内里满满都是惊慌失措。

    不知什么时候,夜承距离她近的,她几乎只要动一下嘴唇,就能直接与他薄削的唇畔碰上了。

    可即便没碰上,似乎都已经能感觉到,他嘴唇上滚烫的温度。

    “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期待啊。”夜承表情戏谑的慢悠悠开口。

    他这一开口说话,嘴唇直接就在林菀的红唇上摩擦而过。

    虽然只是极其轻微的几下触碰,可林菀就好似突然被高压电给电击了一般,狠狠颤抖了一下。也不知道突然从哪里来了力气,她猛地一伸手,直接就将笼罩在她上方的男人,给一把推了开来。

    夜承一时没有防备,冷不丁就被她给推得往后踉跄了两步。

    可神奇的是,他竟然没生气,反直直看着满脸通红的林菀,笑出了声。笑声清悦,好似夜深人静之时传来的小提琴独奏,有种莫名的动人。

    这女人的反应也太可爱了吧!

    刚刚她那颤栗的样子,是觉得触了电吗?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因为发现这女人偷偷参加比赛后的恼火,在这一刹那竟突然烟消云散了。

    笑屁啊笑!

    干脆笑死你得了!

    林菀羞恼的在心中愤愤诅咒着,扭身就要往厕所外面走。

    丢死人了,以后再也不想看到这家伙,每次看到他都没什么好事!

    胳膊却再一次被拉住。

    不仅被拉住,人还重新被朝里面拖去。

    因为没有防备,林菀直接就被夜承给拖到了洗手台前。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林菀来火了,大声朝他吼了一句。

    居然敢吼他,脾气见涨啊!

    夜承微挑了一下眉毛,意味未明地看着她,施施然道:“你不是说你不是林菀吗?”

    林菀愣住,完全没想到他居然还执着于这个问题,不过她立刻就敏锐的感觉到了危险,警惕的抬眼:“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就是想检验一下。”夜承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不紧不慢地吐出一句。

    林菀一听全身的寒毛都紧张的竖起来了:“检,检验?”

    怎么检验?

    不会是要脱了她的衣服检验吧?

    靠,这家伙不会真这么流氓吧?!

    要真这样,那她绝对不介意送他一记断子绝孙脚。

    这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别说她可比兔子级别高多了!

    心中正胡思乱想着,身体忽然被压在了冰凉的洗手台上面。

    九号公馆内没有一个地方不豪华的,包括这卫生间,镶嵌着金边的大理石铺就的洗手台上,是镀金的半弧形洗手盆,金灿灿的水龙头雕刻成龙首状,龙口大张,手一伸过去,就有潺潺的清流徐徐而下,瞧着就好似龙吐水一般,说不出的高端洋气。

    之前林菀每次来上厕所的时候,都忍不住要赞叹一番,可此时此刻的她,却完全没有这个心情了。

    “你干什么?快点放开我!听见了没有,我让你赶紧放开!”因为洗手台比较高,林菀被压在上面,两条小细腿都微微腾空了一些,这让她极度没有安全感,不停的扑楞着踢着两条腿。

    夜承充耳不闻,一手压着她,一手掬着水,毫不留情的朝她脸上泼去。

    林菀嘴里正吱哇乱叫着,一时没防备,直接被泼了一嘴巴水。

    “咳,咳咳——”因为水呛进气管,她忍不住剧烈咳嗽了起来。

    夜承见状停下手中的动作,嫌弃地看着她:“笨死你算了,把嘴闭上。”

    “闭你个头啊!你赶紧给我松手!”林菀气的满脸通红,声色俱厉的喝斥道。

    只是夜承要是能被她这三言两语给吓住,那他也不叫夜承了。见她不咳嗽了,他又重新掬水朝她脸上泼去,泼了几下有些不满意,又掬着水直接拍在了她脸上,一点没留力的就是一通揉搓。

    林菀疼的杀猪一般惨叫了起来,内心几近崩溃。

    你大爷的,力气这么大,当我的脸是土豆吗?

    PS:眼泪汪汪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