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6.第46章 0046 妹妹夜琳
    赵天成朝房内看了一眼,见那个叫林菀的小姐跟着自己同事进到帘子后了,估摸着一时半会的也出不来,就拿着手机去走到了一旁的通道口。

    划拉到一个熟悉的号码摁下,刚一接通,他就满脸促狭的开口:“喂,夜承,你猜我刚刚看见谁了?”

    “……”

    电话那头没人回答,只能听见鼻息喷在手机上发出的浅浅气流声。

    赵天成顿时有些无奈:“我说你就不能给我点反应吗?你这样我很没有快感啊。”

    “哦。”

    毫无感情起伏的一声。

    赵天成嘴角抽了抽,简直有摔手机的冲动,每次和这家伙打电话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一种折磨。

    “没事的话我挂了。”

    对面终于传来一句超过五个字的,但却是要挂电话。

    赵天成实在是无力了,也没心情再卖关子,直接道:“刚刚那个林小姐到我这里来看病了。”

    “……恩。”

    虽然还是只有一个字,但明显有了停顿。

    赵天成和他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自然发现了这个异样,脸上重新浮出一抹诡笑,调侃道:“没想到啊,你这第一帝少居然也有对女人温柔的一天,怎么,难道是突然开窍了不成?”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冷淡的口气,冷漠的声音。

    赵天成撇了撇嘴:“行了,你就别装了。连衣服都在人家那里呢,你可别说你是忘记拿了,我可不相信。”

    “……还有其他事没,没有我挂了。”

    这家伙其实是在转移话题吧,还转移的这么生硬?

    赵天成腹诽了一句。但他本也不是多八卦的人,主要这事发生在夜承身上实在太稀奇了,他这才忍不住想要调侃两句。

    闻言他识趣的转了话头:“对了,听说夜琳回来了,她现在还好吗?”

    “回来的时候看着精神还不错,不过具体情况还要等检查结果出来。”似乎是因为提到自己最为疼爱的妹妹的缘故,冷淡的嗓音有了显而易见的和缓,话也跟着变多了。

    这要是换了别人肯定要吃惊,向来冷情至冷漠的男人什么时候竟这么温和了?

    但赵天成对此早就********,并不觉得惊讶。

    “那你现在是在医院吗?需不需要我过去?”

    作为夜琳的主治医生,他过去也是应该的,尽管普通的检查其实完全没必要他亲自来做。

    “不用。”对面显然也明白这个道理,直接拒绝了。

    赵天成闻言也就不再和他客气,本还要再闲聊两句,抬头忽然见自己的同事出来了,连忙扔下一句:“我这边检查结束了,先挂了。”

    “嘟——”

    夜承脸色淡淡的将只剩下忙音的手机塞回了外衣口袋里。

    正在这时,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医生从高级护理病房内出来,手里拿着记录手册,看那模样显然检查已经结束了。

    “我妹妹的身体怎么样?”

    夜承立刻走上去询问,脸上虽面无表情的,但眼神中流露出的担心却十分明显。

    年轻医生朝他恭敬的笑了笑:“夜琳小姐的身体情况还不错,不过她这个病到底不宜太过劳累,所以近期内不要再让她四处走动了,多在病房里休息休息。”

    夜承心下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眼神中又闪过一抹黯淡。

    十七岁的年纪正是喜欢出去玩乐的时候,结果不过才出去旅游了几天,接下来的日子里,却必须得整日都待在满是消毒水味道的病房里……

    “夜少不用太过担心,夜琳小姐一定会好起来的。”

    年轻医生看他神情黯淡,好心宽慰了一句。

    只是这样的话夜承已经听了太多年了,结果夜琳的身体不仅始终没有好起来,反一天天虚弱了下去。

    有些忧虑的微叹了口气,夜承摇了摇头,没多说什么,只径自穿过他,伸手推开了他背后病房门。

    天蓝色的窗帘被完全拉开,露出窗台上密密麻麻堆着的盆栽。都是不会开花的常绿植物,有仙人掌、凤尾竹、水培绿萝、罗汉松等,一阵风拂过,枝叶婆娑发出细微的沙沙声,好似在唱歌一般。

    房间内的墙壁并不若一般病房那样白惨惨的一片,而是贴着十分干净素雅的水蓝色墙纸。在靠右边的大面墙壁中央画着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呈捧水姿势,内里是一棵在水中蓬勃生长的生命树。

    房间的左边放着一张病床,同样是淡蓝色的床单被子,就连那床四周的床杆都被涂抹成了湖水蓝色。

    这毋庸置疑是一间病房,可如果不说穿,没人会这么认为。事实上比到病房,这房间要更像是女孩子的闺房。

    此时在这个一点也不像是病房的病房内的床上,一个孱弱的女孩正恹恹的靠坐在松软的枕头上,被被子盖住的腿上平放着一本字典般厚的原文书。若是有人认识就可以看出那是一本法文的原文书。

    女孩一手虚虚的搭在那原文书的边缘,一手垂在床边,扎着吊针的手腕从袖子中露出,纤瘦而无一丝血色,连上面的青色血管都清晰可见。

    比那皓腕更苍白的是女孩的脸色。女孩其实长得十分可爱,略淡的眉毛下,一双小鹿般圆滚滚的眼睛。睫毛很长,扑闪扑闪的好似两只翩跹的小蝴蝶,垂下的之后又直接落下两片扇形的暗影。鼻梁挺直,鼻头肉肉的,嘴巴很小,唇瓣却很饱满。

    这女孩实在长了一副极为可爱的外表,可这却没办法弥补她周身所萦绕的那种苍白羸弱。苍白的脸蛋,晦暗的脸色,瘦弱的身材,皮包骨一样的手指头,这模样一看就是久经病痛折磨。

    看着这样的夜琳,夜承眼神里满是深深的忧虑,但随即他就将这抹忧虑给隐藏起,温和开口:“在看什么呢?”

    听见他的声音,夜琳猛地抬起头来,圆圆的眼睛中立刻迸射出雪亮的光芒来,一张略圆的脸蛋上满是绚烂的笑容。

    她拍了拍腿上的书,“MarcLevy的Levoleurd'ombres,中文名字叫偷影子的人,承哥哥看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