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9.第39章 0039 我是林菀的朋友
    只见在那光线黯淡的门外正站着一双打扮光鲜的陌生年轻男女。

    男人身上穿着白衬衫,西装裤,个子非常高,林妈妈必须得将头高高仰起才能将他的脸全部看清。是个十分英俊的男人,五官比较深刻,面无表情的,给人一种十分冷漠生硬的感觉。

    他的手里半抱着一个喝醉了酒的女人,女人身上披着一件明显非常不是她的男士西装外套。但饶是如此还是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低胸露大腿的蓝色裙子。她脑袋低垂着,并不能完全看清长相,也不知道到底喝了多少,此时整个人都歪倒在了身边男人的身上,那黏糊糊的样子简直就像是长在那男人身上的一样。

    “你们是——”林妈妈有些愣愣的问。

    “伯母你好,我是林菀的朋友,林菀喝多了,我顺路送她回来。”夜承看着对面明显是林菀母亲的中年女人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开口解释道。

    语气虽然冷淡,但十分有礼。

    林妈妈闻言这才从呆愣中醒过神来,却是不敢置信的看着那烂泥一样的女人:“这,这个是我们家菀菀?”

    她家菀菀向来保守,什么时候穿衣服这么豪放了?

    而且菀菀以前不是滴酒不沾的吗,怎么今天会喝成这个样子回来?

    林妈妈满脑子都是问号。

    对于她的疑问,夜承脸上的表情变也没变,淡淡回道:“的确是林菀,只是稍微化了个妆而已。”

    这是化了个妆吗?这是换了个人吧?!

    林妈妈听了仍然有些不敢相信,弯下腰去,将自己的脸凑到了那个醉醺醺的女人面前,上下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好一会,这才满是惊诧的开口:“还真是我家菀菀!”

    夜承,“……”

    虽然这女人换装后的确像变了个人似的,但作为她的母亲,需要这么惊讶吗?

    林妈妈似乎也猛地反应过来自己太大惊小怪了,讪讪笑了一下,连忙道:“谢谢,谢谢,真是太麻烦你了。”

    心中却疑惑自家女儿什么时候交了个这么有钱的朋友?

    不过在转眼看着自家醉得一塌糊涂的女儿后,这满心的疑惑瞬间又立刻化成了浓浓的担心,头也不回的喊:“她爸,快过来搭把手,这死丫头也不知道怎么了,居然喝成这样。”

    林爸爸之前也被自家女儿这一身打扮给震住了,闻言这才清醒过来,连忙走过来帮着林妈妈将林菀给扶了进来。

    “爸……妈……我回来了……呵呵……回来了……”

    林菀之前等门的时候都快要睡着了,被两人的这一番动作给弄醒,有些呆呆的抬起头来,直愣愣的看了好半天,这才猛地傻笑起来。

    林妈妈看见她这样是又好气又好笑:“还知道我们是谁,看来还没彻底喝昏头!”

    “她妈,送菀菀回房吗?”林爸爸歪头朝她询问。女儿的重量基本大部分都在他这边,他得先问下自家老伴的意思才能决定将人放在哪里。

    “先让她在沙发上坐一下,我弄点热水替她擦一擦,她这满脸的妆不擦掉怎么行?可别把皮肤给弄坏了。还有这一身臭烘烘的酒味,不洗一下进房还不把被子给弄脏了,被子我可是刚洗过的。”

    林妈妈絮絮叨叨的指挥。

    林爸爸自然都是听自家老伴指挥的,闻言就带着歪倒在他身上的林菀往沙发走去。

    “哎呦,你慢点,小心别磕着她了。”

    林妈妈被他接过了林菀的全部重量,只能在背后满脸担心的喊。

    “我注意着呢,不会磕着她的。”林爸爸好脾气的笑道,但手上的动作却越发的小心翼翼起来。

    站在门外的夜承看着眼前这平凡却温馨的一幕,眼神剧烈闪烁了一些。

    “行了,先就让她这么歪着吧。喝了这么多,估计正难受着呢。你去厨房给她倒杯热水来,喝点热水会舒服一点。”

    林菀一坐到沙发上就没骨头一般歪倒了下去,林爸爸原本要将她重新扶起来的,林妈妈见状连忙拉住他的胳膊,吩咐道。

    说着她猛地想起什么似的,回头:“那个谁进来喝杯……也?人呢?”

    林妈妈看着空荡荡的门外愣住。

    林爸爸闻言跟着回过头来:“可能已经走了吧。”

    “怎么也不喝杯茶就走了?”林妈妈有些疑惑的走到窗边,正好看见身材高大的男人从楼道里走出,一路出了岔道,进了路边停靠着的一辆黑色的轿车里。

    “乖乖,居然还是开宝马的啊?”

    林爸爸听了她的惊叹声有些好笑:“这大老远的你还看的见是宝马?”

    “怎么看不见,正好停在路灯下呢。那辆车以前隔壁老王家的女儿也开过,我见过好几次,不会认错的。”

    “行了,管他开什么的,还是先过来替菀菀擦一擦,让她赶紧睡下吧。”

    “哦,好。”

    夜承对林妈妈的议论一无所知,他从楼道里出来,迎面就是一阵冷风卷来,沁凉的寒意让他觉得有点冷,这才想起自己的外套还没拿。

    想到那个被用来擦嘴的外套,他有些无语,到底还是没有回去拿。

    快步回到车上,刚一开车门,里面就有一股浓烈的酒味扑鼻而来,直呛得他下意识就皱了眉毛。

    都说男人的头摸不得,女人的腰摸不得。

    现在看来,是胸摸不得。

    不过就是随便摸了两下,结果却引来这么大的一个麻烦。

    真是一次糟糕的体验。

    强忍着想要直接将车扔下的冲动,他拧着眉毛上了车。

    倒不是他舍不得自己的车,而是他要将车真的扔在这里,也不知道这鬼地方能不能打到车回去。

    此时夜已经很深了,街道上空无一人,四周黑魆魆一片,只有昏黄的路灯闪烁着黯淡的光芒,益发显出一种别样的清冷来。

    黑色的BMW缓缓从逼仄的小区开出,一路上了外头略宽的大道,伴随着一声踩油门声,车身化作一道黑色的流星,疾驰而去,车灯渐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