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68.第168章 0168 你其实认错人了
    “什么?”见她欲言又止的,林菀有些不解。

    白宛若定定地看着她,眸中的波澜又一点点平息了下去,慢慢地摇了摇头,勉强一笑:“没什么,你快去吧。”

    “哦。”林菀愣愣的答应了一声,走出门,想到白宛若刚刚的样子,又忍不住挠头。

    白宛若似乎有点奇怪啊。

    是有什么想要和她说的吗?

    可反复想了想,却又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是白宛若不能和她说的,只能直接放弃。

    算了,她要是真的想说,回头肯定还会跟她说的。

    因为花王之谜活动结束,公馆的后台瞬间清冷了很多,只剩下一些侍应生来回穿梭。见着林菀,侍应生们都十分客气的朝她点头打招呼。

    林菀感觉自己的脸都快要笑僵了。可又怕自己不笑,别人会说她刚拿了花王就开始耍大牌。

    为免再笑下去自己的脸会抽筋,她只能假装真的很尿急,闷头快步朝厕所方向奔去。

    “呼——”

    等好不容易冲进厕所,她终于忍不住长长舒了一口气,喃喃自语:“果然这花王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啊,这要是天天都这样,那还不得累死?”

    嘀咕完,忽听一道淅沥沥的水声。

    林菀也没放在心上,抬头就准备往里面走,却瞬间僵硬在原地。

    我靠……

    谁来告诉她,女厕所怎么会有个男人!

    不对,是女厕所怎么会有尿池!

    女人现在上厕所也需要这个了吗?

    明明以前来上厕所的时候还没有啊!

    心中瞬间有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林菀化石般僵硬在那里。好一会儿,她猛地想到了什么,又忽地扭头朝身后方向看去。

    对门硕大的“女厕”二字,就这么大喇喇的戳进了她的眼睛里。

    林菀立刻羞愤的想死的心都有了。

    果然是因为喝酒的缘故吧!

    要不然她长这么大都没跑错过厕所,怎么今天就这么悲催的进错了?

    心中刷刷淌下几排冷汗,她连忙蹑手蹑脚的往门外退去。

    希望那个背对着他的男人,不要发现她跑错厕所才好。

    要不然也太丢人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男人的背影怎么瞧着这么眼熟?

    心中这么想着,她忍不住又朝那个男人的背影看去,却正好与对方,清泠泠的仿若冰霜冷月般的眼眸对上。

    林菀,“……”

    如遭雷極也不足以形容她现在的心情了。

    那个背对着她的男人不是别人,居然就是她今天唯恐避之而不及的——夜承!

    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林菀心中泪流如海。

    误闯男厕所也就算了,被人撞见也不说了,这人偏偏还是自己今天最害怕遇见的人!

    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也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神经突然抽搐了一下,她突然佯装镇定的礼貌笑了一下,吐出一句:“你其实认错人了!”

    话音未落,人已经毫不犹豫地转过身,跟着脚底下抹了油一般,飞也似的夺门而出。

    老妈,老爸,姜妍,汤圆,无论是谁,快来个人救救——救命啊……

    夜承发现她骗他,说不定会直接弄死她的……

    心中疯狂祈祷着,却堪堪在逃出门的那一刹,胳膊被一只有力的大手给死死抓住。

    林菀用力甩了甩,没甩开,真的想哭的心都有了。

    我靠!!

    这男人是会飞吗?

    怎么这么快就抓到她了!

    她现在立刻假装失忆有用吗?

    “认错人了?”用力将她扯回身,夜承垂眼看着面前战战兢兢的女人,皮笑肉不笑的开口。

    他果然没认错人,之前的那个二十五号就是林菀!

    居然敢瞒着他,她倒是好大的胆子!

    现在还敢骗他说认错人?

    呵……

    林菀看着他脸上渗人的笑容,整个人抖得如风中落叶,哭丧着脸道:“先生,您真的认错人了,我其实不是你认识的那个林菀,真的。”

    说完顿时想撞墙。

    她刚说的什么鬼话啊,这不是不打自招吗?

    今天出门的时候果然忘了带脑子吧!

    夜承倒是被她的话给说的笑了起来:“哦?你知道我认识一个叫林菀的蠢女人?”

    你才蠢女人呢!

    你全家都蠢女人!

    林菀暗地里愤愤地磨了磨牙,面上却一副我失忆了,我不知道我刚刚说了什么的表情,无辜道:“什么林菀?我刚有说林菀吗?”

    老天保佑,保佑姜妍把我化的连亲妈都不认识吧……

    “哦?你没说是吗?”夜承凉飕飕地笑了,伸手捏着她的下巴抬起来,审视的左右看了看,喜怒不辨的缓声道:“没说也就没说吧,不过看你这小脸蛋,怎么跟我认识的那个蠢女人,长的这么像?”

    都被他给逮着了,居然还敢嘴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看来他最近真的对这女人太宽容了。

    要不然,她怎么敢当着他的面睁眼说瞎话?!

    “这人有相似……”林菀下巴被他捏的生疼,又不敢反抗,只能干笑着辩解。

    “哦,是吗?”夜承不置可否的哼出一句。

    林菀以为他相信了,心中正要松一口气,却没想到,他居然突然揪着自己的胳膊,往厕所里面拖去。

    “你你你,你干什么!”林菀大惊失色,忙不迭挣扎了起来。

    这家伙好好的将她往厕所里面拖干什么?

    不会是想对她欲行不轨吧!

    虽说这家伙长得一点都不像这种人,可这年头最不缺的,就是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啊!

    想到第一次见面,这家伙就直接上手摸了自己的胸,林菀越发觉得自己的怀疑非常靠谱,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惊恐起来,挣扎的力气也跟着变大了很多。

    她这垂死挣扎的反应,倒是将夜承给逗乐了,他停下手中的动作,垂眼看向面前满脸惊惧的女人,似笑非笑的问:“你以为我会对你干什么?”

    夜承的力气实在太大了,林菀根本就挣脱不开,见他不再把自己往里面拖,心中勉强镇定了一些,结结巴巴道:“我,我,我怎么知道。”

    她要是知道,她现在就喊救命了,好不好!

    也不知道这里喊救命,外面的人能不能听见。

    我去啊,现在怎么就没个人来上厕所,解救一下她的!

    “真的不知道吗?”夜承闻言忽然俯过身来,极为暧昧的轻声一笑:“你这么说,难道不是希望我对你干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