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61.第161章 0161 那个女人有点眼熟
    赵天成见状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啊,你夜大少居然也有看女人看直眼的一天!真可惜,我刚刚忘了拿手机,将这历史性的一刻给拍下来了。”

    哎呦,不行了,只要想到夜承刚刚那个呆样,他就忍不住想笑。

    这要是拍下来拿给别人看,肯定会惊掉一地的眼珠子吧?

    夜少唉!

    性感的喷鼻血的女明星,脱光了躺他床上,他都能将人给扔出去的夜大少唉!

    居然会看一个小野模看直了眼。

    这是天要下红雨的节奏吧?

    不行了,不行了,他真的快要笑死了。

    甩了甩鞋背上的酒水,看着笑的只差没在地上打滚的赵天成,夜承脸色隐隐发黑,几乎是声色俱厉地朝他喝了一声:“闭嘴!”

    有什么好笑的!

    这家伙想死是不是?

    正好最近很久没开“杀戒”了。

    他一点也不介意拿他试试手!

    感受到他周身瞬间暴涨的杀气,赵天成顿时不敢再笑了,可看着夜承那明显恼羞成怒的表情,他又实在忍不住。

    这又想笑又必须得憋住,实在太难受了,他原本儒雅的面孔,都因此微微扭曲了起来,肩膀更是得了羊癫疯一般,不自禁的剧烈颤抖着,那模样看着简直就跟神经病一样。

    夜承看着他那明显在偷笑的死样,眸光森冷,要是眼神能直接杀死人,赵天成此时只怕早就血溅三尺了。

    “好吧,好吧,我不笑了,我真的不笑了。”察觉到夜承身上越来越低的低气压,赵天成干咳了一声,连忙摆手。

    夜承没说话,仍旧用森寒的眼神,一刀刀的凌迟着他的神经。

    赵天成见状忍不住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为自己叫屈:“行了,我真的不笑了。其实也不能怪我啊!这要是换了任何人,看你盯着个小野模看直了眼,肯定也会笑的,好不好!”

    “我什么时候看直了眼了!”夜承语气阴冷的一字一字咬牙问。

    他只是觉得台下的那女人很像林菀,可仔细看去又觉得陌生,所以才多看了两眼。

    根本就和看直了眼没有半点关系!

    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会因为一个小野模看直眼,和他说笑话呢!

    赵天成朝台下横了一眼,心中默默的吐出两个字:刚刚。

    不过这两个字,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当着夜承的面说的。夜承如今这样子,明显就是要暴走的状态,再说下去,他很怀疑自己今天能不能竖着走出去。

    “好吧,你没看直眼,是我看错了,行不行?”心中腹诽了一句口是心非,他面上无奈笑着,作举手投降状。

    冷冷盯了他一会儿,这才收回视线,夜承丢出冷冷的一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腹诽我。”

    脸上的笑意瞬间一僵,赵天成摸了摸鼻子,表情讪讪的连忙转移话题:“你既然不是看直了眼,那你刚刚在看什么呢?”

    夜承没回答,只重新垂眼看向楼下的T台。

    那个女人如今已经走到了T台的最前面,按说她应该在那里稍作逗留的,可让人诧异的是,她直接就转过了身。

    那干净利落,毫不留恋的架势真的很像女王出游,傲慢地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却又不屑于任何人谄媚的讨好和膜拜。

    因为背过身去,她大半身体都被巨大的翅膀给挡住了,却益发衬得那臀部的线条,饱满而诱惑,勾得人几乎挪不开视线。

    想到现在有无数道垂涎的火辣视线,落在这个诱人的臀部上,他心中不知为何,蓦地就升起一股心烦意乱来,简直有种冲动,想上去拿衣服将那女人给死死盖住,或者干脆直接弄瞎那些不规矩的眼睛!

    这种骤然升起的暴虐感觉,让他心中益发烦乱了起来,下意识伸手够了桌上的酒杯,凑到唇边——

    什么也没喝到。

    杯中空空如也。

    “噗——”赵天成再次忍不住喷笑出声。

    艾玛,他真的想忍住不笑的,可也真的真的忍不住!

    他认识夜承可有不少年头了,什么时候见过他,居然这样接二连三的失态啊!

    他一定要记住今天的日期,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拿出来偷偷笑一笑。

    简直是太好笑了!

    他的笑声将夜承从走神中惊醒。

    夜承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拿了个空杯子在喝酒,脸上的表情瞬间难以名状。

    那种混合了恼羞成怒,气急败坏,无以言表,自我唾弃……的表情,五彩缤纷的简直能直接开染坊了。

    “再笑,信不信我直接把这杯子,塞你嘴里去?”他迁怒地看向赵天成,眼神冰雪般寒凉,内里携裹着毫不掩饰的威胁。

    赵天成闻言一哽,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

    他这到底是得罪谁了?

    自己失态居然怪到他头上来了!

    他笑一下难道也犯法吗?

    心中嘀嘀咕咕的腹诽着,他伸手抹了一把脸,这才勉强止住笑意,叹了一口气:“我说,说你看直了眼你又不承认,那你到底在看什么东西呢?”

    夜承原本不想回答的,可想到要是不说清楚,以后这家伙,肯定会时不时的,将这事给拿出来揶揄他,微抿了一下薄削的嘴唇,终是不耐烦的开口:“你难道不觉得那个女人有点眼熟吗?”

    “眼熟?”赵天成愣了一下,跟着想到什么,又古怪地看向他:“你不会又觉得她长得像林菀吧?”

    夜承闻言脸唰的就是一黑,几乎是咬着牙,凉飕飕问他:“你给我解释解释,这个‘又’字是什么意思?”

    说的好像他看见女人,就觉得对方像林菀似的!

    他今天不过才说了两次!

    默默地朝楼下的角落指了一下,赵天成默默回答:“之前你不是说,在那里看见个女人,长得像林菀吗?现在又说这个女人像,不是‘又’是什么?”

    上次他们来公馆,这家伙也看见个女人,觉得像林菀来着。

    后来证实,那的确是林菀,他也就不说了。

    可这样接二连三的,的确会让人觉得,他看谁都长得像林菀啊!

    强忍住,想将酒杯砸他头上去的暴虐想法,夜承声音毫无起伏的冷冰冰道:“我之前看见的就是这个女人!”

    ps: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