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7.第47章 0047 我都会一直想着你
    夜承走到她床边的凳子上坐下,配合的摇了摇头,露出好奇的表情来:“听名字好像挺有趣的,是个什么样的故事。”

    夜琳见他没看过,顿时来了兴致。

    “这书讲的是一个老是受班上同学欺负的瘦弱小男孩,他能“偷别人的影子”,因而能看见他人的心事,听见人们心中不愿意说出口的秘密。他开始成为需要帮助者的心灵伙伴,为每个偷来的影子找到点亮生命的小小光芒。”

    “读心术?”夜承一下子就道破了故事的关键。

    夜琳满脸崇拜地看着他,猛点了两下小脑袋。

    “恩恩,就是和读心术差不多。不过每个人的影子都有独立的一面,它们既能透露主人的遭遇与隐私,也能对主人的一切发表意见,并且可以表达自己的态度。而每当这个小男孩的影子跟别人的影子重叠时,他就可以跟别人的影子交流。”

    “这个设定倒是挺有意思。”夜承平日里都是和各种数字以及枯燥的文件打交道,很少有时间去看那些畅销小说,听她这一说倒是难得的也露出些兴趣来。

    影子的重叠这一景象的确让人浮想联翩,毕竟影子可以表达自己的东西,而读心术只能读取被谈心人的间接含义,至于真假或隐藏的东西则需要二次加工提取。这样一来自然来自影子的信息要更真实、饱满一些。

    夜琳听他这么一说更来劲了,笑颜如花道:“是吧,我当初就是看了介绍,觉得很有意思,这才特地让管家去替我买了原文书。虽然翻译成中文也能看,不过还是原文书看的要更有意境一些。”

    说着她又有些苦恼的撅了嘴巴。

    “可惜我的法文并不是太好,很多地方我都看的云里雾里的。”

    因为身体缘故,夜琳从小就没有去过学校,所学的东西完全是靠的家庭教师。只是即便能请家庭教师,她的身体状况也不允许她太过劳神,所以很多东西都学的很浅。像法文还是因为她看见书上说法语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这才硬学了一些。

    “什么地方看不懂,我看看。”接受多年精英教育的夜承会六国外语,法语自然不在话下。

    夜琳笑眯眯的点头,翻到其中一页。

    “这一篇说的是海滩的克蕾儿的故事。她在故事的后面还会再出现,是小男孩的青梅竹马,但她听不见也不能说话。”

    说话间她细瘦的手指落到了书上的一行优美的文字:“喏,就是这句我看不懂。”

    夜承顺着她的手指随意扫了一眼那行法文,抬头看了夜琳一眼。

    夜琳歪着脑袋看着他,表情天真烂漫,眼神却微弱的闪烁了一下。

    垂下眼睫,夜承淡淡开口翻译道:“她凝视着我,漾出一朵微笑,并且在纸上写下:你偷走了我的影子,不论你在哪里,我都会一直想着你。”

    “啊,原来是这个意思!”

    夜琳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跟着笑眼弯弯的朝夜承道:“以后不论承哥哥在哪里,我也会一直都想着承哥哥的。”

    “鬼精灵。”

    夜承轻捏了一下她的鼻子,眼神中流泻出一丝宠溺和无奈:“其实这行字你自己根本就能看得懂的吧?”

    “才没有呢,承哥哥。我是真的看不懂,你相信我!”

    夜琳举手作发誓状,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十分的无辜。

    夜承自然不相信,不过难得见她这么有精神,也乐得纵容她,就微一点头:“好吧,没有就没有,那还有其他地方看不懂吗?”

    本能的摇了摇头,等反应过来这等于是不打自招,夜琳脸上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连忙顾左右而言他。

    “那个,一直看书看得好累啊!我还是先不看了。承哥哥,要不你陪我下棋吧?我们好久没下棋了。”

    嘴里说着,手上还配合着去拿那本原文书。

    却没想到书刚拿起来就因为手上没力气而重重砸了下来。

    “啊!”

    夜琳疼的短促的惊呼了一声。

    “没事吧,疼不疼?”

    夜承连忙将那本厚厚的原文书给拿起来扔在一旁的柜子上,一脸紧张的问。

    看着向来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哥哥,脸上露出显而易见的担心,夜琳只觉心中好似泡了蜜糖一般,哪里还会觉得疼。

    “承哥哥,你别担心,我不疼的,就是被惊了一下。”她满脸甜蜜笑容的摇头。

    夜承还是有些不放心:“真的不疼?要不我还是叫医生过来给你看看吧?”

    不是他紧张过度,实在是这个妹妹从小就身娇体弱。这连一本书都拿不起来呢,更何况被那么重的砸一下。

    “是真的不疼啦,承哥哥!你看还有这么厚的被子呢。”

    为了让自家哥哥相信,夜琳隔着被子用力拍了两下自己的腿,示意自己是真的一点都不疼。

    夜承见状连忙拉住她的手。

    “行了,不疼就不疼,这么用力拍干什么。”

    自家这个哥哥实在是太紧张过度了,夜琳心中又是甜蜜又是无奈:“承哥哥,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啦,我又不是玻璃做的。”

    “你还好意思说,你忘了那次你因为贪玩,被花瓶给砸了一下,结果差点没直接进急救室。”

    夜承看着她,眼神有些责备。

    他本就是冷峻的长相,露出这样的表情来,益发显得冷漠不近人情。

    夜琳却觉得十分温暖,承哥哥真的对她很好呢。

    她挠了挠腮帮子,虽然觉得被个花瓶砸的差点进急救室很丢脸,但还是忍不住替自己辩解:“承哥哥,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我那次才不是因为贪玩呢!我是想要帮你将书房给打扫一下,谁让你平日里都不准其他人进你书房的。”

    夜承是个极重个人隐私的人,自己的卧室和书房,没有他的允许,别人是不准进去的。当然,夜琳是唯一的例外。

    微扬了下眉毛,夜承眼中闪过一抹薄弱笑意:“你确定是在打扫?打扫的将自己给砸晕了过去不说,还把我好几百万一个的景泰蓝花瓶给砸了个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