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111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7.第37章 0037 我想吐
    “放开!”

    夜承看着自己瞬间被她给揪成梅干菜的衬衫,伸手去拉居然没能拉开,只能强忍着怒气冷声开口。

    林菀摇着小脑袋,仰着头,一脸可怜兮兮的表情瞅着他:“不要……我……我的脚拔……拔不出来了……”

    夜承闻言下意识低头一看,顿时无语。

    这女人就不能少闹一点幺蛾子吗?

    “怎么办……拔……拔不出来了……”林菀委屈的简直都要哭了。

    深吸了一口气,夜承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着她揪住自己衬衫的手,边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松开扶着我胳膊,我替你拔!”

    真是欠了这女人的!

    林菀这次总算听懂了他的话,喜笑颜开的哦了一声,乖乖松开手,抓住了他的胳膊。

    抚了抚被揪的皱巴巴的衬衫,没抚平,干脆不去管了,夜承直接蹲下了身,先试着将林菀连脚带鞋子一起拔出来。

    没成功。

    没办法只能先抓着林菀的脚腕,将她的脚先从鞋子里拔出来。

    林菀的骨架小,脚腕十分玲珑精致,夜承一只手握住还绰绰有余。

    他抓着脚腕一用力就将光裸的脚从高跟鞋里拔出来后,竟发现那脚也玲珑精致的惊人,目测还没有他的手大。

    脚背雪白细腻,脚型纤长小巧,五根脚趾头玲珑可爱,脚指甲被修成了浑圆,呈扇贝状,透出淡淡的粉来,衬得那一只小脚更是玉雪般皎白。

    “怎……怎么了……”

    似乎一直被抓着脚让林菀有些不自在,她的大脚趾微微动了一下。

    “咳——”夜承不自在的干咳了一声,感觉自己今天肯定是魔怔了,竟然连这女人的脚都觉得可爱的不行。

    大力摇了摇头,他连忙将这个可怕的念头摇出脑袋。

    将脚拔出来后,鞋也就比较容易拔了,稍一用力,夜承就将那卡在石缝里的高跟鞋给拔了出来,也不替她穿上,只随手往地上一扔。

    “穿吧。”

    “哦。”

    林菀现在的状态自然没办法计较他恶劣的语气,笑呵呵的哦了一声,歪歪扭扭穿上鞋,拉着他继续往前走。没走几步就指着一个黑乎乎的楼道口傻笑:“就这里……呵呵……五……五楼……”

    似乎怕夜承不识数,她还特地伸出白皙如玉的手,比了个“五”的手势。

    夜承没理她这幼稚的动作,只抬头无语的看着面前黑咕隆咚的楼道口。

    “这年头居然还有没装电梯的地方?”

    这死女人连在平地上走路都差点摔个跟头,还怎么爬五楼上去,总不能再让他将她给抱上去吧?

    “还有没装电梯也就算了,灯泡也不会装一个吗?”

    这个小区虽然旧,但怎么也是在市里面,总不可能是连灯泡都装不起的贫民窟吧!

    夜承觉得自己真的要崩溃了。

    “有……有的……”

    林菀对他的话有些不服气,跌跌撞撞的拉着他走进楼道口,用力跺了一下脚,没反应,又跺了一下,还是没反应……

    夜承,“……”这女人是在逗他吗?

    “真的……真的有!”

    似乎是感觉到他怀疑的目光,林菀有些急了,用力又跺了一下脚。

    这一下力道大的夜承简直要怀疑她那高跟鞋的鞋跟会不会直接断掉。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一次,楼道里的灯终于亮了。

    林菀仰着头,一脸得意地看着夜承:“我……我说有……有的吧……这是……感应灯……笨……”

    他会不知道感应灯吗?只是这感应会不会太迟钝了一些?现在还有什么感应灯需要跺脚跺的房子都恨不得要震三震才会亮啊!

    无力的拽着林菀的胳膊往上走,夜承已经完全不想再说什么了。

    楼道里面很黑,即便有灯照着,也不见有多光亮,只能勉强看到些影子罢了。

    黑也就算了,楼道还十分逼仄,两个人并排根本没办法走。

    没办法,夜承只能让林菀走在前面,自己在后面扶着她的肩膀。万幸他个子摆在那里,即便比林菀矮了一两个台阶,扶着她也绰绰有余。

    两人步履蹒跚的往上爬。林菀步履蹒跚是因为喝醉酒,夜承则是因为要不停将她突然歪倒的身子给强行扳过来。也亏得他反应快,要不然林菀早不知道摔了几回了。

    “哒哒,哒哒……”

    高跟鞋落地发出的清脆脚步声回荡在楼道里,久久都没法消散,配着头顶昏黄的灯光,四周沾满灰尘的墙壁、扶手,简直就像是拍鬼片一样。

    偏林菀隔一会还要傻笑一下:“别……摸我腰……痒……”

    夜承额头青筋直跳,当他喜欢摸她的腰吗?要不是看她要摔跤了,谁要摸她!就因为那天手贱摸了几下胸,今天简直将他这一辈子没做过的事情都要给做全了!

    “闭嘴,赶紧走!”

    走了这么半天才爬到二楼,他简直怀疑要爬到五楼是不是得到明天早上!

    “哦……”

    林菀十分乖的点头,吭哧吭哧的努力往上爬。

    无奈心有余而力不足,被酒精麻痹的四肢根本不能现在的她能指挥得了的。

    电光火石间再一次挽救了她一把的夜承终于不耐烦,强行将她给扳过身来面对自己,跟着就将人像死猪一样抗在了肩膀上。

    “啊!!!你干什么!!!”林菀尖叫,因为害怕都不结巴了。

    “啪——”

    夜承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厉声呵斥:“闭嘴!”

    这女人是想将这居民楼的所有住户给吸引出来围观他们吗?就算她想当这个猴子,他可没这个心奉陪!

    “我,我……”

    林菀的声音却突然变得痛苦起来:“……想……吐……”

    喝那么多酒到现在不吐已经很少见,被这一番折腾要是还不吐,那简直就不是人了。

    夜承闻言脸色陡然一变,忙不迭将她从肩上甩了下来。好在他总算还有几分良心,没有将人给直接甩在地上,而是将人甩在了上面一层的平台上,自己用手远远的虚扶着

    “呕——”

    酒水混合着未消化的饭菜倾泻而出,刺鼻的腥臭味直冲夜承的鼻子。

    夜承的脸瞬间扭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