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62.第62章 0062 我跟你一起去
    时值傍晚,太阳西斜,倦鸟归巢。

    夜承从高耸入云的大厦中走出,忽然感觉之前因为开会,特别被调成了震动的手机,在西装口袋里震颤了起来。

    掏出手机瞄了一眼,他随手接起。

    “忙完了吗?”手机那头传来赵天成的声音。

    夜承淡淡应了一句:“恩。”

    “忙完赶紧出来吧,我在楼下等你。”

    夜承没回答,径自切断了电话,抬脚朝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走去。

    火红色的法拉利458,绝版车型。

    走到车前的夜承朝赵天成微挑了下眉毛。

    赵天成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笑着解释:“之前的那辆味道太重了,我准备拿去洗,正好今天的场合特殊,干脆就直接换了一辆。”

    “我说你整天跟双面间谍似的,身份换来换去的,有意思吗?”垂下眼睫,夜承颇有些嫌弃的看着坐在车里的他。

    明明就是个富家大少,却偏要假装成普通医生,还整天开着辆BMW打掩护。要不是认识他多年,连他都差点以为,他真的只是个医术比较高明一点的小医生呢。

    赵天成摊了摊手,一脸无辜表情的笑道:“体味平凡人的平凡生活,很有意思啊,你不觉得吗?”

    一点也不觉得。

    夜承十分无语的问:“你整天这样不务正业,老爷子就不怕,晟宇集团交到你手里倒闭了?”

    晟宇集团在医疗器械领域数一数二,但也不仅仅只涉及这一行业。这些年来,晟宇集团在老爷子的掌舵下不断发展壮大,很多领域都有涉及,可谓背景雄厚。而晟宇集团之所以能如此,政界强大背景也占了不小的原因。

    赵天成的父亲和其中一个叔叔就是从政的,另外两个叔叔倒是跟着老爷子从了商,只可惜实在没这个天分。也正因为此,老爷子挑来选去的,最后将赵天成这个“不务正业”的孙子定为了继承人。

    可谁能想到,晟宇集团的继承人居然会闲着没事干,整天窝在一家小医院里装普通医生呢?

    “怎么会,我这是从基层做起,我爷爷高兴还来不及呢。”被刻薄的“诅咒”家族企业会倒闭,赵天成忍不住替自己辩解了一句。

    夜承撇撇嘴,对他这“狡辩”不置可否,但也没再说什么。

    这些年来,他早就对自己这个好友的怪异癖好绝望了。以前两人出去喝酒的时候,赵天成假装自己很穷,蹭着他请客的时候,他还会忍不住调侃两句,最近他是连调侃都懒得调侃了。

    他不说,赵天成自然也不会主动去找不自在,顺势转移话题的问:“对了,你那边情况查的怎么样了?”

    并没有说具体什么情况,但夜承显然对此心知肚明,淡淡道:“资料已经基本到手了。”

    赵天成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有再问,而是朝他招手:“上车吧,我捎你一截。”

    夜承没拒绝,直接抬脚就上了副驾驶座。

    脚下油门轻踩,赵天成一打手中的方向盘,边朝仪表台方向扬了扬下巴:“你要的东西。”

    夜承闻言随手抽过来,漫不经心的翻阅着。

    换肾需要各种身体情况相匹配,这一份从医院系统里调集到的林菀的资料,也是赵天成今天来找夜承的主要原因。

    “她的身体非常健康,各种身体情况也匹配,完全符合你的要求。”

    “你上次不还期期艾艾的不想答应么,这次怎么突然就这么麻利了起来。”一目十行的扫视着手中的资料,夜承头也不抬的淡淡道。

    赵天成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不麻利点,等着你派人将医院给翻个底朝天吗?我可还要在那待呢,你的人万一动静太大,把我牵扯出来了,怎么办?”

    “牵扯出来就牵扯出来,反正你也只是玩票性质的挂个职,又不是真的要在那里呆一辈子。”看也不看他,夜承无所谓的丢出一句。

    赵天成哽了一下,差点没直接喷出一口老血来:“什么叫我只是挂个职?说的我跟那些不学无术,却在自家公司挂名的二世祖一样。我这医师资格证可完全是凭真本事考出来的,就是专家这个头衔也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这别人怀疑他也就算了,这家伙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还能不清楚吗?

    “我知道。”薄唇微掀,吐出三字。

    他当然知道赵天成是靠真本事考出来的,要不然他怎么敢将夜琳交到他手里。

    明明是肯定的话语,可赵天成听了却更想吐血了,跟这家伙做朋友,还真是挑战自己的意志力和忍耐力啊!

    不理会他那微微扭曲的表情,夜承飞速的将资料看完,随手就丢了回去。

    因为角度原因,一张请柬被带的掉了出来。

    夜承随手一捞。

    赵天成眼角余光看见他的动作,以为他好奇,解释道:“是林建辉的请柬,暴发户一个,正好我最近无聊,过去玩玩。”

    说着似乎想到什么,又啧了一声,补充:“不得不说,这世界还真是小。这边刚接了他家的请帖,回头就遇见了他家的侄女,而且这侄女还是我老师好友的女儿!这事要不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都不敢相信能有这么巧。”

    夜承捏着请柬的手一顿:“侄女?”

    朝那仪表台上的资料努了努嘴,赵天成回说:“就那个林菀林小姐啊,这林建辉是她的二叔。”

    夜承没说话,只随手将请柬重新扔回仪表台上。

    过了一会,他忽然又状若漫不经心的开口:“一张请柬能去两个人吗?”

    话音刚落,火红的跑车就好似突然失控一般,猛地在公路上划出一道S形,伴随着轮胎摩擦地面刺耳的尖啸声。

    亏得现在公路上没人,要不然非得出车祸不可。

    赵天成看着几乎已经贴上车头的消防栓,一脸的惊魂未定。他停下车,不敢置信的扭头看向夜承:“你什么意思?”

    似乎完全没有发现,因为他的一句话,刚刚差点就要酿成一桩交通惨案。夜承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静,吐出一句:“我跟你一起去。”

    赵天成说不出话来,只能看着他,表情十分崩溃。

    我没说自己想带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