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101.第101章 0101 送花王纸尿裤呢
    林菀看着自家老妈目瞪口呆的模样,忍不住得瑟的翘起嘴角:“以后不要再叫我臭手了,我明明就是小香手,对不对,爸?”

    林爸爸忍笑的猛点头:“对,咱家闺女怎么会是臭手?明明就是香手来着!随随便便的都能刮个一百块呢。”

    “嘿嘿。”

    林菀丝毫不脸红的笑了一声,将发票放到自家老爸手里,催促:“去兑钱吧,替您省了一百块呢。”

    “好嘞。”林爸爸喜气洋洋的答应了一声,回头去兑发票去了。

    三人从酒店出来上了车,林妈妈还有些不敢相信:“咱家闺女这从小连个牙膏皮都没抽中过,今天居然还能刮出一百块,真是见了鬼了。”

    “妈,有你这么埋汰自家女儿的吗?”林菀憋屈的看着她。

    虽然她从小运气是不大好,但也不能说她刮出一百块来,是见了鬼吧?

    林妈妈斜眼睨了她一下,哼了一声:“我又没说错,你自己说你小时候是不是连个牙膏皮,都没抽中过?”

    林菀被问的说不出话来,只能泄愤一般,将刚刚那张中奖的发票发到了朋友圈,顺便配了一句话:中奖一百块,我妈说是见了鬼,我肯定不是我妈亲生的。

    瞬间就有好几个人点了赞。

    还有人直接留言:垃圾桶里捡来的,鉴定完毕。

    林菀看着那个留言人显示的“赵天成”三个字,差点没直接吐出一口血来。

    果然待在医院的时候,不该手贱加这人好友的!

    这赵天成就不是个好人!

    “阿嚏——”被腹诽不是好人的赵天成狠狠打了个喷嚏。

    此时他正坐在夜承的车里,开车的是司机,夜承就坐在他的旁边。

    见状,夜承立刻好似看见了一大团细菌一般,满脸嫌恶的开口:“你口水都喷出来了!”

    你眼睛其实是显微镜做的吧?

    那么一点点吐沫星子你也能看见?

    揉了揉鼻子,赵天成十分无语的准备将手机收起来。

    夜承看了一眼他的手机,冷不丁的出声询问:“你刚刚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啊,就刷了下朋友圈。”赵天成下意识回答。

    懒懒靠在真皮座椅里,夜承白皙修长的手随意放在交叠起的大腿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轻叩着,闻言他轻嗤了一声:“刷朋友圈会笑的跟得了羊癫疯似的?”

    赵天成,“……”

    夜承这家伙今天是吃了呛药了,还是怎么了?

    怎么三句不到就要讽刺他一下?

    嘴角抽了抽,他有些无奈解释:“是没什么,就刚刚林菀发了一张发票的照片,说是中了一百块。但她妈觉得她是见了鬼才中奖的,她怀疑她妈妈不是她亲妈。”

    夜承没说话,只嘴角可疑的抽搐了一下。

    他刚刚没看错,赵天成回复的那个名字,果然是林菀。

    还说什么不是亲妈生的?

    开什么玩笑,他可以肯定她们绝对是亲母女。

    两人的脑回路都这么奇葩,怎么可能不是亲母女?

    “林菀和她妈妈的感情挺好的呢。”看了夜承一眼,赵天成忽然感叹。

    调侃归调侃,但这种亲昵的口气,是人都能听出林菀母女的感情非常好。

    夜承仍旧没开口,但脸上的表情却慢慢沉了下来,一双墨汁般漆黑的眼瞳闪烁着莫测的光芒,没有人能看得出来他此时在想什么。

    赵天成见状无声叹了口气。

    同一时间,坐在车里的林家三口正有一下没一下的闲聊着。

    忽然,林妈妈的视线凝在了某处:“唉?那个不是菀菀说的九号公馆吗?”

    林菀闻言猛地抬起头,就见前方不远处,赫然就是上次来过的九号公馆。九号公馆似乎正在举行什么活动,外面拉着红色的横幅,还有不少穿着制服的人站在门口。

    万幸的是,今天的制服还是上次的那套,看着还算是正常。要不然换成什么古里八怪的装束,那她可真的是八张口也解释不了。

    讪讪的笑了一声,她有些勉强开口:“怎么走这条路了?来的时候,不还是另外一条路的吗?”

    早知道刚刚就不刷朋友圈了!

    这样在自家老爸换路的时候,她就能第一时间劝说了。

    现在真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林爸爸没有看见她的异样,随口解释道:“刚刚过去的时候发现那条路太远了,我就另外又换了一条路。”

    远一点没关系,咱们又不赶时间!

    林菀心中默默流泪,又将赵天成给抽打了一遍又一遍。

    “他们是在举行什么活动吗?”

    林妈妈眯着眼睛看着那红艳艳的横幅,但因为隔得远,她的视力并不是很好,只勉强看到了“花王”两个字。

    林菀只扫了一眼就看见了,那边正在举行一个叫“花王之谜”的活动,活动要选出谁是九号公馆最高贵的女人?

    只是这些自然不能跟自家老妈说,听她口中呢喃着“花王”两个字,她灵光一闪,想也不想的回答:“是在举行活动,说是吃饭在送花王纸尿裤!”

    林妈妈有些怀疑的看她,似乎不怎么相信。

    林菀后背冷汗淌了一缸,面上不敢露出分毫,佯装神色自若的胡诌:“这个菜馆平日里活动挺多的,除了纸尿裤以外,还送锅具啊,餐巾纸啊,抵用劵啊什么的。”

    “不是说是做宫廷御膳的吗?怎么还会做这种促销活动?”林妈妈有些不解。

    在她看来,既然这里一顿饭平常一个月的工资都消费不起,那来吃的肯定是有钱人,有钱人又怎么会在乎这点东西?

    林菀眼睛眨也不眨的回道:“妈,这你就不懂了,这年头,越是有钱越抠门。”

    “这倒也是。小区那个老田,家里就挺有钱的,但他家还是住在这个小区里没搬,说是这边没有物业费。你说这物业费才几个钱啊。”林妈妈总算相信了一些,有些感叹的开口。

    林菀见她这么说,知道自己算是糊弄过关,连忙扭头催促自家老爸:“爸,咱们又没肚子再吃一顿了,赶紧开车吧,我看见前面刚跳的绿灯。”

    林爸爸原本就不怎么好奇,闻言也没多说,直接一踩脚下的油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