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40.第40章 0040 我和沈琪分手了
    清晨的阳光静谧温软,透过白透的玻璃窗落进房内,将不大的房间涂上了一层梦幻般的温润白光。

    这是一间女孩子特征明显的房间。

    四面的墙壁上贴着鹅黄色的壁纸,地上铺着棕黄色的木质的地板。靠窗的书桌上略显凌乱,上面有白色外壳的笔记本,几本厚薄不一的书,插着五颜六色的笔的兔子形状的笔筒,奶白色的台灯,圆形的镜子,几个大小不一的手工制作玩偶,还有几袋明显没吃完的零食。

    右边靠墙的位置是个两层的衣柜,上面一层约半人来高,两边装着玻璃门,可以清楚的看见里面挂着的颜色不一的衣服,中间是两层的凹槽,里面整齐的码着各种封皮的书。下面一层是抽屉带着两个小柜子,从那没关紧露出的一条裤腿的柜门缝隙来看,里面应该是裤子之类的。

    衣柜一侧靠着墙,一侧钉着钉子,上面挂着一幅网球拍。衣柜旁边则是一个简易的衣架,上面挂着两三个款式不一的女士包包,还有几件厚薄不一的衣服。旁边还有一个一人来高的穿衣镜。

    房间的左边靠墙位置放着一张单人床,床里面堆满了各种布偶,形状不一的兔子居多,还有一人高的系蝴蝶结的棕色毛绒熊,两三个款式不一的蒙奇奇,阿拉蕾的娃娃也有两个。

    此时在那床的中央,一个抱着穿粉色印花衣服兔子布偶的女人正在呼呼大睡。

    “唔……”

    似乎是被那落到床头的阳光给刺到了眼睛,她一手搭着自己的双眼,有些不舒服地低声哼了一声,慢慢转醒。

    却在清醒过来后立刻抱着头哀嚎了一声,“嗷,我头怎么这么疼!!”

    脑袋好像被人拿了把锤子在不停的敲,又是头晕,又是炸裂一般的疼。这种疼痛实在陌生,她除了抱住自己的脑袋呻吟了几声,毫无办法。

    有些痛苦的从床上爬起来,被子从身上滑下来,露出身上穿着的奶白色睡衣。

    “唉?我怎么穿了这件睡衣?”她一手揉着太阳穴,有些迷惑的嘀咕。

    这睡衣是她几年前买的,她都不打算穿了,扔在柜子里,原本等什么时候有空拿去扔掉的,怎么会又被翻出来了?

    想到睡衣又不由想起昨晚的事,记忆的最后是那个九号公馆五光十色的灯光,至于其他则全是一片混沌。

    估计是个赵医生送她回来的吧。

    要不然以她那醉的人事不知的情况,肯定是没办法自己回来的。

    至于夜承,她是完全没想过那个男人会送她回来的。

    不过那个赵医生是怎么知道她住这里的?

    带着满心的疑惑从床上下来,正好嗓子干的难受,她抬脚拉门出去想要去倒杯热水。

    门刚拉开,就看见自家老爸老妈端坐在客厅里,板着脸,一副打算要三堂会审的表情看着自己。

    “爸妈,怎么了?你们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看见她出来,急脾气的林妈妈当下就忍不住以质问的口吻逼问道:“你昨晚干什么去了?为什么弄成那个样子回来?”

    “什么样子?”林菀愣住。

    她脸上的妆容已经被林妈妈洗掉了,身上的衣服也被换了下来,所以她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件事。

    “你说什么样子!”

    林妈妈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花枝招展的不说,还醉的不省人事!你将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不是?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一个女孩子家的要洁身自爱,不要整天在外面喝的醉醺醺的回来!”

    坐在她身边的林爸爸看了林妈妈一眼,眼神中闪过一抹笑意。

    昨晚也不知道是谁说没想到自家女儿打扮起来还挺好看的,一点也不比电视机里的女明星差,果然他自己的基因就是好。

    “妈,我哪有整天在外面喝的醉醺醺的,不就昨天晚上这一次?我昨天心情不怎么好,所以才喝多了。”

    林菀有些无奈的解释,但解释的很敷衍。

    她其实也不想敷衍自家老妈的,可是关于沈琪的事情,她真的不想再提了。

    “心情不好就能喝的不省人事的回来?说,昨晚送你回来的男人是谁?他说他是你朋友,可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有钱的朋友?”

    虽然看不懂昨晚那男人身上装束的牌子,可价值不菲还是能看出来的。而且那男人身上那种唯我独尊的气势,一看就是惯常处在上位者的,自家女儿不过一个小公司的职员,怎么可能认识这种人?

    林菀原本还以为昨晚送她回来的是赵天成,可听自家老妈这口气,根本就不是,毕竟自家老爸可是认识赵天成的。既然不是赵天成,那就只有夜承了。也只有那个男人才会让人一看就觉得很有钱。

    想到这,林菀有种吐血的冲动。

    她是做梦也没想到居然真的是夜承那家伙送她回来的。

    “新认识的一个朋友,还没来得及跟您说。”

    她只能这么敷衍的解释,总不能跟自己老妈说她是被人家摸了胸才认识的吧?而且真说起来她也不知道夜承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新认识的朋友就敢跟人家喝成那样,我看你这死丫头就是皮痒了。”

    林妈妈抬手不轻不重的拍了走到自己身边的林菀的胳膊两下,说完又语重心长的劝:“菀菀啊,咱们做人要本分一点。那男人虽然看着像是个金龟婿,但你也不能随便拈花惹草啊,你可别忘了,你是有男朋友的人。”

    林菀原本是真不想和自家老妈说沈琪的事情的,可自己被这么冤枉,她又忍不住替自己辩解了一句:“已经没有了。”

    “没有?什么意思?”

    林妈妈的脸色瞬间凝重了起来,就连一直没吭声的林爸爸闻言也顿时肃了颜色。

    他们都非常清楚自家女儿不是信口雌黄的人,若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绝对不会突然说这种话的。

    话说到这个份上,也没有再继续隐瞒下去的必要。

    林菀抿了抿唇,吐出一句:“我和沈琪已经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