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坏坏小娇妻:夜帝请躺平 > 章节目录 35.第35章 0035 别闹出人命
    绕回驾驶座,上了车后夜承低眉敛目,半点不敢往林菀那边看。

    心头有把邪火嘶啦啦烧着,身上黏腻的汗液让他十分难受。以前原本还觉得这车挺宽敞,此时似乎也显得逼仄了起来。

    他有些难耐的伸手将胸口的扣子又解开了一颗。

    看到林菀胸口的那几枚指印,他是有些愧疚,所以才突然停了手。

    可愧疚归愧疚,但他到底是个成年男人,面对刚刚那种香艳的场面,他要是一点反应也没有,那才真是见了鬼。

    按开车窗,夜里沁凉的空气从窗外涌入,稍稍冲散了一些车内令人难忍的燥热。

    随手从仪表台上拿过那包抽了一半的Gitanes,弹出一支叼在嘴上,猩红的火光一闪而逝,他长长吐出一口妖妖娆娆的白烟。

    他平日里其实并不是个喜欢抽烟的人,这包烟放在车里也有好几个月了,只有偶尔心情烦躁的时候才会抽上那么一根。

    而现在他就迫切需要这种味道浓烈的烟草来平缓一下他躁动的心。

    夜风微微,灯光迷离,他线条冷峻的脸庞大半都被隐藏在暗影之中,只线条冷硬的下巴尚能看出几分轮廓。

    他静静的坐在那里,只夹着烟搭在车窗上的左手偶尔有一些移动,指间一点猩红,红光微弱,随着他那骨节分明的大手左右跃动。

    直过了整整五分钟,才有一道红光从车内飞出,拖出一条长长的尾巴。

    关上车窗,手中方向盘一打,他将车开出了车库。

    忽然想到什么,又扭过头来:“家在哪儿?”

    此时的他无论是神情还是语气都已经恢复成往昔模样,冷峻如斯,也冷漠如斯。

    车厢内一片寂静。

    林菀对他的话毫无反应。

    酒意完全上头的林菀早就醉的人事不知,就连刚刚那么大的动作都没有将她给弄醒,更别说这样一句不轻不重的问话声了。

    停下车,夜承扭过头来,毫不怜惜地伸手大力掐住林菀的腮帮子。

    “家在哪儿?”

    睡梦中的林菀硬生生被他这一下给掐醒了,醉眼迷离的睁开眼,半是委屈半是恼火的哼哼卿卿:“疼——”

    “家住哪儿?”

    手上力气一点没放松,夜承语气平静的第三次问。

    心中暗暗决定,如果这女人敢让他问第四遍的话,他一定将她的脸皮给直接揪下来。

    似乎感觉到了他周身的低气压,醉的一塌糊涂的林菀这次居然没敢再磨蹭,迷迷糊糊的就吐出了一句:“三官堂路358弄62号……”

    三官堂路?那是什么鬼地方?

    夜承松开手,皱着眉毛将车上的导航仪打开。

    重新一打手中的方向盘,脚下油门一踩,线条流畅的BMWX5仿若一只矫健的黑色猎豹飞奔而起,不过转眼就将九号公馆给远远的抛在了背后。

    “妈的,不就是辆宝马,装什么逼开这么快,有本事怎么不开法拉利、兰博基尼啊!”

    被BMWX5加速时的轰鸣声给吓了一大跳的飞哥,抬头看着那宝马离开的方向,火冒三丈的骂了一句。

    不是他仇富,实在是撸管的时候被吓,是个男人心情都不可能好。

    此时他所在的位置是九号公馆外面的一条小巷子,这巷子连接着九号公馆的后门,不等到下班时间,是不会有人从这里经过的。

    也正因为此,他才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在这里撸管。

    其实以着他小飞哥的名号,这种时候弄个女人来泄泄火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在见过那样的一个极品尤物后,再面对一个满身风尘味,咧嘴一笑脸上的粉底就扑簌簌往下掉的夜场女,难免有些倒胃口。

    想到刚刚那个极品尤物,他脑海中立刻又浮现出之前看见的那一幕,偌大的舞台前,那女人一脸惊慌失措的站在那里,一张精致的脸蛋又清纯又妖媚,皮肤白腻光滑的简直能反光,挺拔饱满的胸部呼之欲出……

    “啊……”

    脑中白光一闪,他畅快的呻吟了一声。

    随手将手中的不明液体往墙上一抹,拉好裤裆上的拉链,他掏出兜里的万宝路,替自己点上了一根,深吸一口喷出一口浓烟,只觉这事后一根烟简直就一个字能形容——爽!

    “……就把你忘记吧,应该把你忘了,这是对冲动最好的惩罚……”

    就在他觉得舒爽不已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飞哥拧着眉毛掏出一看,果然是自己手下的小弟,摁通电话,还没等对方说话就劈头盖脸骂道:“催什么催!老子就出来抽根烟,你们一个个催命似的催,是等着老子给你们喂奶,还是怎么着!别催了!再催削你们!”

    “飞哥,不是,是——”

    对面的小弟声音惊惶,似乎想跟他说什么,可不等他说完,电话就给摁掉了。

    “真他妈倒霉!”

    扔掉手中的烟头,他用脚狠狠踩着,低声咒骂:“好不容易才碰到个极品!”

    骂完心中又疑惑起来:那男人到底什么来头?怎么瞧着那么眼熟?

    “啪啪——”

    心中正犯嘀咕,肩膀忽然被人大力拍了两下。

    “拍什么拍,找死——”

    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了一跳,他骂骂咧咧的转过头,就见五个人高马大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他背后,正以包围之势朝他靠拢。

    这五个人他全都认识,一个是公馆的领班张鸣,另外四个则是公馆的保安。

    多年培养而成的危机感让飞哥心中一突,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满脸紧张道:“你们干、干什么?”

    包围上来的五人没说话,走在最前面的保安抬脚一踹就将他给踹翻在了地,跟着四人上来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见差不多了,站在一旁围观的张鸣终于不紧不慢开口:“行了,别闹出人命。”

    飞哥已经被揍得奄奄一息,趴在地上,浑身就跟被卡车碾过一样,撕心裂肺的疼。

    他虚弱地抬头:“他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招惹过这群人。

    话音刚落,就看见一双皮鞋落在自己眼前。

    “啊!!!”

    按在地上的手指突然被鞋底狠狠碾压,飞哥忍不住惨叫出声,一张原本十分帅气的脸都因为疼痛而扭曲了起来,凄厉的声音更是刺得人耳膜都生疼起来。

    张鸣却好似什么也没听见一般,微微一笑:“连得罪了什么人都不知道,真是可怜。仔细想想今天自己做过什么吧?以后不要出现在九号公馆了,否则……”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慢条斯理的收回脚,径自带着人扬长而去。

    飞哥死狗一样趴在原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之前那个男人的脸来。

    几乎是瞬间,他沾满血的脸上浮现出巨大的惊恐来:原来……

    是他。