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4.第64章 0064 贫富差距
    “说起来,要不是大哥大嫂当年仗义,哪里会有我家的今天。要说当年我在外面四处漂泊的时候,心里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们母女俩了,还好有大哥一家在,这份恩情我可都一直铭记于心呢。大哥大嫂今晚也不用拘束,权当在自己家就好了。”

    林二叔风度翩翩的咬文嚼字道,说着朝不远处的服务员招了招手,边不紧不慢的抽了一口手里的烟斗,在那个服务员走到近前的时候,他正好慢条斯理的将一口白烟吐出,和气却不失威严的吩咐:“去给我泡一壶大红袍过来。”

    “好的,林先生。”服务员恭敬答应了一声去了。

    林二叔这才转而重新对林爸爸笑着解释道:“这酒店不是洋酒就是饮料,我实在是喝不惯。可能是年纪大了,这人越发怀旧起来,像那些个洋玩意儿我是不喜欢的,还是咱们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好。可惜今天来的匆忙,要不然就请大哥尝尝我收藏的茶饼了,那可是顶顶极品的好茶。”

    说着偏头对身边的林二婶嘱咐了一句:“回头将我收藏的那个茶饼给大哥送点过去。”

    林二婶睇了他一眼,笑说:“还用你说?我都已经让人包好了,今天过来不方便拿,回头就让人给大哥送过去。”

    “对了,大嫂,我还给你包了一包燕窝,女人吃这个对身体最是滋补了。”她又补充的扭头对林妈妈笑道。

    这样的二弟,二弟妹和记忆中的样子实在悬殊太大,林妈妈有些局促的连忙摆手:“不用了,那么好的东西,给我也不会吃,别糟蹋了,还是你们自己——”

    “有什么糟蹋不糟蹋的,东西买来就是吃的,大嫂不用客气。”

    林二叔有些强势的打断她,跟着似乎是发现自己态度太强硬了,又重新若无其事的笑着转而看向林菀:“这是菀菀吧?”

    “二叔、二婶好。”

    林菀站起身,礼貌的打了声招呼,表情平和,态度不卑不亢。

    “菀菀这是又长漂亮了啊,二叔差点都没认出来。个子也长高了,记得上次看见的时候,还没这么高呢。”林二叔一脸慈祥的夸奖道。

    “二叔您过奖了。”林菀平和一笑,并没有因为他的夸奖,就露出什么特别的喜色来。

    林二叔看着她沉静的面容,眼中闪过一抹讶异,跟着又好像什么也没看见一般,偏头对林爸爸林妈妈笑道:“我就说菀菀这丫头,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长大了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吧?”

    说着对林菀摆摆手:“坐下吧,不用这么客气。”

    林菀淡淡一笑,安安静静坐下。她这一番从容态度倒是引得不少人侧目,但她好似什么也没察觉到一般,表情动也没动。

    自家闺女被夸奖,林爸爸林妈妈原本不自然的脸色好看不少,但林妈妈还是十分客气的摆手:“什么美人胚子,比不上你家媛媛。要说媛媛才是真的漂亮呢,之前我打眼一看,觉得就跟电视里走出来的大明星似的。”

    说着暗地里给林爸爸使了个眼色。

    林爸爸见状反应过来,从随身带的包里拿出了一个看着十分古色古香的木盒子,递了过去:“这是我和你大嫂准备的礼物。”

    “都是一家人,来吃个便饭而已,还带什么礼物。”林二叔摆手推辞。

    林爸爸自然不可能因为他一句客气就将东西收回去,笑着开口:“应该的,上门做客总不好两手空空,也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是一份心意。”

    林二叔听他这么说才不再推辞,将盒子收下打开,就见那木盒中放了一个黄杨木雕的关公像,木质光洁、纹理细腻,配着入木三分的雕工,简直栩栩如生一般。

    “听说你们做生意的都喜欢拜关公,我和你大嫂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就托她以前的学生给雕了这个一个木雕。她学生是浙江地区的,黄杨木雕是他们家祖传的手艺。”林爸爸解释道。

    林二叔立即露出一脸感激的表情:“大哥、大嫂实在是费心了,这礼物可真是送到了我的心坎里。我现在就喜欢这些充满文化气息的东西,听说,这黄杨木雕艺术还被录入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呢。”

    林爸爸并没有过多炫耀,只笑着点点头:“你喜欢就好。”

    “当然,当然。”

    林二叔连连点头,小心翼翼的将盒子重新盖好,递给了一旁的林二婶。

    随手接过盒子,林二婶的表情却十分平淡,完全没有林二叔那种感激的样子,包括林媛也是一样的。若是仔细看,还能看出她们母女眼底那一丝若有似无的不屑。

    黄杨木雕这种东西虽然被录入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但真要说价值,那也是值不了多少钱的。看这木雕的大小工艺,顶死了也就万把块。

    自过来后就一直没开过口的林媛,眸光微微闪烁了一下,忽然歪头对林二叔笑着提醒:“爸,您不是也给二叔一家准备了礼物的吗?”

    烟斗于手心一敲,林二叔恍然笑道:“瞧我这记性,看到大哥大嫂光顾着高兴,差点将这事都给忘了。”

    招手叫来了一个保镖模样的穿黑西装的男人,对方立刻了然他的意思,捧出了一个长方形的盒子。盒子呈赤色,上面并没有雕刻什么花纹,也没有涂油漆,但在雪亮的灯光照耀下,却还是呈现出缎子般的光泽。

    同样都是木盒,刚刚林爸爸那个拿出来的,只是普通的刷着朱漆的木盒,但这个盒子识货的人都能看出,分明就是紫檀木盒。

    紫檀木本就是名贵的木材,只怕光这一个盒子就抵得上刚刚那一个黄杨木雕的价值了,更别说既然是用这样的盒子装着,那里面东西的价值肯定更不会低于这个盒子。

    “看看喜不喜欢。”

    随手将紫檀木盒打开,林二叔将盒子朝林爸爸递了过来,一副无所谓口吻道:“朋友送了一块和田碧玉,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就给你们打了点东西。”

    铺着明黄色缎子的长形木盒内,正中央位置放着两块三指来宽的碧玉玉牌,一面刻着面容祥和的观世音相,一面则刻着笑容慈祥的弥勒佛。

    “男戴观音女戴佛,中间这一对玉牌是给大哥大嫂的。”

    玉牌的两边是一对碧玉镯,内平外圆,光素无纹,颜色呈深碧,毫无瑕疵,放在那里简直就像是一泓碧潭。

    “这个是给侄女的,女孩子还是要有点自己的家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