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10.第110章 0110 预约座位上坐着夜承
    绯色咖啡馆坐落在藏民路,是欧洲小镇的田园风装饰。木质的门旁是大片的彩绘玻璃,有碧绿的藤蔓从顶上的玻璃棚垂落而下。一阵风过去,飘来荡去,似乎连空气中都氤氲出一股淡淡的植物清香。

    “欢迎光临。”穿着简单白色衬衫的侍应生,见林菀站在门口徘徊,礼貌笑着开口打招呼。

    暗地里拉了拉身上的衣服,林菀佯装镇定的朝他点点头。

    侍应生微侧过身将她往里面引,边礼貌的询问,“小姐,请问就一位吗?”

    “和朋友约好了,在30号桌。”林菀回答。

    话音刚落,引路的侍应生就猛地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极为怪异。

    林菀没发现他的异样,此时她正一脸好奇的打量着咖啡馆里面的布置。

    走进门后,是一条狭长的走道,走道上铺着大小不一的鹅卵石。两旁堆着颜色各异的空玻璃酒瓶,上面印着不同国家的文字,古朴而陈旧,似乎每一个酒瓶都有着独属于它的神秘故事。咖啡馆内部主要是原木装饰,昏暗的灯光伴随着慵懒的音乐,似乎连空气都跟着懈怠了起来。

    再往后走就是后花园,半敞的白色的帆布篷下,高高低低的吊着各种颜色的花盆,有的拖下长长的藤蔓,有的探出一小朵娇艳的花骨朵,有的直接盛开的一大蓬,起风的时候,花盆随风慢悠悠的摇摆着,别有一种独特的风情。

    “小姐,到了。”

    耳边突然响起的提醒声,惊醒了走神中的林菀,她下意识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就见靠窗位置的正坐了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蓝白细条纹的衬衫,袖子随意半挽起,露出带着银白色腕表的手腕。骨节修长的手指虚虚伸着,漫不经心的搭在瓷白的咖啡杯手柄上。头微偏向窗子外面,看不清楚他整张脸,只能瞧见昏暗的灯光,他棱角分明的一点侧脸线条。

    夜承?!

    林菀心中不敢置信的呐喊了一声,眼珠子差点没有直接瞪掉。

    侍应生看她站着不动,有些奇怪的催促了一声:“小姐,30号桌到了。”

    这一声将夜承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来。

    就见橘黄的灯光,笼罩着一个穿裸粉色长裙的女人。女人有着月光一般皎洁的皮肤,黑檀木一般的乌黑的头发,山涧溪流一般清澈的眼神,两颊氤氲着一点桃红,粉嫩的嘴唇不自然的微微抿起,瞧着又是甜美清纯,又是可爱无辜。

    眉峰微微一挑,夜承眼底流泻出一丝显而易见的惊讶。

    林菀此时的眼神,却已不仅仅是惊讶,反近乎于惊悚了。

    谁来告诉她,为什么相亲的对象变成了夜承?

    侍应生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夜承,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在这时,上下打量着林菀的夜承终于收了视线,淡淡吐出一句:“过来。”

    理所当然的口吻,纡尊降贵的语气。

    林菀闻言嘴角却不自禁地抽搐了一下。

    怎么忽然有种被皇帝召见的感觉?

    肯定是她的错觉吧。

    见她杵在那里不动,夜承的眉毛不由微微皱了一下,有些不耐烦的再次开口:“傻站着干什么?还要我过去请你?”

    怎么才一段时间不见,这女人又变笨了不少?

    她的智商难道都长到脸上去了吗?

    这样想着,他再次上下打量了林菀一番,撇了撇嘴,要是这样的话,那她的智商估计也没剩下多少了。

    林菀还不知道自己的智商被鄙视了,听了他这话,心里翻了个大大个白眼,面上却礼貌的朝侍应生道了个谢,抬脚走到夜承对面的位置上坐下。

    见侍应生离开,她压低了嗓音朝夜承询问:“哎,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夜承被她这话给问的莫名其妙:“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

    “呃……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会在这个位置上?”比了比两人的座位,林菀挠了挠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问。

    相亲的座位按理都是提前订好的,夜承这家伙怎么会坐在这个订好的位置上?

    别说夜承其实就是要和她相亲的人,要真是这样,她老妈只怕早就跟她嚷嚷开了。

    夜承立刻从她的话里察觉出了不对劲,脑海中蓦地就想起之前赵天成说这女人相亲的事。

    原本还以为是一次有趣的偶遇,结果……

    脸色淡了淡,他不冷不热的问:“今天打扮的这么隆重,是过来相亲的?”

    她今天打扮的很隆重吗?

    明明当时在镜子里看着还好啊。

    林菀心里十分尴尬,打扮的漂亮一些去相亲,这很正常,盛装跑去相亲,那就不同了,那感觉就好像她真的有多恨嫁一样。

    尴尬归尴尬,却也只能点头:“对啊。”

    “约了这个位置?”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叩了一下,夜承喜怒不辨地看着她,再次询问。

    林菀老老实实的点头,心中再次嘀咕:按理说这个位置已经有人订好,应该……

    只看了她一眼,夜承就已经猜出她心里在想什么了。

    心中冷冷一笑,他忽地抬手打了个响指。

    侍应生闻声立刻快步走过来:“您好,夜少,请问有什么需要帮您的吗?”

    “这个位置今天有人预约?”垂眼看着对面一脸怀疑的女人,夜承轻挑了嘴角,淡声询问。

    声音沁凉,跟裹了冰渣子似的。

    侍应生也不是个傻子,闻言立刻猜出了个其中的异样,讶异地看了林菀一眼,摇头:“没有,夜少,这个位置从来没有人订过。”

    这下换林菀惊讶了:“怎么会?绯色咖啡馆30号桌,是约好的这里啊。”

    侍应生听她这么说,张了张口,还想再说这个位置的确从没有人预约过。

    夜承却当先朝他轻一挥手,示意他退下。

    疑惑的看了林菀一眼,侍应生没敢迟疑,打了声招呼,恭敬的退了下去。

    林菀还在那里抓耳挠腮的自言自语:“怎么会没人预约呢?的确说是在这里相亲的啊,难道是老妈弄错了?还是我记错了?不会吧……”

    夜承被她吵得头疼,冷冰冰的喝了一声:“闭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