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60.第160章 0160 万众瞩目
    美人鱼般优美的裙摆,曲线优美的腿部线条,让人喷鼻血的臀部弧度,用力一折就会折断的纤细腰肢,饱满坚挺的****……

    光晕顺着那曼妙无比的曲线逐渐往上,众人的视线也顺着那诱惑无比的弧线上,一路往上游弋。紧张的气氛不知不觉地弥漫了整个公馆,众人屏住呼吸,按耐住内心深处的痒痒,万分期待的等着,神秘面纱彻底被揭开的那一刻。

    淡金的光晕舔过月光般皎白的皮肤,顺着精致的锁骨,一路缓缓延伸至天鹅般优美的脖颈,当先暴露在众人眼中的,是一个弧度流丽的精致下巴。

    不若如今流行的那种锥子状下巴的尖锐,也不是那种方形脸的生硬,而是恰到好处的延伸与收拢,精致完美的,简直好似用标尺测量着画出来的一般,让人忍不住益发期待起整张脸暴露后的惊艳。

    光晕继续往上,这一次到了微微抿起的红唇。

    不是过分小的樱桃小口,也不是过分大的血盆大口,而是大小适中的含珠唇。唇瓣饱满丰盈,微张时,两唇之间的弓形弧度诱惑异常,轻抿时,却又透出一种别样的性感来,诱的人简直想立即上去一亲芳泽。

    珠唇之上是一点小巧挺直的鼻尖。

    对的,就是一点。

    因为翘鼻的大半部分,都被一个黑红镂空侧花半脸面具,给遮住了。

    “SHIT,怎么会带个面具!”有人忍不住在心中咒骂。

    也无怪乎他们会恼火,这种感觉,就像是看见一个带着面纱的绝世美人,眼看着那面纱就要被掀开了,结果在最关键的地方,居然发现还带了另外一个面纱!

    这种大起大落的感觉,简直让人抓狂的要发疯!

    可当众人对上那双从面具薄网后面露出的眼眸后,却又瞬间怔在了那里。

    清澄无垢的眼眸,干净的好似山涧潺潺而下的清流,又好似一泓秋水,明净而清澈。眼眸的焦点有些飘忽,并没有落在任何一个人的身上,而是虚虚地落在远处。清泠泠的,带着一种目中无人的傲慢,却并不会让人讨厌,反让人觉得有种漫不经心的意味。

    众人心中的恼火顷刻间烟消云散,只觉这种半露未露的美,更有种神秘莫测的勾人味道。

    即便看不见整张脸,这一刻,谁也不能否认这女人美的惊心动魄。

    没有欢呼声,没有尖叫声,整个公馆这一刹那,就好似被施了定身魔法一般,安静的连呼吸声都细细可闻。

    众人愣愣地看着,那个穿着黑色鱼尾裙的女人,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她下颔微抬,视线落于远方,诱惑的红唇微抿,虽只露出半张脸,却也可以看出她脸上并没有一点笑意。那冷漠又目中无人的模样,就好似女王出游,显出一种凛然的尊贵。

    高空之上有数道光束落下,在她身上汇聚成一团,照的她整个人都好似会发光一般。可这光线,却益发使得她裸露在外的皮肤,泛出冷玉般的光泽,半露的脸上更是流泻出一种让人窒息的禁欲美感。

    这个带着面具的神秘女人,简直就是个矛盾综合体。她有着让人血脉贲张的火爆身材,周身却萦绕着让人不敢亵渎的尊贵气质,让人既想冲上去亵玩一番,却又忍不住想要臣服于她的脚下。

    这一刻,很多人心中忍不住想起那个笑话,笑话说的是欧洲的女王,会赐予臣下亲吻自己脚的荣誉。以前众人还觉得这个笑话很恶心,可现在看着这个女人,他们心中却忍不住想,如果是这样的一个女人,他们应该也会愿意的吧。

    没有人能拒绝这样的一个女人,即便是没有尊严地匍匐在她的脚下,心中也必然是甘之如饴的。

    天地间在这一瞬失去所有色彩,只有她周身的光华,照耀的人几乎睁不开眼来。

    “哐当——”数个杯子终于因为主人的走神,从指间滑落,落在地上,接连发出声声脆响。

    可谁也顾不得去管,只灵魂出窍般盯着台上的美艳又尊贵的女人。

    “咯噔,咯噔,咯噔——”

    高跟鞋踩在光板上,发出道道清响,绚烂金光在她脚下绵延出一条金光大道。她闲庭信步地在众人视线中穿过,每一下都好似踩在了众人的心脏上,又酥又麻,让人全身的鸡皮疙瘩都在一瞬间起来了。

    “不行了,我的鸡皮疙瘩都掉了一地了,姜妍到底在哪儿找来的这么个尤物啊!”大力搓着自己的胳膊,赵天成终于忍不住怪叫了起来。

    夜承没有吭声。

    他此时正微眯着眼眸,瞬也不瞬地死死盯着台上的女人,那种好似野兽锁定猎物一般的冷厉眼神,让人看着忍不住就是一阵毛骨悚然。

    就是这个女人!

    之前在台下的角落里看见的,那个长的和林菀极像的女人!

    没听见他的回答,赵天成忍不住狐疑地扭过头,在看清他脸上的表情后,脸上却瞬间露出促狭无比的笑容:“夜承?夜承?夜承?”

    接连唤了三声,这才换来夜承不耐烦的偏头:“干什么?”

    这家伙最近是不是真的太闲了?

    成天有事没事的就各种叫魂!

    难不成真要他给他找点事情做做?

    “其实我真的不想打扰你的,”无视他表情中的不耐烦,赵天成一脸无辜的耸了耸肩,跟着朝地上一指,表情又立时变得揶揄起来:“但你的鞋子现在应该能养鱼了吧?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夜承闻言有些不解地低头,就见手中酒杯微倾,金黄的酒液仿若一道金线,从杯中飞速而下,落至他擦得发亮的皮鞋上,然后又滑入厚重的地毯中,转瞬就消弭了踪迹。

    原本装了大半杯酒的高脚杯已然见了底。

    亏得他穿的是双皮鞋,要不然此时只怕真的可以养鱼了。

    捏着酒杯的手瞬间僵硬,他的脸上极其难得的闪过一丝狼狈,几乎是有些手忙脚乱的将酒杯扔到了桌上。

    该死的,每次碰上和林菀那女人相关的事情,就没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