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7.第67章 0067 视若无物
    朝一个和自己打招呼的富家公子敷衍一笑,林媛有些漫不经心的问自家父母:“爸,妈,到底是谁来了?怎么你们看上去都这么紧张兮兮的?”

    大堂经理已经先一步离开,此时只有自家三人,她也懒得注意自己的语气。

    林建辉没说话,原本带笑的脸绷得紧紧的,眼神闪烁,也不知道具体在想什么。

    倒是林二婶闻言瞪了她一眼,压低了声音,严肃道:“是赵天成来了!”

    林媛一听,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诧异来。

    虽说她之前已经跟贺瑶说过,今晚赵天成会过来参加宴会,可看看时间,这宴会都已经要开始了,她还当赵天成不过来了呢,没想到居然来了?

    脸上的散漫表情立刻收的一干二净,她想了想,掏出手机给贺瑶发了条消息:赵天成来了哦!

    贺瑶的消息回的飞快,几乎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

    林媛瞄了一眼手机屏幕,就见消息框里只“!!!!!!!”一串惊叹号,显然贺瑶已经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心中闪过一抹淡淡的得意,她没有再回消息,直接将手机给收了起来。

    此时的宴会门厅前,夜承和赵天成正百无聊赖的打量着厅内的布置。

    他们两人不是走螺旋楼梯上来的,而是直接被迎宾小姐恭敬的引着进了电梯,然后从正门进来的。

    从电梯到宴会厅的正门大约有一条十几米长的过道,过道上铺着猩红的手工编织的地毯,从电梯一直铺至宴会厅内。大厅正门极为开阔,一眼就能瞧见里面的陈设。

    和一楼的大堂一样,宴会厅内的主色调同样是金色,金色的地板,金色的墙壁,包括房顶都是金色的。房顶呈拱形,正中央是个漏斗状的水晶吊灯,约三人合抱粗,只这一盏吊灯的灯光,就能将整个宴会厅内给照的亮如白昼。

    宴会厅靠门位置是一大块空地,看布置应该是留作等下跳舞时用的。四根通体正红的圆柱,隔出了里面中间的一块用餐的地方,此时正错落有致的摆着铺着雪白桌布的圆桌。

    用餐的地方一面靠着窗子,暗金的窗帘被拉开,可以看见外面五光十色的漂亮夜景。一面靠着墙壁,墙上挂着一幅幅的字画,因隔得远,并不能看清具体是什么字画,但光看那装裱就知道,肯定价值不菲。

    “啧啧,这林建辉可真舍得下血本啊,这宴会弄的够奢华的。”赵天成轻啧了两声,有些感叹道。

    夜承没说话,冷冰冰的脸上散发着生人勿近的讯息,但若是仔细看,却不难看出他眼底流露出的一丝嫌弃。

    赵天成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了,自然没遗漏他眼底的那缕嫌弃,有些好笑道:“虽说这种暴发户的作风,和真正的上流社会相去甚远,但你要不要表现的这么不屑一顾啊?怎么说你今天也是作为客人来的。”

    薄削的嘴唇轻掀,夜承看也不看他,径自吐出毫无感情的两字:“虚伪。”

    什么叫虚伪啊?他这明明是有礼貌好不好?这家伙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还有,既然觉得他这样“虚伪”,那他还“死皮赖脸”的跟他来干什么?!

    赵天成被噎的差点没直接背过气去,半天说不出话来,只能火大的瞪了一眼某个“死皮赖脸”的家伙。

    某个“死皮赖脸”的家伙没管他冒火的视线,一路闲庭闲步的,好似走进了自家的后花园,偏还是那种非常看不上眼的后花园。

    赵天成看着他眼神中越发明显的嫌弃,心头的恼火慢慢湮灭,剩下的只有无语。

    嫌弃成这样,还要跟来,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

    “我说你今天到底为什么跟着我来这里?以前也没看你这么无聊过啊!”忍了忍,到底没忍住,他不死心的再次开口询问。

    关于这个问题,之前在车上他就已经问过了,当时这家伙并没有回答。

    至于现在……

    夜承板着一张冷冻柜里冻过似的,万年不化的冰雕脸,一如既往的一言不发。

    赵天成见状彻底无力,干脆不再管他,径自重新打量起宴会。因为靠厅门越发近了,宴席上那些打扮的十分“上流”的宾客们,也就瞧得越发清楚了。

    “来参加这种宴会,那林菀一家说不定会被人看不起吧。”

    想到有过几面之缘的林菀,他喃喃自语着,也不知道是该恭喜林菀,还是同情林菀。

    毕竟来参加这宴会的,基本都是些有钱人,估计身上随便一样东西,就能抵林菀几个月的工资。这样的一个场合,林菀要是不被人看不起,那才是见了鬼了。

    “你说什么?”

    心中正感叹着,耳边突然响起冷冰冰的一声。

    赵天成愣了一下,条件反射偏头,就见一直不吭声的夜承正淡淡看着他。只是还不待他说什么,前方跟着就传来一道极其谄媚的唤声:“赵公子——”

    是林媛家一家三口迎面走了过来。

    将到嘴边的疑惑默默咽了下去,赵天成转眼看向他们,脸上又恢复成一派温融笑意:“抱歉,林总,有事耽搁,来晚了一步。”

    “赵公子太客气了,您能赏脸光临小女的欢迎宴,已经使宴会蓬荜生辉了。”

    林建辉连忙点头哈腰的笑着逢迎,说着看向一旁的夜承时,面上又不自禁露出几分小心翼翼:“这位是……”

    眼前的男人虽一言不发,但周身的气势实在太强,即便好家世如赵天成,站在他旁边都不自觉被夺了风头,这样的人一看就来头不小,实在不能不使他小心翼翼。

    心中百般揣度的林建辉不知道,站在他身旁的林媛却早已认出了男人的身份。

    夜承!居然是夜承!

    林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即便再不相信,她也确定自己绝对没有认错。

    这个男人,她暗恋了多年,五官、容貌,甚至眉眼间的一喜一怒,都早已深深的刻在心底,她又怎么可能会认错?

    “夜少。”

    强压着心中激动,她礼貌的叫了一声,简直这辈子都没这么优雅和翩翩有礼过。

    夜承却好似完全没听见一般,眼神淡淡落在远处,半分多余的视线都没分给她。

    这种视若无物的冷漠态度,让林媛脸上的笑意顿时僵硬,漂亮的眼眸中也不自禁的流露出几分受伤。

    原本听自家女儿道出对方的身份,林建辉夫妻心中还有些喜不自禁,此时见对方这种态度,脸上也不由露出几分讪讪来。

    只是心中再不满,面上也不敢露出分毫来。

    这个男人可不是他们家能得罪的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