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12.第112章 0112 你掐我干什么
    侍应生刚一离开,夜承就略带嫌弃的开口问她:“你是饿死鬼投胎的吗?”

    刚刚这女人听见蛋糕的名字后,两只眼睛亮的,简直要将头顶的灯光都给压下去了。

    好吧,他是绝对不会承认,有那么一个瞬间,他其实觉得这女人两个眼睛亮晶晶,也挺可爱的,那一定是他的错觉!

    “什么饿死鬼投胎,我今天一下午还什么都没吃呢!”林菀十分不满的替自己辩解。

    平常这个点,她早就已经吃过晚饭了,好吗?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眼,夜承却是直接嗤了一声:“少吃一顿正好减减肥,半个月没见,你都肥了一大圈了。”

    肥了一大圈?

    林菀脸上的表情僵住,瞬间有种五雷轰顶的感觉。

    “居然还敢吃熔岩蛋糕,这种高热量的东西,你难道就不怕,明天早上起来,找不到自己的脖子吗?”夜承慢悠悠的又来了一句。

    脸上颜色赤橙红绿的变幻了一整圈,林菀死死瞪着他,咬着牙道:“胡说,我哪有肥了一圈?今天还有人说我瘦了呢!”

    “你不知道什么叫客套吗?”清清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夜承凉不咸不淡回道。

    林菀闻言一窒,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来,想了想,还是辩解道:“那就是水肿了!我最近在家养病,很容易水肿的!”

    “哦,是吗?”夜承不置可否的哼了一声。

    林菀被他这反应气的牙痒痒,想了想,忽地伸手过去抓起他放在桌子上的手,往自己左边裸露的胳膊上一放:“不相信的话你按一下,水肿按下去会有个坑,半天都起不来,就像是面包一样。”

    这动作实在出乎夜承的意料,他脸上的表情明显有瞬间的呆滞,只感觉手指下的皮肤,温温的,软软的,摸上去还有点滑腻,并不会让人讨厌,那种感觉就好似摸了一块顶级的羊脂白玉一般。

    “你按一下啊!”林菀还没反应过来,自己的动作太暧昧了,还在那里一脸不服气的催促他。

    抬眼不动声色地看了对面的女人一眼,随后立即垂下眼去,夜承顺从在她的手臂按了一下:“按了。”

    “没吃饭吗?用点力气啊!这么小的力气面包,都按不凹的好吗?!”林菀十分嫌弃地扫了他一眼,抓着他的手就准备帮他用力按一下。

    还没开始用力,胳膊上蓦地就是一疼。

    “嗷!”

    忙不迭甩开手,林菀捂着自己的胳膊嚎了一嗓子,控诉的抬眼看向夜承:“你这么大力气干什么?杀人啊!”

    “活该。”刀锋般薄削的嘴唇微掀,夜承直接吐出冷冰冰的两个字。

    原本他还担心弄疼这女人了,结果这女人居然敢说他没吃饭?活该她疼死!

    林菀闻言气结,但想到自己这一下总不能白挨了,又将自己光裸的胳膊举起来,朝夜承伸了过去:“看吧,凹下去还没起来。”

    夜承看着那只几乎要戳到他眼皮子前的胳膊,终于有了一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女人当他没看到,刚刚她将胳膊伸过来的时候,又暗地里狠掐了一下吗?

    上面都还有指印呢!

    胳膊在夜承面前虚虚一晃,立刻收回,林菀脸上的表情十分理直气壮:“就跟你说了,我是真的有点水肿,不是肥了!”

    理直气壮也就理直气壮吧,看向夜承的眼神偏还带了一点鄙夷,就好像是在说,长得这么好,眼神怎么这么差?

    夜承被她这表情给气笑了,这女人居然还来劲了?

    林菀看见他笑,本能的觉得不好,只是还没等她做出反应,自己的左胳膊再次被抓着举了起来。

    “水肿?”将胳膊上那明显的指甲印放在她面前,夜承微挑着眉毛,似笑非笑的问。

    林菀白皙的脸蛋上,一点点爬上了一抹艳醴的红晕,但还是梗着脖子,佯装镇定的强词夺理道:“本来就是水肿!话说我刚刚让你按一下,你掐我干什么?”

    夜承,“……”

    这女人是想死吗?

    自己把自己胳膊掐成这样,居然还敢睁眼说瞎话的诬陷他?

    觑了一眼夜承铁青的脸,林菀本能的觉得危险,赶紧又讨好笑着补充了一句:“算了,反正也不是很疼,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说着就要甩开夜承一直抓着她胳膊的手。

    甩了一下,居然没甩开?

    林菀瞪向对面的男人,眼神狐疑,这家伙想干什么,不会想揍她吧?

    “干吗不计较?都把你弄疼了,你要是不计较,我多不好意思?”夜承与她对视着,嘴角却一点点挑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是这里疼?”

    “还是这里?”

    “或者这里?”

    “不用不好意思,我把你弄疼了,替你揉一下也是应该的。”

    林菀不说话,面孔扭曲,想哭的心都有了。

    那是揉吗?那明明就是掐!这男人怎么这么小心眼啊!

    看着白玉般的胳膊,瞬间出现了几个红通通的印记,夜承的心情这才好了一些。随意丢开手,他施施然的来了一句:“我现在可以确定,的确是有点水肿。”

    林菀,“……”

    现在说这个还有什么用?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吧!

    “小姐,您的咖啡和蛋糕。”旁边适时传来了侍应生忍笑的嗓音。

    林菀强敛了脸上的怒意,礼貌的朝对方道了一声谢,等人离开,这才狠狠瞪了对面的男人一眼。

    夜承慢条斯理的喝着手中的咖啡,表情平静的好似什么也没看见,只是嘴角边却挂着一抹可疑的笑痕。

    林菀见状气的想吐血,可又拿他没办法,只能将面前的熔岩蛋糕当成了对面的男人,泄愤一般地切了个七零八落。

    两人相对而坐,好一会都没有人再说话。

    气氛逐渐变得尴尬了起来。

    林菀坐了一会,有些坐不住了,暗地里偷偷的朝对面看了一眼。

    谁曾想,正好和夜承的视线撞上。

    好似触电一般,两人下意识的就别开了自己的视线。

    见了鬼了,心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快了?

    林菀将手往胸口位置按了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就是看了一眼而已,以前又不是没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