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8.第48章 0048 难得的温柔
    被自家哥哥这么调侃,夜琳难得露出一丝窘迫来,嘟着嘴巴哼道:“承哥哥,我真的是在打扫!”

    “哦,是吗?”

    夜承佯装不相信的敷衍着应了一声,跟着故意生硬转移话题:“不是说要下象棋?还下不下了?”

    “承哥哥,你讨厌,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在打扫!你相信我!”

    夜琳有些着急的抓着他的手就是一阵猛摇,为了让他相信,还特地一连用了三个“真的。”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就是了,你别激动。”

    夜承本来是见她今天心情不错,有意再逗她开心一下,但见她这样,又连忙出声制止她。

    这丫头的身体不仅劳累不得,还激动不得,必须得保持心情的平稳,也就是说不能大喜,也不能大悲。

    夜琳闻言眼神中立时闪过一抹阴郁。

    就是因为这个破身体,她从小连和承哥哥高兴的玩闹一会都不行。

    “乖,别苦着张脸了,要不就不漂亮了。”夜承自然知道她的心结,见状连忙摸了摸她的脑袋,哄她。

    夜琳神情间还是有些悒郁,但为了不让自家哥哥担心,她还是勉强挤出一抹笑来,故作俏皮的问:“承哥哥觉得我漂亮吗?”

    “当然。”

    夜承理所当然的点头,边改摸头为轻捏她的腮帮子:“我们家琳琳最漂亮了,跟个小公主一样。”

    “承哥哥,我不是小孩子!”

    夜琳将他捏着自己脸蛋的手拽了下来,有些不高兴的扁嘴。

    虽然她很喜欢承哥哥的触碰,但这种像对待小孩子一样的态度真的让她有很抓狂,她今年都已经十七岁了!

    “没听人说那句话吗,儿女无论长多大,永远都是父母眼中的孩子。而你自然也永远都是哥哥眼中的孩子。”

    这个妹妹他从小疼着宠着,以后自然也会一直疼着她、宠着她。

    “承哥哥,你说的你好像有多老了似的,明明你也就比我大几岁而已。”

    夜琳扁着嘴嘟囔了一句,手中把玩着夜承骨节修长的手,又突然道:“承哥哥,你的手长得真好看。”

    手很大,自己的手都只有他一半大。

    手很白,上面一点瑕疵都没有。

    手指头的骨节很长,显得手特别的修长。

    握在手里很温暖,就像是过生日的时候,承哥哥送给自己的那块暖玉。

    而且还十分的有力,一只手就能将自己给提起来……

    哥哥的手简直就是完美,可反观自己的手,又小、又瘦、一点肉都没有,还干巴巴的。虽说也很白,但不像哥哥的手白的富有光泽,自己的手白的惨白,一点生气都没有,手背上的青筋和骨头都凸出来了,难看死了。

    越对比,夜琳就越觉得自卑。

    夜承看她那瞬间低落下去的表情就知道,他这个妹妹又多愁善感了。

    其实也难怪,有个这么糟糕的身体,平日里连门都不能经常出,长这么大连朋友也没几个,性格自然会比普通人要敏感一些。

    也亏得她天性比较天真开朗,这种敏感也只是很少的时候,要不然这么多年下来,只怕早就养成一副乖戾孤僻的性子了。

    “我们琳琳的手也很可爱啊。”

    他柔声哄道,只是因为天生就不擅长于哄人,说来说去也只那么干巴巴的几句。

    不过夜琳还是重新高兴了起来,满眼依恋的抬眼看向夜承:“承哥哥,你对我真好。”

    “我是你哥哥,自然会对你好。”

    夜承眼神里满满都是浓得化不开的宠溺。

    “如果……”夜琳看着他的双眼,眼神微微闪烁,有些试探的开口,却没有说完就蓦地顿住。

    “如果什么?”夜承有些不解的看她。

    夜琳却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垂下眼睫,敷衍的笑了一下:“没什么。”

    说着连忙转移话题道:承哥哥,我们还是下棋吧。”

    见她不愿意说,夜承也没有逼她,难得温柔的淡笑点头:“好。”

    两人要下的是象棋,棋盒就摆在柜子里,夜琳没有出去旅游的时候,夜承每次来看她的时候都会陪她下一会。

    起身去将床上用的放笔记本的电脑桌拿了过来,夜琳已经勤快的从抽屉里将棋盒拿出打开,将棋子倒在桌子上,棋盒平铺放下就是棋面。

    “我还是要红色的。”

    红棋先走,夜琳当先就将红色的棋子往自己面前拨。

    夜承自然不会去和她抢,捻起黑棋就开始摆了起来,边问道:“今天需要我让你車、马、炮吗?”

    “才不要!承哥哥,你可别小瞧我,这段时间我在外面偷偷地练习了很长时间,一定会将你杀的片甲不留的。”

    夜琳皱了皱小鼻子,甩下豪言壮语。

    学棋还需要偷偷的学吗?又没有人不准她学。

    夜承眼中闪过一抹笑意,倒也没拆她的台,十分配合的点头:“好,那我可就拭目以待了。”

    “恩!”

    夜琳重重的点了点小脑袋,跟着又似突然想起了什么,状若不经意的问:“承哥哥,之前我听见你在外面打电话,你在给谁打电话啊?”

    “一个朋友。”利索的摆着棋子,夜承漫声回道。

    圆圆的眼睛中泛过一丝波澜,夜琳歪着脑袋看他:“男的女的?我认识吗?难得见承哥哥有朋友啊。”

    自家哥哥从小性子就极为冷漠,能做他朋友的人可是屈指可数。

    夜承也不隐瞒她,直接道:“你也认识的,就是经常来给你看病的那个赵医生。”

    “哦,是他啊。”

    夜琳重新看向棋盘,随口又问了一句:“是讨论我的病情吗?”

    话音刚落,夜承捏着棋子的手就明显停顿了一下。

    但也只是极为短暂的一瞬,跟着他就若无其事的将手中捏着的棋子摆好,淡淡应了一声:“恩。”

    因为低下了头,夜琳并没有发现他这短暂的异样,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两人的棋子已经摆好。

    夜琳当先一炮轰掉了自家哥哥的马,极有气势的喊:“吃!”

    用車吃掉了她的炮。

    夜承有些哭笑不得的抬眼:“怎么一上来就将炮给拼掉了,你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吗?”

    夜琳嘻嘻一笑,十分得意的猛点了一下头:“对啊,我自创的,厉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