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8.第38章 0038 总算回来了
    “呕——呕——”

    林菀完全没办法去注意他的脸色,她在那里吐得撕心裂肺,简直就像是要将五脏六腑给一并吐出来一般。

    这种时候夜承就算再嫌弃,也不好放着她不管,只能伸手拍着她的背,以便让她好受一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夜承的动作起了作用,林菀又吐了几下总算是不吐了。

    “我……我好了……”她随手抓了东西抹了抹自己的嘴巴。

    夜承看着那个被她用来插嘴的自己的西装袖子,脸臭的都能直接拧出水来了。

    不过这种时候计较这种事情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毕竟跟一个醉猫,你还能怎么计较?

    “行了,走吧!”

    嫌弃的绕过那一堆脏污,他推着林菀继续往楼上爬。

    经过刚刚这一吐,他是再不敢将这死女人抗肩膀上了。

    可不抗肩膀上,以这逼仄的楼层又不能将人打横抱起,所以夜承只能继续陪着林菀以蜗牛的速度往楼上爬。

    等到两人吭哧吭哧的好不容易到了五楼,已经整整是半个小时候的事情了。

    再看见那个502的门牌时,夜承简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刚刚那五层楼简直是他这一辈子爬的最辛苦的五层楼了。

    为免这死女人再闹出什么其他幺蛾子,他忙不迭伸手就去按了门上那个破旧的门铃。

    “叮铃铃——”

    “她爸,我让你给菀菀打电话,你打了没有!”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但眼神却忍不住频频看向门口方向的林妈妈仍不住对自家老头子喊了一声。

    林爸爸正在自己和自己下棋,听了她的问话漫不经心回答:“打了。”

    “那死丫头怎么说?她现在皮痒了是不是?居然敢这么晚都不回来了!逛个街需要逛到这深更半夜的吗?她是打算将商场搬回来还是怎么着!最近这新闻里头天天报道有年轻小姑娘半夜遇害的,我都跟她说过多少次了,天黑前必须回家,必须回家,她居然敢将我的话当耳旁风!”

    劈了啪啦一大通,发现自家老头子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恼火的回头喊了一声。

    “她爸,我问你话呢,你听见没有!”

    “恩……”

    林爸爸下棋正下到关键处,对于自家老伴的问话只敷衍的恩了一声。

    林妈妈见状顿时火大了,站起身走过去就一把将棋盘给搅乱。

    “下棋,下棋,你就知道下棋!女儿这么晚不回来,你这个当爹的都不知道担心的吗?我之前让你给她打电话的呢,她怎么说?”

    林爸爸看着自己下了好几天的棋一瞬间被搅了个乱七八糟,有些无奈,但也没生气,只叹气的抬头:“我给她打过了,她说还要跟同事去吃个饭,可能晚点回来。说是同事到时候会送她回来的,让我们不用担心。咱们家菀菀从小就懂事,她说不用担心,那就一定不会让我们担心的。”

    “可是这都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吃完?她有说跟哪个同事出去吃饭的吗?男的女的?这年头就算同事也不能完全相信的。你没看见之前那新闻上说,亲舅舅都将自家外甥女给买到山区给人做媳妇呢。连亲戚都这样,同事又怎么能完全相信?”

    因为林爸爸喜欢看新闻,林妈妈跟着也看了不少,因而十分担心:“而且我们小区最近有不少流浪汉在附近打转,这天一黑小区又黑咕隆咚的,连我走在外面都害怕,咱们家菀菀一个人……”

    “你就别自己吓自己了,那种事情毕竟是少数,哪可能让咱们家菀菀遇上。而且和菀菀相处好的同事也来过咱家,你都见过,那可都是好孩子。”

    林爸爸打断她,试图劝说陷入被害妄想症的老伴冷静一点,但见她急的在客厅走来走去,只能叹息的提醒道:“你要实在担心不过,就再给她打个电话问问不就行了?”

    急昏了头的林妈妈这才猛地反应过来:“对啊,我怎么没想起来!”

    说着又埋怨起自家老头子。

    “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早知道一开始我就亲自给那死丫头打电话了。你这人做事总是图省事,也不知道问清楚,每次有点什么事,我事后再问你,你都一问三不知。对了,你看见我手机了吗?我手机怎么不见了。”

    那时候时间还早,你就顾着追电视剧了,哪里有功夫打电话?

    林爸爸摇了摇头,起身走到电视机旁将手机拿给她。

    “我就说怎么找不着,原来扔这里了。”

    林妈妈嘟囔了一句,开始拨林菀的电话,刚将手机贴到耳边,脸色猛地就是一变:“菀菀的手机关机了!”

    林爸爸原本还不怎么担心,毕竟自家女儿一开始和他打过招呼,可现在听说手机关机了,他脸上也不由泛出一抹紧张,皱着眉毛将手机拿了过来。

    “会不会是你电话号码拨错了?”

    菀菀这孩子出门在外的时候是从来不会手机关机的,今天怎么好好的就关机了,还是在这么晚没回来的情况下?

    “怎么可能拨错?菀菀的号码我都存了名字的!”

    林妈妈整张脸都急的发白了,连嘴唇也不自禁的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她爸,你说菀菀会不会出事了?”

    林爸爸此时心中也急了,但他毕竟是个男人,要比自己老伴稳得住,这种时候他也必须得稳住。

    “别急,别急,菀菀的手机可能没电了,我先给她同事打电话问问。”

    “好,好,”林妈妈急急惶惶的抓着他的胳膊,力气大的指甲深深嵌入到自家老头子的皮肉里,她都没发现。

    林爸爸也没做声,翻到以前留的自家女儿同事的电话号码就要拨下去。

    “叮铃铃——”正在这时,自家老旧的门铃声忽然尖锐响了起来。

    “肯定是那死丫头回来了!”

    林妈妈闻声立刻就朝门口方向走去:“这么晚,终于知道回来了,还敢关机,看我不打得她开花!”

    林爸爸放下手机,看着她那气势汹汹的架势,有些无奈的笑了。

    陈旧的铁门被“哐当”一声拉开,林妈妈张口就吼:“死丫头,你——”

    还没吼完就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