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15.第115章 0115 这女人其实也挺可爱的
    想到夜少的背景,沈琪感觉都能看见自己以后摇身一变,跻身上流社会的场景了,一时间心痒难耐,不禁暗自庆幸,刚才没有再出言不逊的将林菀得罪死,这好歹也给自己留了一点余地。

    不过想到林菀,他又想起刚刚林菀对面坐着的那个男人。

    那个好像是夜少吧?

    他们怎么坐在一起喝咖啡?关系已经好到这个地步了?

    沈琪心中疑惑,倒也没想到相亲那方面去,更没觉得夜承会看上林菀,毕竟两人的身份放在那里,实在很难让人做出这样的联想。

    左思右想一番,他掏出了手机,直接给林妈妈打了电话。

    在外面混了这么多年,他深谙做人之道,知道如今想要和林菀重归于好,哄林菀的效果是不大的,要反过来哄好老两口。只要老两口答应了,回头逼迫林菀一番,自己再趁势哄一哄,到时候还怕林菀不点头?

    林妈妈刚挂完林菀的电话,手机就又响了起来,不由嘀咕:“这死丫头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我不是让她——”

    话还没说完,眉毛就死死皱了起来。

    林爸爸看她表情有些不对劲,有些不解的问:“怎么了?谁的电话啊?”

    “沈琪那个混小子的!”林妈妈忿忿的来了一句。

    林爸爸闻言脸色也跟着难看了起来,语气淡淡道:“他又打电话来干什么,不会是还想和我们家菀菀和好吧?”

    “做他个春秋大梦吧!”啐了一口,林妈妈直接将电话按掉了。

    可她还没来得及给那相亲的小伙子打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沈琪的。挂掉,又响,挂掉,又响,如此反反复复的好几次以后,林妈妈终于来火了。

    “喂,我说——”

    “伯母啊,我是沈琪啊,您和伯父最近身体还好吗?”电话刚一接通,还没来得及发火,对面就传来沈琪讨好的笑声。

    顿了顿,林妈妈冷笑了一声:“我们的身体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吗?你又打电话来干什么?不是让你不要再纠缠我们家菀菀了吗!”

    “伯母啊,您还在生我的气啊?我真的知道错了。这段日子我一直有在反省,我知道我之前的所作所为的确太过分了,也难怪您和菀菀都生我的气,不过我现在真的已经决定痛改前非了。我保证以后都会好好对菀菀的,毕竟这年头像菀菀这么好的女人……”

    “再好也跟你没什么关系,别忘了,你们已经分手了!”林妈妈毫不留情的打断他。

    生气被她堵的一窒,但还是赔笑道:“伯母,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您就再给我一个机会吧!以后我一定会对菀菀好的,要不然我天打雷劈!”

    你个混账早就该天打雷劈了!林妈妈心中腹诽,也不吱声。

    沈琪噼里啪啦的一通,早就说的口干舌燥,此时见对面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狐疑,略有些迟疑的喊:“伯母?”

    “说完了?说完了那就再见吧!我们家菀菀今天已经去相亲了,可没空和你这瞎耽误时间,你还是有多远滚多远吧。”

    林妈妈冷笑着,直接就将电话给掐断了。

    听着手机里嘟嘟嘟的忙音,沈琪却愣在了那里。

    林菀去相亲了?

    怎么会呢,刚刚他明明还看见林菀和夜少——

    想到这,他猛地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呢喃:“不会吧……”

    林菀的相亲对象难道是?!

    挂完电话,林妈妈还在那里不高兴的嘀嘀咕咕:“老头子,你说这世上怎么有这么厚颜无耻的人呢?都已经跟他分手了,还在这里死缠烂打的,跟牛皮糖似的。希望今晚菀菀相亲能成功,那小伙子真的挺不错的。”

    “说起那个相亲的小伙子,你是不是忘记给菀菀打电话问问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有些无奈的看着她,林爸爸提醒道。

    林妈妈这才想起来,相亲对象还不知所踪呢,连忙道:“对对,打电话,瞧我这记性。都怪那混小子!”

    此时的咖啡馆里,因为久久等不来自家老妈的电话,林菀不知不觉的的,已经快要将一整杯咖啡都给灌下去了。

    “咖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吃点东西吧。”看了她一眼,坐在对面的夜承忽然淡淡开口。

    林菀闻言愣了一下,下意识抬眼看向他。

    此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只能靠着咖啡馆里昏黄的灯光照明。灯光橘黄,沿着男人线条分明的面部线条一路往下,锋利的长眉,漆黑的眼瞳,高挺的鼻梁,薄削的嘴唇……

    明明是十分生硬的线条,却不知怎的,忽然让人有种异常柔软的感觉。

    这个男人,其实并不像,他外面所表现的出来的,那样冷漠呢。

    见她看着自己发呆,夜承清冷的眼眸中泻出一丝微惑:“怎么了?”

    略显冷淡的声音,惊醒了看着他发呆的林菀,她的脸猛地就是一红,忙不迭低下头去,胡乱的摇了摇头:“没,没什么。”

    这女人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总是莫名其妙的走神?

    偏偏每次问她,她还都说没什么!

    夜承自觉很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被对方排除在心门之外的感觉。可他自己又弄不太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讨厌。

    以前的他明明从来都不关心任何的人想法的。

    心中骤升的迷惑让他有些心烦意乱,为了掩饰这种异样的感觉,他微皱了眉毛,略带些不耐的开口:“给你点了,你就吃吧。反正肥都肥了,少吃这一块也改变不了什么。”

    林菀闻言差点没吐出血来。

    果然温柔什么的都是错觉吧,夜承这家伙,本质上就是一个刻薄的流氓!

    暗地里磨了磨牙,她猛地抬起头,扯了嘴角,皮笑肉不笑道:“都说了,我这是水肿!水肿懂不懂?!才不是什么肥了呢!你小学语文难道是体育老师教的?这么简单的话都听不懂?”

    夜承看着她这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知道为什么,嘴角边忽地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心中那抹烦乱居然也跟着顷刻间烟消云散。

    这女人,其实也挺可爱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